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Rights of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re reserved to the original authors or media. No Man’s Land is authoriz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freely. Users may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ccordingly to the above terms of use, and shall mark the author, and provide a link to the article on No Man’s Land .
「數位荒原」網站上文章之著作權由原發表人或媒體所有,原發表人(媒體)同意授權本站可自由重製及公開散佈該文章。使用者得按此原則自由分享本站收錄之文章,且註明作者姓名、轉載出處「數位荒原」與網頁的直接連結。
Contact
Please fill out your information to contact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Subscribe No Man's Land
Please fill out your email to get the latest from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Unsubscribe No Man’s Land
ARCHIVE
ARTICLE
總計357篇
FILTER BY
據《南史》記載:「南齊東陽女子婁逞,變服詐為丈夫。粗會棋博,解文義。游公卿門。仕至揚州從事而事泄。明帝令東還,始作婦人服。嘆曰:『有如此伎,還為老嫗,豈不惜哉。』史臣曰:『此人妖也。陰為陽,事不可。』後崔惠景舉事不成應之。」 這段歷史有幾種值得現代反思的觀念:最早的「人妖」一詞為女扮男或男扮女的形象以追求社會認同之目的,但性別轉移被誤解為不符合社會期待,做了當時只允許男人做的事,才會被稱為「妖」。...
我喜歡先從具體的案例講起。《光.合作用─亞洲當代藝術同志議題展》彰顯了台灣藝術界和性別運動距離最近的時刻(沒有之一,就機制高度而言)。兩年後,在同志婚姻已然通過的此刻,我除了認清它就是一檔「面向大眾」的展覽,也將這檔展覽視為性別運動與體制多年來的斡旋所奠基的心態彰顯。然而,除了它在主視覺和社交媒體上的陽光形象外,在引介和框架藝術家的方式上,也都讓我細思極恐,至今依然。 當時已有幾位評論前輩點出《光...
棕櫚樹林一望無盡地在公路兩旁展開,這帶有熱帶風情的人造風景佔據了遼闊的視野。在穿越棕櫚樹林後,終於到達半島原住民(Orang Asli)的部落。 Kuala Lumpur:起點 我和Jeffery Lim(中文:林猶進)站在鵝嘜河(Sungai Gombak)與巴生河(Sungai Klang)匯流處,不遠處還有半夜在大樓上施工的(多數為)移工們和大型施工機具不停發出聲響—他正為剛抵吉隆坡的我介紹...
...
在金邊研究踏查的過程當中,我的同事和我在柬埔寨國家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of Cambodia)看到了一個奇怪的景象,在這個擁有世界數一數二高棉藝術和考古文物收藏品的地方,民眾閒散地聚集在展出的雕塑品四周,桌墊上擺放著供品和香,有些人正跪著祈禱,有些人則正在閒聊。我們這才驚覺,原來博物館還有宗教的功能,更宛如一個公共聚會所,一個可以帶來歡樂(conviviality)的空間。這裡...
吳庭寬:談一下妳是怎樣的人?有非官方的自我介紹嗎? 努拉伊妮.朱利亞斯杜帝(Nuraini Juliastuti):我是一個母親、作家、研究者與文化行動者,工作與研究領域涵蓋替代性的文化生產、東南亞藝術史、音樂與聲音、語言政治等。1999年我在日惹創立了KUNCI,而最近剛從荷蘭萊登大學取得博士學位,我的博士論文是〈公眾:當代日惹的音樂與文化管理(Commons People: Managing ...
一、前言 出身於類比和數位交界的時代,又是位於新竹這個科技之都的電子工程世家,我很小就在爸爸辦公室的麥金塔電腦上接觸數位的世界,也在Windows中使用DOS指令開啟、儲存和關閉遊戲;至今,麥金塔的遊戲光碟片雖然還留著,但當年運行遊戲的麥金塔電腦早就成為廢鐵,Windows的dos介面雖然轉了好幾年也還在,但每一個指令只需輕輕的點擊即可完成,只剩下每次看到遊戲光碟封面時憶起的遊戲畫面,並佩服國小那...
班達島,行記兩則 吳思嶔陳佳鈴 (translator)
Art Production
June 13th, 2019
這是新年假期後第一艘從安汶開往班達島的交通船,叫做Pelni的大型渡輪。它主要的任務是維持群島之間的貨物流通,也搭載乘客,但沒有乘客人數上限,不分艙等,不用劃位,沒有安全規範,甚至我想船上也沒有救生衣。我們搭了隔夜船,航程約八小時,加上等待渡輪上下貨的時間,總共約莫12小時。 我與劉玗走訪印尼的馬魯古群島18天,主要目的為了拍攝劉玗的錄像作品,其中一個拍攝場景班達群島(Banda Islands)...
一個有聲,一個無聲;一個是無聲之聲,一個是有聲的無聲;一個孤獨,一個熱鬧,一個既孤獨又熱鬧;一個寂寥無聲,一個似乎還可隱約聽見十分鐘前的喧鬧和迴盪,一個模擬著這種寂寥無聲、迴盪和喧囂;一個是室內的室外的室內,一個是室內的室內的室外,一個是室內和室外的同語反覆。一個辯證、一個波羅米安環(Barromean rings),一個起源的神話—及其破滅。 歡迎參觀、聆聽具有「灼見」(burning vis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