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Rights of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re reserved to the original authors or media. No Man’s Land is authoriz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freely. Users may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ccordingly to the above terms of use, and shall mark the author, and provide a link to the article on No Man’s Land .
「數位荒原」網站上文章之著作權由原發表人或媒體所有,原發表人(媒體)同意授權本站可自由重製及公開散佈該文章。使用者得按此原則自由分享本站收錄之文章,且註明作者姓名、轉載出處「數位荒原」與網頁的直接連結。
Contact
Please fill out your information to contact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Subscribe No Man's Land
Please fill out your email to get the latest from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Unsubscribe No Man’s Land
ARCHIVE
ARTICLE
Filter By image , 總計75篇
FILTER BY
「問題與其說是關於『物對一個特定社會是什麼』,毋寧說是以物的名義對你的注意力和你的行動提出什麼要求。」 —比爾.布朗(Bill Brown),〈物論〉(孟悅、羅剛主編,《物質文化讀本》,2008,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頁82) 雨天撐傘、炎夏吹冷氣、滑手機上網、坐捷運上班、搭飛機旅行…生活中幾乎所有的行動都憑藉著各種物,以及植基於物性(thingness)的技術協作體系。但儘管我們的生活是由物與...
動畫 杜珮詩過去最擅長的風格,是結合手繪與現成物拼貼的定格(frame-by-frame)動畫,這次在數位藝術中心的個展《抽象系列》首次嘗試以實時影像製作動畫。在這裡,你可以讀到關於其作品的提示。首先,她是一位仍保留手工技法的動畫創作者。再者,創作者暗示一種與現實同步的動畫時間—可以在所謂的錄像時間裡找到對照關係,即杜珮詩想強調沒經過刻意延長、縮時、扭曲或其他改變時間感知的作用,因此和那些藉由改變...
當幽靈來找藝術家時,它幾乎無形無跡,拖著從遠處傳來、浩大而不為察覺的聲響,然後,藝術家找到它,輕觸勾勒其表面的足跡,現在它將持續被人看見,即使它已隱遁,歸復于一。(註1) 在〈肖維洞窟〉(The Chauvet Cave)這篇短文裡,約翰.伯格(John Berger)談到那座擁有三萬年歷史的洞窟壁畫被發現後,除了研究者之外,法國政府從未讓該地對外開放,這些描繪著遠古動物形態的畫作至今仍深埋在黑暗...
阿比查邦(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6分40秒的錄像〈煙火〉(Firefires)所拍攝的地點是位於伊森地區,位於湄公河畔的一座寺廟。這個寺廟是著名的香昆寺(Sala Kaew Kuu),其來由是一名流亡寮國後來回到泰寮邊境的修行者兼藝術家本勒蘇里拉(Luang Pu Bunleua Sulilat)所促成的。當本勒蘇里拉返回泰國作為信仰導師,這座在1958年就存在的廟,...
猶如一座圓形迷宮,透過一圈又一圈不斷地迴旋、環繞,才能逐漸地、逐漸地,朝向一群三〇年代文藝青年的心靈,更加趨近、更加趨近一點。然而,這樣的不斷環繞與趨近,卻好似始終存有清醒的自覺,自覺於永遠無法到達那歷史的內面與精神的內核之事實。這是我初看《日曜日式散步者》所留下的強烈印象。 這部電影以1933年台灣文壇一支標誌現代主義與超現實主義風格的詩人團體—「風車詩社」為題材,用長達兩小時又40分鐘的時間,...
正是勞動身體的無所不在和再現使得它對於藝術來說尤為有趣,即使我們當代人基本的自然之軀並不相同,但次要的勞動之軀卻是可以交換的。正是這種可交換性使得藝術家和觀眾統一起來。[…] 成為一名藝術家不再意味著成為某一種獨有命運的人,相反,這在其最為私密、日常的和身體的層面上已成為作為一個整體的社會之特徵。在這裡,藝術家找到了另一種推進普世主義訴求的機會:洞察藝術家自身擁有的兩種身體的二重性和歧異性。 —格...
Q:最近正在進行的創作計畫為何? W:實驗電影的企畫保留很大的實驗空間,一種開放的空間;所以很多評審看到一份實驗電影企畫,通常不確定你到底要說什麼、也難以想像最後成品的樣貌。長久以來,我一直都很難得到任何官方補助(笑)。當初如果我拿到補助的話,本來想把這個系列,也就是這兩、三年來的構想全部做完;原本這部作品的構想和影像規模是很龐大的。 這是一件關於我一位死去朋友的作品。他也是一個實驗電影導演,他留...
吳俊輝是台灣至今 少數堅持實驗電影創作的優秀影像工作者之一。來自台東,當過河左岸劇團的團長和製作人,之後遠赴紐約和舊金山學習實驗電影。回台後除了持續實驗片創作,還 與策展人王派彰、王俊雄創立「影像─運動電影協會」,舉辦一系列實驗電影的相關活動。二人也在紀錄片雙年展中引入許多非台灣主流紀錄片正統的實驗電影。多 年來,吳俊輝的實驗電影作品,在映演管道狹窄加上當代藝術脈絡中的實驗影片與國內影展之間的疏遠...
The cyborg is our ontology; it gives us our politics. The cyborg is a condensed image of both imagination and material reality, the two joined centers structuring any possibility of historical trans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