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Rights of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re reserved to the original authors or media. No Man’s Land is authoriz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freely. Users may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ccordingly to the above terms of use, and shall mark the author, and provide a link to the article on No Man’s Land .
「數位荒原」網站上文章之著作權由原發表人或媒體所有,原發表人(媒體)同意授權本站可自由重製及公開散佈該文章。使用者得按此原則自由分享本站收錄之文章,且註明作者姓名、轉載出處「數位荒原」與網頁的直接連結。
Contact
Please fill out your information to contact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Subscribe No Man's Land
Please fill out your email to get the latest from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Unsubscribe No Man’s Land
ARCHIVE
ARTICLE
總計343篇
FILTER BY
在《啓視錄:台灣錄像藝術創世紀》展覽中,高重黎的〈整肅儀容〉是一件以1983年創作精神在數位時代重新製作的作品。藝術家在這次展覽的創作論述中特別提及,由於要在2015年展出已佚失的〈整肅儀容〉而必須重製。但是高重黎認為,如果要按照1983年版本來處理,不僅在器材的搜羅上難以克服,而且由於影像視聽科技的改變,1983年所使用的設備在觀賞經驗的層面上可能於2015年顯得「無趣」,所以他決定以同樣的創作...
2006年,數位藝術開始受到台灣公部門重視而蓬勃發展,在當時一片面向藝術評論、媒介探討和生態發展的文章中,有四篇另外開啟了數位藝術作品典藏、保存與再現議題的討論;接著逐年都有關心相關議題的藝評家、美術館員和研究者等拋出零星的討論。接連提到數位檔案的可複製性所帶來的原作迷思、多重的展示樣貌與設備汰換的再現哲學,以及如何和由誰來進行修復等問題;藝術市場面臨的則不僅僅是如何保存,而是傳統交易模式瓦解而引...
分享:一個正在興起的概念 Cornelia SollfrankWolfgang Sützl王冠婷 (翻譯)
Translation
September 15th, 2018
〔柯內麗雅.索法蘭克(Cornelia Sollfrank)與沃夫岡.居澤(Wolfgang  Sützl)的對話,2015年11月5日 利物浦〕   柯內麗雅.索法蘭克:你最近的研究圍繞著「分享」(sharing)這個觀念,我希望能夠更加理解這個概念是怎麼來的,以及它是怎麼被嵌入你更廣泛的研究脈絡中。 沃夫岡.居澤:這種對「分享」的興趣源於我對媒介行動主義(media activism...
印尼日據時期(1942-1945年),日本高層試圖動員印尼藝術家參與政治宣傳,支持「大東亞戰爭」。藝術受到政府管控,藝術集體主義化身服務並散播「大東亞共榮圈」概念的平台,成為印尼藝術史上前所未見的光景。日本對印尼藝術的政策更進一步刺激了一項更早的運動,該運動始於日軍抵達印尼的四年前。 1938年,一小群印尼藝術家組成印尼畫家聯盟(Association of Indonesian Painters...
Gabriele de Seta選譯—反對聲音自然主義 胡子哥 戚育瑄 (翻譯)林書全 (審稿)
Sound Scene
September 4th, 2018
去年底,我很榮幸地參與了一場有史以來最棒的學術會議—創新度十足:會議的名稱是「為思辨調音」(Tuning Speculation),主題大致上與聲音有關,2018年11月將在印第安納州的布盧明頓(Bloomington)舉行下屆會議。時間回到去年底,在當時的演講中,我語無倫次的抱怨自從2006年我拿起錄音機,開始帶著錄音帶閒晃,所遭遇到關於環境錄音(原文:field recordings,作為一種...
製圖、聆聽與地方性 Tenn, Bun-ki Hoo Fan Chon (Translator)
Art Production
September 1st, 2018
一、《邊境旅行 PETAMU》與《群島資料庫》 「Petamu」這個字取自馬來文「你的地圖」(peta kamu)的口語用法。在此計劃裡,我們試圖以「馬來群島」(Nusantara)的通用語(lingua franca;在此指「馬來語」)為引,來打開觀看東南亞地圖的另類取徑及方法論—即《群島資料庫》(Nusantara Archive)(註1) 的工作方法。這樣的展覽進路結合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與...
一 亞洲是具有多重的周邊視角且不斷在漸進時間裡連續互動的整體,倘若其中一端是從西方為中心的世界歷史軌跡展開過程中,被迫走上非主體化道路的東亞,另一端則是亞洲內部的秩序中,被迫處於邊緣地位的邊緣視角。這並不是指地理位置上的中心或邊緣,而是在帝國主義及民族國家振興下,亞洲價值、文化、國家政治、生命處境等層次上的壓迫/被壓迫關係的無限變動。這些都賦予亞洲一種政治上的意義,進而形成決定性的政治假想。藉由藝...
2017年二月,鄭先喻在VT非常廟的個展《Injector_before Null》裡,展出一件名為〈沙箱〉(sandbox)的作品。這件作品利用展場中的電波發射器,誘發觀眾手機創造一個程式測試空間 (註1),在觀眾進入展場數分鐘之後,手機開始收到一連串諸如「你有沒有看到任何東西?」、「你是否在入口處左邊見到那件動力機械裝置?」、「@3」或「你有沒有見到掛在牆上那幅畫?這是幅跟外星人綁架有關的畫」...
對於當代的電玩遊戲參與者,電競選手、手遊玩家,或數位藝術家來說,各種遊戲界面不可避免地參與觸覺指令的溝通。我們透過各種輔具來參加螢幕中的遊戲規則,而隨著資訊時代到來,這個介面也快速地改變審美經驗的面向,又或者說我們看到觸覺輔具所寫就的一種美術簡史或者感覺系譜。從人類學發現的特殊地圖到當代的虛擬實境裝置,我們也走進一場觸覺在指令到感知的冒險。   觸覺體驗的空間記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