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Rights of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re reserved to the original authors or media. No Man’s Land is authoriz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freely. Users may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ccordingly to the above terms of use, and shall mark the author, and provide a link to the article on No Man’s Land .
「數位荒原」網站上文章之著作權由原發表人或媒體所有,原發表人(媒體)同意授權本站可自由重製及公開散佈該文章。使用者得按此原則自由分享本站收錄之文章,且註明作者姓名、轉載出處「數位荒原」與網頁的直接連結。
Contact
Please fill out your information to contact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Subscribe No Man's Land
Please fill out your email to get the latest from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Unsubscribe No Man’s Land
ARCHIVE
ARTICLE
總計369篇
FILTER BY
穿(景):亞洲身體的再生產 Tenn, Bun-ki 王聖智 (translator)
Art Production
April 19th, 2014
「Project Glocal亞洲城市串流」是菲律賓策展人達鴦.雅洛拉(Dayang Yraola)與《數位荒原》在2014年初共同策劃的一項社會實驗。內容是邀請來自菲律賓、馬來西亞與印尼的三位藝術家在台北進駐一個月,並與本地的三位藝術家搭檔創作。在進駐結束之前,三組人將分別生產出三組現場表演,其類型涵蓋了聲音、行為表演(performance)以及媒體藝術。 在考慮到這種以一對一的交往為基礎而共...
Copy Right, Right Copy 黃博志
Art Production
April 17th, 2014
今天是返台假的最後一天,我拖了一個裝滿書的旅行提袋,我和老媽快步趕往機場專車的公車站。 我看見老媽漸漸紅了的眼框,和以前一樣,她不喜歡讓眼淚流下來。她會別過頭,她會微笑,她會不停重複說著「好、好、好」,她甚至會搖搖頭,就像小動物般想讓自己清醒些。 啪!提帶應聲斷裂,我突然重心不穩,整個身體像鬆了某個零件突然停了下來—啪!裝滿書的提袋也硬生生地掉落,我只好用雙手將提袋抱上往機場的專車。 後來電話中我...
在19世紀中,當人們第一次接觸到「攝影術」時,他們對於這個新技術的第一個印象並不是攝影的「可複製性」,而是攝影中所埋藏的「細節」。譬如美國作家愛倫坡(Edgar Allan Poe)就曾在1840年以近乎驚嘆的語氣寫到,如果用放大鏡去觀察尋常的藝術作品,自然的痕跡往往會隨著放大而漸漸模糊、消散,然而,用放大鏡觀察達蓋爾銀版(Daguerreotype)時,我們看到得會卻是「絕對的真實」(absol...
從digital art(小寫)到Digital Art(大寫) 若檢視國內過去兩年來,聚焦於影像媒介及其未來性的藝術評論資料,「當代視覺藝術與電影之互涉」的討論,無疑是最值得關注而有待持續深化的議題之一。無論是北美館《現代美術學報》第23期的「藝術與電影」專輯對當代影像裝置與電影美學之關係的探討,還是《藝術家》的「藝術與電影的互文」專題、《藝術觀點ACT》的「繼電影之後:活動影像、藝術與城市空間...
是在哪些時刻,我們終於意識到,「類比時代」已經逝去,不會再復返了?是在一間間傳統照相館相繼「數位化」,而我們越來越難找到還在「沖洗底片」店家的時刻?是在2012年3月柯達公司宣布停產彩色正片的時候?或是早在好幾年前,更換幻燈片的喀答聲在藝術史課堂上開始變得稀有的年代? 從1990年代以來,「數位」開始成為科學界裡最常被使用的一個字。在今天,「數位」更成為了一個意義最複雜、使用最氾濫,幾乎什麼現象都...
Residency
January 22nd, 2014
你終於來到了駐村地,脫離了旅行文學的魔咒,站在陌生的土地上,儘管你還無法預見之後會發生什麼,你曉得這些都只是一步之遙了。你看著眼前這座遺世獨立之地,心想,你即將有一個專屬工作室、完善的設備、創作費,以及美好的異國友誼(我打賭在你下機場時就開始想像了)。這一切都是為了藝術家而存在,一如多數人相信的,偉大的創作誕生於近乎隔絕的專注中,一種屬於現代生活的奢侈品。那也是為什麼藝術村大多遠離塵囂 (或者至少...
巫覡能不能說眾罔兩的語言? 許芳慈 Kris Chi (translator)
Opinion
January 8th, 2014
在一聲又一聲的喘息聲中,我聽見了雨, 那個雨,只有在所有舞者用盡力量後才聽的見, 匯集後,成了一條屬於我們的河,沿著河道,尋找身體的路。 —卑南族舞者王傑,2013(註1)   堅決否認我那僅在秘密監禁後才顯身的公民身分 自由與這裡的自由,自由並不很遠 —朱帕蒂.高希(Dhrupadi Ghosh)〈自由、這裡的自由、自由並不很遠〉,2013 2013年7月於香港漢雅立方開幕的《巫士...
公眾利益至上的法規審查及媒體管制,讓人們過去談起新加坡的當代藝術時,總是很難與蓬勃發展的非主流藝術空間聯想在一起。但如今情況似乎有些轉變了,特別是在2012年新聞、通訊與藝術部(MICA)提出以當地社區為主的「藝術與文化策略報告」(註1) 之後,主管藝術發展的國家藝術理事會(NAC)從MCI(原MICA)移出,歸入新成立的文化社區與青年部(MICC)轄下,某種藉由文化凝聚更緊密的區域認同意識遂成了...
老實說,解決技術問題比解決藝術問題來得容易多了。因為解決技術困難,可以讓你不用去面對藝術上的難題。 ―傑佛瑞蕭(Jeffery SHAW)   想像一艘如航海家一號(Voyager 1)這般完全由電腦自動導航的無人太空船,航行在離地球好幾萬光年外的宇宙中,為的是執行一個極其隱密又看似希望渺茫的任務,成功與否將攸關人類集體的未來。雖然在今天,這樣一種無端創造的太空式場景在科幻片裡並不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