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Rights of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re reserved to the original authors or media. No Man’s Land is authoriz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freely. Users may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ccordingly to the above terms of use, and shall mark the author, and provide a link to the article on No Man’s Land .
「數位荒原」網站上文章之著作權由原發表人或媒體所有,原發表人(媒體)同意授權本站可自由重製及公開散佈該文章。使用者得按此原則自由分享本站收錄之文章,且註明作者姓名、轉載出處「數位荒原」與網頁的直接連結。
Contact
Please fill out your information to contact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Subscribe No Man's Land
Please fill out your email to get the latest from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Unsubscribe No Man’s Land
ARCHIVE
ARTICLE
Filter By image , 總計87篇
FILTER BY
「⋯病人打心底相信她是波蒂那阿(註:難產而死的馬來女鬼)。我好奇她如何體驗鬼魂嗜血的報復心?關於什麼?使她受孕的—某個男人,因此遷怒所有男人?或者遷怒命運?⋯必須寫下這點,在療養院遭遇到的,並不是某個自我(Self)化為一個(被診斷、被建檔、被逐出『正常』的)他者(the Other),而是此刻正坐在我桌子對面的異類(某種超自然角色):她有血有肉,作為主體,有表情,也有聲音!」 —艾費言.薩阿,〈...
負片是影像的影像,技術的技術,時間的時間。 —高重黎 第五屆台灣國際錄像藝術展《負地平線》的展名是策展人許芳慈、呂佩怡藉法國哲學家保羅.維希留(Paul Virilio)探討速度—影像—現代性暴力的L’Horizon negativ(1984),並且「批判性地將哲學意象的『負』置換為影像載體之底片負像,探問視覺上的平坦滑順,究竟象徵著效率的無阻還是欲求的深淵?」展覽先是從「影像為何...
回應影像的批判思考,克拉克在2016年完成一部以訪問陳界仁為主軸的35釐米作品《雲海》,內容是克拉克在台灣各地拍攝山景與農忙的景象,而影像背後則是陳界仁受訪的聲音。他娓娓道出傳統農家「落地掃」以戲曲表演做為自我娛樂甚至傳遞政治訊息的自我組織形式,乃至日治時期放映電影時,辯士對電影進行激進的曲解進而夾帶顛覆性的政治意念。透過訪談克拉克得知日治時期台灣文化協會組織的「美台團」(1925)與其激進的巡迴...
栽植者的藝術 我和喬治.克拉克(George Clark)在2013年的倫敦相識,當時我自不量力寫了一份關於蔡明亮《郊遊》的放映計劃,逕自寄到他在泰德美術館的工作信箱。想當然爾,信件石沈大海什麼都沒發生。直到參加了某一場他策劃的電影放映會結束後,我走向台前跟他說明來由,些許冒昧地詢問企劃書的去處。在那之後話匣子打開,許多關於台灣的電影,天南西北的閒聊就在一次莽撞的堵人事件後發生。 克拉克在2015...
「問題與其說是關於『物對一個特定社會是什麼』,毋寧說是以物的名義對你的注意力和你的行動提出什麼要求。」 —比爾.布朗(Bill Brown),〈物論〉(孟悅、羅剛主編,《物質文化讀本》,2008,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頁82) 雨天撐傘、炎夏吹冷氣、滑手機上網、坐捷運上班、搭飛機旅行…生活中幾乎所有的行動都憑藉著各種物,以及植基於物性(thingness)的技術協作體系。但儘管我們的生活是由物與...
動畫 杜珮詩過去最擅長的風格,是結合手繪與現成物拼貼的定格(frame-by-frame)動畫,這次在數位藝術中心的個展《抽象系列》首次嘗試以實時影像製作動畫。在這裡,你可以讀到關於其作品的提示。首先,她是一位仍保留手工技法的動畫創作者。再者,創作者暗示一種與現實同步的動畫時間—可以在所謂的錄像時間裡找到對照關係,即杜珮詩想強調沒經過刻意延長、縮時、扭曲或其他改變時間感知的作用,因此和那些藉由改變...
當幽靈來找藝術家時,它幾乎無形無跡,拖著從遠處傳來、浩大而不為察覺的聲響,然後,藝術家找到它,輕觸勾勒其表面的足跡,現在它將持續被人看見,即使它已隱遁,歸復于一。(註1) 在〈肖維洞窟〉(The Chauvet Cave)這篇短文裡,約翰.伯格(John Berger)談到那座擁有三萬年歷史的洞窟壁畫被發現後,除了研究者之外,法國政府從未讓該地對外開放,這些描繪著遠古動物形態的畫作至今仍深埋在黑暗...
阿比查邦(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6分40秒的錄像〈煙火〉(Firefires)所拍攝的地點是位於伊森地區,位於湄公河畔的一座寺廟。這個寺廟是著名的香昆寺(Sala Kaew Kuu),其來由是一名流亡寮國後來回到泰寮邊境的修行者兼藝術家本勒蘇里拉(Luang Pu Bunleua Sulilat)所促成的。當本勒蘇里拉返回泰國作為信仰導師,這座在1958年就存在的廟,...
正是勞動身體的無所不在和再現使得它對於藝術來說尤為有趣,即使我們當代人基本的自然之軀並不相同,但次要的勞動之軀卻是可以交換的。正是這種可交換性使得藝術家和觀眾統一起來。[…] 成為一名藝術家不再意味著成為某一種獨有命運的人,相反,這在其最為私密、日常的和身體的層面上已成為作為一個整體的社會之特徵。在這裡,藝術家找到了另一種推進普世主義訴求的機會:洞察藝術家自身擁有的兩種身體的二重性和歧異性。 —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