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Rights of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re reserved to the original authors or media. No Man’s Land is authoriz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freely. Users may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ccordingly to the above terms of use, and shall mark the author, and provide a link to the article on No Man’s Land .
「數位荒原」網站上文章之著作權由原發表人或媒體所有,原發表人(媒體)同意授權本站可自由重製及公開散佈該文章。使用者得按此原則自由分享本站收錄之文章,且註明作者姓名、轉載出處「數位荒原」與網頁的直接連結。
Contact
Please fill out your information to contact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Subscribe No Man's Land
Please fill out your email to get the latest from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Unsubscribe No Man’s Land
ARCHIVE
ARTICLE
Filter By residency , 總計13篇
FILTER BY
1922年在印尼日惹成立的Taman Siswa(學生樂園),是一個抵抗西方殖民教育的另類學校,以 「Among」(爪哇語「教育」)為方法,培養學生掌握身體和靈魂的自由、和諧和規律。學生樂園除了教授一般語言、科學、經濟等科目以外,也注重爪哇傳統音樂和藝術教學。學生樂園不以追求科學知識和啟蒙為唯一目標,而強調感受、思考和體驗,並以發展民族主義、個性和文化為根基。難以想像的是,遍及全印尼的學生樂園在1...
一、日本帝國的南洋史觀 1941年,日本進軍馬來亞前於國內出版一本名為《南方感覺》的遊記,書封印製海灘椰林的熱帶地景,作者寺下宗孝記述對於南方島域的人文探查,其中包括馬來西亞以及南方各國的自然環境與海域、宗教、⼈文藝術。在太平洋戰爭時期,不乏此類在日本帝國的南向政策下對南方的探查紀錄,從軍手札、電影和⽥野記錄皆隱藏「南⽅想像」與日本帝國主義對於南方的貿易利益與殖民權力結合的政治合法性欲望。這本以感...
吳郭魚對某些人來說是一種可疑魚種,尤其關於牠的養殖方式、吃了可能中毒的謠言和其他不確定的訊息來源。牠的肉吃起來其實相當美味軟嫩,而且價格低廉,一般市場或超市都可買到,又或者在河裡、溪邊、溝圳裡釣(或撈)得到。台灣在引進東南亞移工的同時,也引入其故鄉的飲食文化。這次藝術家以吳郭魚為主題的推薦料理,「Asam Laksa」(亞参叻沙)則是一道源於南洋的麵食,為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的代表性料理。味道偏酸也偏...
一隻吳郭魚的冒險:從許願池到魚塭 侯昱寬Hoo Fan Chon (interviewee; translator)
Residency
September 20th, 2017
侯昱寬:你同時作為藝術空間的經營者、策展人,又是一位藝術家,(註1) 這次單純以駐站藝術家的身份來臺參與駐站計劃。面對身份上的轉變,你有什麼想法?   符芳俊:冉阿末需要策展人的原因是,有一個空間就需要內容,我不需要特別扮演什麼角色,也沒有學過策展,常常只是用常識的想像去找理念相近的藝術家。剛開始我在馬來西亞藝文界不認識太多人,寫信邀藝術家也得不到回應。第一檔展覽找來一個跳蚤市場的叔叔,...
與周盈貞對話:語言與遷徙的藝術 Okui LalaAlecia Neo (訪談)鄭文琦 (翻譯)
Residency
August 1st, 2017
1. 讓我用一組符號描述自己的藝術實踐概念:(關係)=(自我)><(他人)。它可以解讀為雙向的關係,一種往返兩端的過程。我常藉著分享我的背景與想法展開我的對話,同時聆聽他人的背景與想法,去理解我們共同來自何處。我不是真正投入倡導什麼,但我正在尋找關於身份認同與歸屬的替代述說方法,此外,還擴及更大的社會、文化,和政治環境。(身份)><(遷徙)。我對自身認同的探索開始於我與母親...
一、工廠   黃博志:現在除了種檸檬樹之外,另外就是想把靠近觀音的檸檬田的老家,改成檸檬酒的加工廠,也就是這個計劃進行的第二個大階段。因為五百顆檸檬樹現在都種完了,今年夏天會陸續收成,應該明年會比較大量。我希望把一樓整個變成工廠,就是它符合安檢規定,可以讓我拿來製作檸檬酒的小型加工廠。它的面積大概⋯有50坪嗎?我不確定。 黃千瑜:應該沒有,那裡很狹長。大概就是這個磨石子地板的大小,有四塊...
(在一個虛無空間裡的白色房間) 2012年6月21日星期四。藝術家將一個螢光粉色壓克力板遞給一位女士,這位女士是當天他在Le Plateau的演講裡遇到的。女士微笑著開始一場對話,過程非常美妙。我們在對話結束後走進秀蒙丘公園(Parc des Buttes-Chaumont)時,我們分享了自己的訊息,給這位女士的訊息、山丘、生命經驗,藝術和佛理。在靠近公園的空曠池底,她拿著這張粉紅色的壓克力板,同...
(a)「Negotiation with the Dead,」她說。唯有如此,人們才得以涉入那些逝者的領域,而這些逝者的國度裡有些非常寶貴的事物,包括「知識以及所愛並失去的人」在內。也唯有如此,我們才能不斷從回憶裡找到一些,原本以為早已失落的什麼回憶,於是生命就成為了一個不斷書寫、不斷涉入,亦即不斷再現的過程。   (b) 而對德勒茲而言,空間問題從不在於定位、就座與循跡,重點不在於任何...
這些發瘋的,失去了理智瘋癲的行為讓人無法理解 真的是失去了理智嗎?又或者是太過於理智了?(W.D.y.) Overture 我必須半眯著眼才看得清楚陽光照得晃亮的白紙上,略帶書卷氣的筆跡所描述的地點,還有信裡那張潦草示意圖。寫這封信的人似乎不像一名浪跡天涯的船員,從信本身看起來也相當講究質地和形式。儘管如此,「他」卻邀我到一艘「船」上一遊—令人疑惑的是這個署名「W」的邀請者,(從「他」極其禮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