Copyright
Rights of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re reserved to the original authors or media. No Man’s Land is authoriz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freely. Users may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ccordingly to the above terms of use, and shall mark the author, and provide a link to the article on No Man’s Land .
「數位荒原」網站上文章之著作權由原發表人或媒體所有,原發表人(媒體)同意授權本站可自由重製及公開散佈該文章。使用者得按此原則自由分享本站收錄之文章,且註明作者姓名、轉載出處「數位荒原」與網頁的直接連結。
Contact
Please fill out your information to contact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Subscribe No Man's Land
Please fill out your email to get the latest from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Unsubscribe No Man’s Land
ARCHIVE
ARTICLE
總計458篇
FILTER BY
正是勞動身體的無所不在和再現使得它對於藝術來說尤為有趣,即使我們當代人基本的自然之軀並不相同,但次要的勞動之軀卻是可以交換的。正是這種可交換性使得藝術家和觀眾統一起來。[…] 成為一名藝術家不再意味著成為某一種獨有命運的人,相反,這在其最為私密、日常的和身體的層面上已成為作為一個整體的社會之特徵。在這裡,藝術家找到了另一種推進普世主義訴求的機會:洞察藝術家自身擁有的兩種身體的二重性和歧異性。 —格...
這座金邊市最迷人的建築物入住者,生活在被迫搬遷的陰影之下。白色建築原本是真的全白,而不是灰、褐拼湊的斑駁外觀。在全盛時期,這些建築曾是柬埔寨最早的現代公寓,名聲遠播。興建於1963年,六聯棟混凝土的現代主義烏托邦曾代表一個新生獨立民族所向披彌的自信姿態。半世紀後,白色建築已是惡名昭彰,更承受犯罪與貧窮的不公名聲,被稱為環境毒瘤與治安死角。此外,人們也說它扼住金邊房地產的發展咽喉。   挑...
Q:最近正在進行的創作計畫為何? W:實驗電影的企畫保留很大的實驗空間,一種開放的空間;所以很多評審看到一份實驗電影企畫,通常不確定你到底要說什麼、也難以想像最後成品的樣貌。長久以來,我一直都很難得到任何官方補助(笑)。當初如果我拿到補助的話,本來想把這個系列,也就是這兩、三年來的構想全部做完;原本這部作品的構想和影像規模是很龐大的。 這是一件關於我一位死去朋友的作品。他也是一個實驗電影導演,他留...
吳俊輝是台灣至今 少數堅持實驗電影創作的優秀影像工作者之一。來自台東,當過河左岸劇團的團長和製作人,之後遠赴紐約和舊金山學習實驗電影。回台後除了持續實驗片創作,還 與策展人王派彰、王俊雄創立「影像─運動電影協會」,舉辦一系列實驗電影的相關活動。二人也在紀錄片雙年展中引入許多非台灣主流紀錄片正統的實驗電影。多 年來,吳俊輝的實驗電影作品,在映演管道狹窄加上當代藝術脈絡中的實驗影片與國內影展之間的疏遠...
The cyborg is our ontology; it gives us our politics. The cyborg is a condensed image of both imagination and material reality, the two joined centers structuring any possibility of historical transfo...
Art Production
May 21st, 2016
我曾愛過一個像沙漠一般的男人,而在那之前,我曾愛過沙漠。 這不是什麼特別的事物,但談到這其中的空間,那豐富的縹緲,即是沙漠的邀請。 —瑞貝卡.索爾尼特(Robecca Solnit),A Field Guide To Getting Lost   展覽《迷路實地指南》討論將網路影像、後製、混搭、隨機的相遇如何成為「物」。影像在網路上透過不斷的轉載與後製,離開脈絡的影像,被分割成為一個獨...
卡爾.所羅門!我跟你在羅克蘭 在那兒你比我更瘋狂 我跟你在羅克蘭 在那兒你一定坐立不安 —艾倫.金斯堡(Allen Ginsburg)   精神病院裡的詩人 寫下《嚎囂》這首「垮世代」(Beat Generation)之聲的艾倫.金斯堡(Allen Ginsburg),1955年10月7日在舊金山的一場朗讀會上,帶著酒意朗讀這首以自己與身邊友人為素材的詩,詩中不但赤裸裸地描述同性性愛與...
為純粹的語言本身是非歷史的,而絕對的自然不需要歷史。想像一個人一出生就懂得語言,就能夠說話,對這樣一個沒有幼年的人,語言就不再是已經存在需要挪用的東西了,對他而言,不存在語言與話語間的斷裂,也沒有語言的歷史性。但這樣的人即刻就能與他的自然結合,他的自然也總是先在的,他找不到任何斷裂和差異,因此也就無法產生任何歷史。 —阿岡本(Giorgio Agamben)(註1) 陳哲偉,1986年出生於台灣...
在民主社會裡,集體利益與個人利益的衝突、資源分配的評判,是一個重要課題,而這個衝突,在藝術創作領域清晰地被突顯出來。 藝術創作彷彿是與大眾最不相干的領域,沒有經濟產值、無法創造廣大的就業機會、更沒有娛樂性,也常常被批評為「看不懂」、「不知道作品要表達什麼」,被說成少數藝術家與愛好者的興趣,彷彿離民眾的生活很遙遠。也因為藝術創作沒有明確的經濟產值,無法在商業或娛樂市場中流通,藝文機構與藝術家常常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