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Rights of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re reserved to the original authors or media. No Man’s Land is authoriz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freely. Users may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ccordingly to the above terms of use, and shall mark the author, and provide a link to the article on No Man’s Land .
「數位荒原」網站上文章之著作權由原發表人或媒體所有,原發表人(媒體)同意授權本站可自由重製及公開散佈該文章。使用者得按此原則自由分享本站收錄之文章,且註明作者姓名、轉載出處「數位荒原」與網頁的直接連結。
Contact
Please fill out your information to contact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Subscribe No Man's Land
Please fill out your email to get the latest from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Unsubscribe No Man’s Land
ARCHIVE
ARTICLE
Filter By performance , 總計52篇
FILTER BY
在使語言與言語、符號和信息等等分離(以及伴隨著這種分離的一切東西)之前,必須承認差異的系統產物,差異系統的產物也即延異(différance),在其結果中,人們通過抽象和根據既定的動機,最終能夠區分關於語言的語言學和關於言語的語言學,等等。 —德希達(Jacques Derrida)(註1)   《城市預演:余政達作品展》展出了歷年來藝術家在青森、威靈頓、奧克蘭與澳門等地駐村時期所發展...
區分是一條道路,這一條道路無論在何時何地,在一切行為和態度中,都把我們從存有者引向存有,從存有引向存有者。 —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註1)   首先映入我們眼簾的,並不是作為存有者的「人」,而是一個軀體,一個我們未能得見其臉龐、無法猜測其整體形象為何的軀體。我們甚至不知道這個軀體是否有著臉龐,無法猜測這個軀體它在整體形象上是否有著與常人相異而不被認為是「人」的部份...
〈空的記憶〉:如何寫一首與記憶同時在場的詩 鄭文琦 (照片為狠主流多媒體提供)
Performance
October 23rd, 2012
If you want to see that nothing is left, give me your speechless, empited space, my love. – Federico Garcia Lorca, “Nocturne of the Emptied Space.”(註1) 他被無聲的黑暗包圍著,右手拿著手電筒照著自己的左手。先是凝視著在光束裡的手掌,再慢...
在電腦與網路即將取代傳統電視在日常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Youtube與Vimeo大幅取代音樂錄影帶(MV/MTV)的時刻,或許我們可以開始簡單地爬梳電影、錄像藝術與音樂錄影帶傳統三者曾經有過的相互影響關係。   音樂錄影帶前傳:抽象電影 雖然音樂錄影帶這種視覺表現形式是由於「電視進入一般人的生活,並成為主要的休閒娛樂設備」這個媒介史意義上的重要事件才得以大幅擴張開來的一種藝術表現手法,但...
〈早餐時刻〉這個作品的創作概念給了我這個機會來實現,用身體拍電影,來分享我內心想說的話。它不只是個電影,它更是個幻象。 ―孫尚綺,崎動力舞蹈劇場創辦者;〈早餐時刻〉編舞家兼導演   讓我們從台北藝術節的〈早餐時刻〉展開電影與舞蹈的交談:正對著觀眾席的舞台左前方掛著一面加大的投影銀幕,右後方是一張造型簡單的餐桌和三把椅子,編舞家孫尚綺讓三架連接著主控電腦的數位攝影機(DV)在舞台場中隨時...
布希亞的文章將身體轉化為一種完全被納入遙動介面(telematic interface)的各種組態中的裝置。身體已不再是隱喻或是象徵;在皮肉之下再也沒有任何東西。身體現在只不過是無限的一組表面—一個碎裂的主體—一個物體中的物體 。 —布凱曼(Scott Bukatman),《終端機身份》(Terminal Identity) 常聽舞者說這次人偶的表演長度和上次不一樣。舞者在表演時要配合人偶,雖然不...
今年年初,「黃安妮」這個機械偶作為一個藝術作品,參加《超旅程:未來媒體藝術節》而被安置在關渡美術館一樓。隨著人們的駐足,感應到互動需求的黃安妮開始一段由電流所驅動的梨園偶戲表演。美術館關門之後,我仍不捨離去,還有一些問題想問。   王柏偉:可以告訴我,你到底是誰嗎? 黃安妮:「我是誰?」你問的是什麼時候的「我」?   王:對不起,我想我應該換個方式問:你知道我是誰嗎? 「你是誰...
傑瑞米.戴勒(Jeremy Deller)近日在倫敦海沃藝廊(Hayward Gallery)展出生平第一次回顧展《樂在大眾》(Joy in People),在台灣比較讓人熟悉的創作是曾在2004年台北雙年展展出的「歐格里夫抗爭事件」。戴勒作品充斥著人類學式的場景,每個入鏡的個人或物件都裝載著複雜社會文化脈絡。即便戴勒的作品形式很直白明瞭:標語海報、紀錄影片、遊行、文件,但其佈及的可能是1970至...
在人和自然之間產生了一個技術地理環境,它之所以可能,完全是由於人類的理智:通過功能的結果來實現某種風格的自我限定,必須以「超前(advancement)」這種發明性的功能為前提。而超前既不存在於自然之中,也不存在於現成的技術物之中。 —Gilbert Simondon,〈The Essence of Technicity〉   藝術家赫曼.科肯(Herman Kolgen)於年初來台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