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Rights of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re reserved to the original authors or media. No Man’s Land is authoriz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freely. Users may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ccordingly to the above terms of use, and shall mark the author, and provide a link to the article on No Man’s Land .
「數位荒原」網站上文章之著作權由原發表人或媒體所有,原發表人(媒體)同意授權本站可自由重製及公開散佈該文章。使用者得按此原則自由分享本站收錄之文章,且註明作者姓名、轉載出處「數位荒原」與網頁的直接連結。
Contact
Please fill out your information to contact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Subscribe No Man's Land
Please fill out your email to get the latest from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Unsubscribe No Man’s Land
ARCHIVE
ARTICLE
Filter By opinion , 總計97篇
FILTER BY
鹿因三年間不絕的被捕獲,非常減少,再六年間就不能達到原數,於是從一致的決議,一年間禁止不得掘穴、張網、期土人不會因貪慾的漢人榨取至盡。 —荷屬東印度公司《巴達維亞城日誌》(註1)   許家維在北師美術館的最新個展《熊貓、鹿、馬來貘與東印度公司》,展出了他近年於亞洲探討殖民或國族主義的三件錄像作品,並巧妙選擇三種不同動物作為主要考察對象,這些動物分別是〈黑與白—馬來貘〉(2018)的馬來...
筆者近年來開始研究非洲文化,並著迷於非洲殖民時期及戰後現代都市及建築。但很少有一座建築能緊緊抓住筆者的注意力,並耗費筆者近一年多的時光查找非常有限的相關資料:那就是位於剛果民主共和國(以下簡稱DRC)首都,金夏沙近郊的中國寶塔(Chinese Pagoda)。 這座建築位於金夏沙恩吉利國際機場(N’djili Airport)以東,國道一號出城後往東約40公里處。幾乎所有討論剛果建築、...
說起共濟會(Freemasonry),今人多聯想到光明會(Illuminati):一個出現於歐美電影、小說或甚至網路迷因(Meme)中,足以操控全球權勢的邪教組織。關於共濟會的陰謀論古今皆有,(註1) 不過共濟會自古以兄弟會(Fraternity)自居,或近似於扶輪社的定位 (註2);最早18世紀初成立於英國,透過隱晦符號或象徵架構組織,從可見的會堂與手冊,到不可見的儀式密語、少數人組成的祕密結社...
兒時,曾經有一部電影,深深地烙印心裡,那是由美國華納兄弟電影公司所拍攝的《殺戮戰場》(”The Killing Fields”,1984)。電影裡,柬埔寨人吳漢潤飾演了潘迪,一位西方記者在柬的翻譯以及助理。在1975年紅色高棉的軍隊攻陷金邊以後,新政權的強迫之下,潘迪隨著全城的居民往北撤離,展開了一段見證高棉政權瘋狂屠殺的苦難旅程,最後在費盡千辛萬苦之下,穿越堆滿白骨與死屍...
一、廣義馬來群島間的關係:從群島北緣的福爾摩沙出發 傳統定義的馬來群島,是散落於東亞大陸與新幾內亞島、澳洲大陸間的島嶼群。島群間相距不遠,又在航路上做為西來船隻進入東亞必經之地,因此海洋在島嶼間不做為阻絕,而是內外往來連結的通道,進而使此區域在人類文化交流史上扮演十字路口般的角色,與鄰近文明間相互影響。時至今日,多數島嶼歸屬印度尼西亞共和國統治,雖然近代國民國家的領土範圍與傳統上的民族、文化有著截...
我們要認識「有」,就要對「無」有所認識。但是,相對於「有」所認識到的「無」,仍然是「對立的有」。真正的無必須是包含這種有無,並且是讓這種有無得以產生的場所。否定「有」並且與「有」相對立的「無」,並不是真正的「無」,真正的無必須是「有」的背景。例如,相對於紅色的非紅色也是一種顏色。擁有顏色的東西,顏色所內存於其中的東西,必須是沒有顏色的東西。 —西田幾多郎(Nishida Kitarō),〈場所〉(...
1935年十月一日至11月30日,日本殖民政府舉辦了臺灣史上最為盛大的博覽會,51天的展期吸引了三百多萬人次參觀潮⋯其中「電氣館」裡設計了一個「電氣家庭的一日生活」展示單元,以一天當中六個時段為場景,鋪陳電氣用品的作用。在這個美麗新生活裡,收音機成為開啟一天生活的鎖鑰,一家大小在庭院中收聽「收音機體操」(ラジオ体操)一邊等待電鍋炊好早飯;下午兩點時,家庭主婦吹著電扇,用電熱壼煮咖啡招待來訪親友,一...
Gabriele de Seta選譯—人工智能的中國 胡子哥 鄭文琦 (翻譯)
Opinion
April 27th, 2020
從2010年代下半葉以來,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在本文中有時以縮寫「AI」來指涉諧音「愛」,故保留兩種不同翻譯方式)就形成一股席捲中國科技產業、新創資本投資與政府政策的主流熱潮。中國網路巨頭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大手筆投資AI的研發,在中國與海外廣設研究中心,藉以吸引全球各地的人才,同時數以千計的新創公司也受益於這股AI風潮,吸引投資與政府基金的大方挹注...
自年前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以來,我開始意識到《瘟疫的慢性處方》這個計劃值得再重新回溯。這個由藝術家劉仁凱身兼策展人的實驗策展計劃,由社團法人臺灣感染誌協會與眾多非政府組織共同促成,既是採取開放卻也是宣導的姿態。其中諸多展演形式,例如:展覽、行動、放映、短講、座談,層次與內容之紛雜,於我而言仍不容易梳理。但這個計劃有相當的代表性,書寫讓它有機會成為往後更多行動回溯的重要理據。 目前大部份的座談內容已由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