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Rights of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re reserved to the original authors or media. No Man’s Land is authoriz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freely. Users may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ccordingly to the above terms of use, and shall mark the author, and provide a link to the article on No Man’s Land .
「數位荒原」網站上文章之著作權由原發表人或媒體所有,原發表人(媒體)同意授權本站可自由重製及公開散佈該文章。使用者得按此原則自由分享本站收錄之文章,且註明作者姓名、轉載出處「數位荒原」與網頁的直接連結。
Contact
Please fill out your information to contact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Subscribe No Man's Land
Please fill out your email to get the latest from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Unsubscribe No Man’s Land
ARCHIVE
ARTICLE
Filter By art-production , 總計36篇
FILTER BY
Copy Right, Right Copy 黃博志
Art Production
April 17th, 2014
今天是返台假的最後一天,我拖了一個裝滿書的旅行提袋,我和老媽快步趕往機場專車的公車站。 我看見老媽漸漸紅了的眼框,和以前一樣,她不喜歡讓眼淚流下來。她會別過頭,她會微笑,她會不停重複說著「好、好、好」,她甚至會搖搖頭,就像小動物般想讓自己清醒些。 啪!提帶應聲斷裂,我突然重心不穩,整個身體像鬆了某個零件突然停了下來—啪!裝滿書的提袋也硬生生地掉落,我只好用雙手將提袋抱上往機場的專車。 後來電話中我...
公眾利益至上的法規審查及媒體管制,讓人們過去談起新加坡的當代藝術時,總是很難與蓬勃發展的非主流藝術空間聯想在一起。但如今情況似乎有些轉變了,特別是在2012年新聞、通訊與藝術部(MICA)提出以當地社區為主的「藝術與文化策略報告」(註1) 之後,主管藝術發展的國家藝術理事會(NAC)從MCI(原MICA)移出,歸入新成立的文化社區與青年部(MICC)轄下,某種藉由文化凝聚更緊密的區域認同意識遂成了...
成立於雅加達的視覺藝術團體Ruangrupa,在2011年新加坡雙年展「開放日」(Open House)提岀一件名為《新加坡故事》(Singapura Fiction)的創作計劃。這個團體的成員先是向他們在新加坡遇到的人們,蒐集各種真實或編造的私人故事,並運用購自跳蚤市場與二手商店的新、舊現成物來說岀這些由不同經歷、事件、空間、歷史組合而成的集體歷程;最後也融合了Ruangrupa與當地友人的互動...
它來自長年對於現實主義養分的暗自渴望,來自對於個人觀點過於大膽而不能公開張揚的概念,來自朝思暮想且落空的所有美夢。   議題的起始將由一個中國網民熱議的網站—《The SCP Foundation》作為切入。該站是一個開放共筆的神秘學 WiKi,吸收很多參與者,外圍亦有眾多模仿者,成為Internet Meme(網路熱議現象)。簡單說,即是一個圍繞於偽現實、以超自然檔案報告方式作為文字結...
尋找蟹殼人 黃博志
Art Production
July 9th, 2013
「我多數的傷害來自刻板模式。」這句話不是我說的。我不會告訴你誰說了這句話,我反而要將它竊為己用,因為我完完全全沉浸其中。除了我以外沒有人會寫下它。 我們借用。我們偷竊。我們購買需要的,採購不需要的。我們獲取物件、人、地方,而這都在失去自己的一個地方發生。 這是我最近從書中讀到的一段話,我也竊取它作為我的開始。   他戴著帽子,帽簷刻意不壓低,反而大方露出他的臉。他正在尋找不同廠牌,款式類...
致W: 我的確很久沒有看過這麼需要耐心的信了。關於上次聚會中諸爭議確有許多必須說從頭的「問題叢結」,雖然我對於部份被你引述的立場宣告有些疑慮,但還是同你一樣,從藝評的「不重要說」聊起吧。 1 作為功能性的論辯,社會事實一說仍然有其曖昧之處。藝評重不重要的問法也會遭遇類似藝術邊界的問題,很容易掉進相對性的討論裡去,這不會是你想見到的討論;並且你也清楚的指出,它們需要放在特定脈絡的題目中才是有效的問題...
親愛的Z: 在電腦前逐字逐句地寫信給雄辯的你,就必須有無止盡筆戰下去的心理準備。但我還是來了。先說好,我不想長篇累牘地與你論辯何謂藝評,更別說藝術,只是對於先前某個你不在場的聚會中,某幾個藝評人的自我辯白有些想法想與你閒聊,收信愉快吧。 寫信聊藝評像是種隱喻,而寫這封信的我也許正處於這個隱喻的哪一層級,不過這不太重要。我的意思是,那些當代藝評人與藝術家多半都了解,創作與評論之間的關係也像是種信件的...
親愛的V: 提筆寫這封信給你,一方面是因為此次「寫信」的專輯邀約,必須以較淺顯易讀的方式討論現今藝術評論遭逢的問題。另一方面則是我也認為,或許值得就我們平常相處時就已觸及的一些情境與討論面向,來談談這份「志業」。當然,在情感上我(非常心虛地)曉得,妳大概寧願收到我寫的文筆粗糙的情書,也不願是一封探究藝術的生硬文字。我承認,上述的開場多少有點厚臉皮。 只是,也許關於這份「志業」妳始終有份納悶深埋在心...
(藝術家)作畫不是為了描摹事物,而是去追求效果。 —Stéphane Mallarmé   親愛的X: 寫這封信給你,是想和你好好聊一聊那天在荒原見面會時未完的話題。說真的,在這個數位時代裡,信件往返大多是資訊的傳遞了,我已經許久沒有想起認真坐下來構思,並提筆寫信給一個人是什麼感覺。雖然我的年輕時期還曾有過交外國筆友的年代,但是,天啊,交外國筆友?!筆友!這對現在的小朋友來說,是個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