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Rights of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re reserved to the original authors or media. No Man’s Land is authoriz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freely. Users may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ccordingly to the above terms of use, and shall mark the author, and provide a link to the article on No Man’s Land .
「數位荒原」網站上文章之著作權由原發表人或媒體所有,原發表人(媒體)同意授權本站可自由重製及公開散佈該文章。使用者得按此原則自由分享本站收錄之文章,且註明作者姓名、轉載出處「數位荒原」與網頁的直接連結。
Contact
Please fill out your information to contact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Subscribe No Man's Land
Please fill out your email to get the latest from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Unsubscribe No Man’s Land
ARCHIVE
ARTICLE
總計351篇
FILTER BY
柯念璞(Alice KO Nien Po):談談設立亞答屋84號圖書館的動機與背景? 蘇穎欣(SHOW Ying Xin):2008年到2013、14年馬來西亞政治局勢有很大的變動,人們對民主、生活的想像、文化工作者的責任等有不少討論。但政黨輪替失敗後,這些人回到自己的崗位,較不關心政治。換言之,政黨政治和政治運動總是主導民間的討論框架和方向,而知識分子和文化工作者無力反思和回應。我在2015年回...
一隻吳郭魚的冒險:從許願池到魚塭 侯昱寬Hoo Fan Chon (interviewee; translator)
Residency
September 20th, 2017
侯昱寬:你同時作為藝術空間的經營者、策展人,又是一位藝術家,(註1) 這次單純以駐站藝術家的身份來臺參與駐站計劃。面對身份上的轉變,你有什麼想法?   符芳俊:冉阿末需要策展人的原因是,有一個空間就需要內容,我不需要特別扮演什麼角色,也沒有學過策展,常常只是用常識的想像去找理念相近的藝術家。剛開始我在馬來西亞藝文界不認識太多人,寫信邀藝術家也得不到回應。第一檔展覽找來一個跳蚤市場的叔叔,...
「文學之城」與阿米爾穆罕默德的訪談 LiteraCity鄭文琦 (翻譯)
Interview , Translation
September 18th, 2017
阿米爾穆罕默德(AM):或許不是情節上、而是心裡上的(背景)。假如我們觀察像漢札胡辛(Hamzah Hussein)和沙末賽益(A. Samad Said)一類的作家,他們原本都立足於新加坡,後來才搬回這裡。也包括名導演比南利(P. Ramlee),他也是一位專精於寫劇本的作者。這裏有種再創造吉隆坡神話的努力,因為在他們之前,吉隆坡根本不被視為一座「性感」的城市。這座城市不是一個港口,所以它的羅曼...
「文學之城」與沙末塞益的訪談 LiteraCity鄭文琦 (翻譯)
Interview , Translation
September 18th, 2017
沙末塞益(SS):如果我沒有搞錯,是有一首阿末伽瑪阿都拉(Ahmad Kamal Abdullah)寫的長詩,標題叫做:〈吉隆坡,吉隆坡〉,也被改編上舞台了。所以,要說沒有任何作品是談論吉隆坡的,可能是一個誤會。他的詩特別是在描寫關於吉隆坡,而且改編成一個音樂劇,並以舞登台。   文學之城(LiteraCity):你會選擇這件作品來描述吉隆坡這座城市嗎?   SS:不,這不表示...
很榮幸成為〈《數位荒原》駐站暨群島資料庫〉的第一位邀請藝術家,開始進入正提前,我先播兩段影片。第一段影片出自我在泰國錄的作品:〈How do we meet? How can we meet?〉(2016),在影片裡面,我和婆婆一直用不同語言重複:「闔家平安、家孫平安、出入平安、遇見好人。」四句話 (註1),這裡我們使用的是潮州話。第二段作品則是出自我的作品〈My Language Profici...
要時時刻刻提倡讀書,努力選擇好書籍,使大家不至於把時間浪費在毫無意義的事情上,要逐漸協助新兵接觸文化,關心國家大事。學員內心逐步產生的求知欲望或令人不安的周圍客觀形勢的逼迫,都能推動學員們由淺入深地去閱讀書刊。 —切.格瓦拉(Ernesto Che Guevara),《游擊戰》(Guerrilla Warfare)第三章 「影響我們的書?那就是切格瓦拉的《游擊戰》。」綁起一頭長捲髮的茲克里拉曼...
「昭和19(1944)年7月轉職到新竹(⋯)到這時候,美軍之空襲日益激烈,燃料廠也成為空襲之主要目標,繼續著為疏散器材、乙醇而忙翻的日子。戰況緊迫到大家都想下一次美軍作戰是什麼時候,是在台灣還是在沖繩呢。」(08) 「這天,大尉以嚴肅的面容慰勞大家的辛勞,然後說雖然為了完成戰爭而斥責甚至毆打大家,現在他卻是壯志未酬而要收兵回國之身,最後他說,燃料廠要由中華民國政府接收,但諸位的苦勞絕不會成泡影,相...
Syafiatudina選譯—Numpang,棲居之閥值 Syafiatudina 鄭文琦 (翻譯)
Translation
August 24th, 2017
什麼是「能旁」(Numpang)?我的某位朋友一生都住在一個共同住宅。他一搬進這個位於日惹南邊的藝術自由空間辦公室,就打點這裡的一切細節。他沒有付租金,但他花了大量心力維持住宅。他就是個藝術空間辦公室的能旁(借住人),也是該空間的其中一員。「能旁」是寄人籬下,棲居在一個「屬於」別人的地方。 日復一日,這位朋友會清理房屋,修繕老舊設備,或者讓它變得更是宜人居,在其他人來訪時。這個房屋是藝術家創作絹印...
走進朱駿騰這次《八月十五》個展,展場首先由若隱若顯、略帶透刺的鼻息聲,與三件分別紀錄著失語、腦傷、中風者的肖像式錄像作品開始。此次展出作品皆圍繞著展場中央的裝置,電視裡的影像痙攣似地定格於一名老人失蹤之前在路口監視器畫面中,留下他騎著單車穿越路面中央的瞬間身影,畫面上標註著走失時間「2016年8月15日下午13點48分」。這個缺乏目擊者的現場、無人稱的監視器視角為觀者勾勒出一道由想像及話語構成的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