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Rights of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re reserved to the original authors or media. No Man’s Land is authoriz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freely. Users may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ccordingly to the above terms of use, and shall mark the author, and provide a link to the article on No Man’s Land .
「數位荒原」網站上文章之著作權由原發表人或媒體所有,原發表人(媒體)同意授權本站可自由重製及公開散佈該文章。使用者得按此原則自由分享本站收錄之文章,且註明作者姓名、轉載出處「數位荒原」與網頁的直接連結。
Contact
Please fill out your information to contact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Subscribe No Man's Land
Please fill out your email to get the latest from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Unsubscribe No Man’s Land
ARCHIVE
ARTICLE
Filter By art-production , 總計39篇
FILTER BY
今年7月9、10日連續兩天,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於台北當代藝術中心舉辦「CO-TEMPORARY:台灣-東南亞藝文交流暨論壇」,計劃涵蓋5到9月一系列工作站成員與東南亞空間的交流,特別聚焦的兩天論壇可說是打開-當代從2011年開始接觸泰國當代藝術社群,於持續累積的東南亞人際網絡之後,再度集結相關藝術家、空間代表與本地從事東南亞藝術交流的夥伴同台對話的最新實踐: …「CO-TEMPORARY:台灣-...
「CO-TEMPORARY:台灣—東南亞藝文交流暨論壇」圓桌討論2 許芳慈黃漢沖符芳俊劉威延Theodora AgniAnang SaptotoDara Kong鄭文琦OCAC
Art Production
August 13th, 2016
羅仕東:我先簡單地講一下為何這個交流計劃命名為「Co-Temporary」。它其實是我先前為打開-當代製作的設計,我們的名字是Open Contemporary Art Center,有一次我把它打錯了,印出來後大家都在笑,問Cotemporary是什麼意思。但在構思這個計劃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字就突然冒出來,好像它可以編出一些意義。另一方面,它也是說像這樣的錯誤,或者剛剛的某些簡報,也可以看...
「CO-TEMPORARY:台灣—東南亞藝文交流暨論壇」圓桌討論1 許芳慈Theodora AgniAnang Saptoto高森信男鄭美雅黃漢沖符芳俊劉威延Dara Kong鄭文琦OCAC
Art Production
August 13th, 2016
許家維:剛剛大家聽完幾位今天幾位講者的介紹有沒有問題,我們可以從這裏開始討論。大家可以一邊想想,我自己一邊問一個問題。因為今天剛好是兩場印尼和一場柬埔寨的空間代表,之前就一直很好奇,但不知道根本原因,印尼給我的感覺是有很多獨立的藝術空間,很有DIY精神,很多藝術家自己組織,就像一種遍地開花的現象。但是柬埔寨,例如在金邊,Sa Sa Art Projects可能是唯一一個持續有活動再進行的空間。我想...
Art Production
May 21st, 2016
我曾愛過一個像沙漠一般的男人,而在那之前,我曾愛過沙漠。 這不是什麼特別的事物,但談到這其中的空間,那豐富的縹緲,即是沙漠的邀請。 —瑞貝卡.索爾尼特(Robecca Solnit),A Field Guide To Getting Lost   展覽《迷路實地指南》討論將網路影像、後製、混搭、隨機的相遇如何成為「物」。影像在網路上透過不斷的轉載與後製,離開脈絡的影像,被分割成為一個獨...
「我不是一個party girl」 這句話看起來像是某種宣言,將自己編製到某種類別,某種時間軸、空間意識以及影像之中。 時間的快慢、延續與斷裂、白天與黑夜、往前與後退,空間的切割與組構、光明與黑暗、懸置與飛躍,對於這個人的殘餘影像等以成千上萬種組合的方式輸入個人影像(電影)檢索系統,建構然後輸出。於是我到底是不是或曾經是不是一個party girl並不重要,這或許是(或不是)一句謊言。「派對」(p...
當代藝術的生產、載體以展覽為常見形式。藝術觀眾在今天不但要解讀作品的意義,還得進入「展覽」甚至「展場」之外的多重文本關係。但在這些意義生產的交錯軌跡裡,從前置研究到後端的知識循環過程中,「策展」究竟扮演何種文化的媒介?為了探究這些問題,2015年11月台北當代藝術中心特別規劃了四個週末的「展覽製作的七組關係」講座,邀來七組不同身份的跨國藝術工作者,勾勒幾重透視展覽製作的視角,試圖由「策展文法、媒體...
謝謝台北當代藝術中心(TCAC)邀請我參與第四種關係「後製與循環」(Postproduction and Circulation)。在開始之前,我先簡短介紹一下我自己。前面的董冰峰提到的出版對於觀眾,包括藝術和普通大眾的影響力,那確實對我影響良多,甚至讓我的人生有所轉變。我主修「電影與攝影」,最初對藝術沒什麼涉獵。我先接觸電影製作及電影理論。畢業後有一年的時間頗為失落,不知道該如何延續下去、什麼工...
近期在國際間掀起了不少關於動態影像與檔案的討論,例如今年亞洲文獻資料庫(Asia Art Archive)和MOMA合作舉辦一場名為「檔案衝動:收集與保存動態影像在亞洲」的研討會。   可見的與可書寫的 在研討會的介紹裡,指出了一個廣泛的事實;從1950年代開始,在亞洲有著活躍的實驗電影、動畫與錄像藝術的生產,在缺乏檔案機構進行作品的修復與傳播的狀況下,許多作品無法被保存,更別說開放資源...
藝術家史戴爾在她的文集《猥瑣的螢幕》(The Wretched of the Screen)中以美學上影像的「再現」危機,數位影像和社群媒體的文化現象來切入政治上「再現」—也就是「代議」的危機。   後再現,反再現 史戴爾從自己的背景,記錄片論述中核心的「拍」與「被拍」,「再現」與「被再現」,詮釋權和權力關係的討論出發,引入思辨唯實論、物的能動性的觀點,跳脫此現代主義二元的權力關係。更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