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Rights of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re reserved to the original authors or media. No Man’s Land is authoriz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freely. Users may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ccordingly to the above terms of use, and shall mark the author, and provide a link to the article on No Man’s Land .
「數位荒原」網站上文章之著作權由原發表人或媒體所有,原發表人(媒體)同意授權本站可自由重製及公開散佈該文章。使用者得按此原則自由分享本站收錄之文章,且註明作者姓名、轉載出處「數位荒原」與網頁的直接連結。
Contact
Please fill out your information to contact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Subscribe No Man's Land
Please fill out your email to get the latest from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Unsubscribe No Man’s Land
ARCHIVE
ARTICLE
總計434篇
FILTER BY
〈空的記憶〉:如何寫一首與記憶同時在場的詩 鄭文琦 (照片為狠主流多媒體提供)
Performance
October 23rd, 2012
If you want to see that nothing is left, give me your speechless, empited space, my love. – Federico Garcia Lorca, “Nocturne of the Emptied Space.”(註1) 他被無聲的黑暗包圍著,右手拿著手電筒照著自己的左手。先是凝視著在光束裡的手掌,再慢...
在這個數位3C商品早已於我們的日常生活周遭無所不在的時代,如果「心動」(ému)同時指的是我的「心」臟隨著血壓脈搏舒張而跳「動」和我的「心」被某物觸「動」(因而想要擁有某物)的生心理狀態,如果「我很感動/心動」(Je suis ému)同時指的是那個讓我心動的物件,和我心動後想要擁有的對象的話,那麼黃建宏和張晴文策劃的這次《心動EMU》展,在呈現學院的數位藝術創作與民間諸眾的創作和竸秀間的張力,創...
從2004年作為「黑狼那卡西」的路過型樂迷開始,這個奇怪組合及其中那個奇怪傢伙,就一直在我心中某個角落不定期排洩著,其臭、其酸,讓我久久無法忘懷。2010年春,終於遇到黃大旺本尊,因緣際會下我成了他演出和發片的主要推手,遂得以近距離研究這隻獸。 我把這兩年的考察視作一種「蹲點」,這意味著從此後我喪失了一個純粹聆聽者──有興緻、時間、金錢就聽,沒有就不聽──的輕盈身份;我的考察對象的各種討人厭、爛到...
數位荒原:讓我們從〈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談起吧,電影裡外省族群或時代意識形塑的政治氛圍,包括它和我們現在的時間隔閡,讓我一開始有點抗拒進入它的脈絡。它如何開啟歷史的對話? 鄧兆旻: 對於我們這個年紀(1980前後)的觀眾,例如〈悲情城市〉和這部片是沒經歷過那個年代的人可以在銀幕上接觸歷史的方式。但有意思的也在於兩片都沒有直接談論那個時代背後的故事,不過它們都點到一些;侯孝賢用林家人的遭遇,楊德昌用...
在電腦與網路即將取代傳統電視在日常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Youtube與Vimeo大幅取代音樂錄影帶(MV/MTV)的時刻,或許我們可以開始簡單地爬梳電影、錄像藝術與音樂錄影帶傳統三者曾經有過的相互影響關係。   音樂錄影帶前傳:抽象電影 雖然音樂錄影帶這種視覺表現形式是由於「電視進入一般人的生活,並成為主要的休閒娛樂設備」這個媒介史意義上的重要事件才得以大幅擴張開來的一種藝術表現手法,但...
〈早餐時刻〉這個作品的創作概念給了我這個機會來實現,用身體拍電影,來分享我內心想說的話。它不只是個電影,它更是個幻象。 ―孫尚綺,崎動力舞蹈劇場創辦者;〈早餐時刻〉編舞家兼導演   讓我們從台北藝術節的〈早餐時刻〉展開電影與舞蹈的交談:正對著觀眾席的舞台左前方掛著一面加大的投影銀幕,右後方是一張造型簡單的餐桌和三把椅子,編舞家孫尚綺讓三架連接著主控電腦的數位攝影機(DV)在舞台場中隨時...
為了維持自身的存續、無止盡地再生產,胃口大開的資本主義需要吞噬越來越多。它必須持續翻攪任何平衡的循環,因為這些循環可能導致停滯以及成長機會的喪失。滅絕受它的吸引就像細絲受磁鐵的吸引,強迫成長的指令和對無限破壞的特權需求,是同一枚銅板的正反面─兩者不但相互依賴,更是不可或缺的結構。然而,無論多麼令人悲嘆,成長和破壞可以具有美學上的生產力,它們讓我們置身於一條想像正在朝向無機傾斜的世界將成何種面貌的道...
鄭文琦:你2003年入選「BIAS異響」聲音藝術展,又在2004年的「台北聲納」、2008年的失聲祭演出,在資料上看到你從1999年就開始錄製專輯。不過我是在2006年到台灣數位藝術知識與創作流通平台訪談「異響」才知道,透過入選第一屆數位藝術評論獎的文章〈尋找新限制:數位資訊時代的藝術作品〉(2007)更認識你。 謝仲其:之前我們在微型樂園聊過,但我也不記得當時和你說了什麼。如果要用「BIAS 異...
我 記憶中 所發生 的事 並非如此 發生過 同樣地,我所闡述的約翰.凱吉也不是真的凱吉,只是我自己對他的詮釋。 約翰.凱吉自己所講的話(特別是在訪談當中)再明白清晰不過,反而他人寫作的凱吉論述很可能出現誤解與故作神秘。很多時候人們只是在自己的藝術音樂史當中設法為凱吉擺一個位置,用自己的看法來解釋他的巨大影響力,而不是真的想瞭解他的思想。建議你,如果真正對他起了興趣,連這篇文章也別看,直接聆聽閱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