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Rights of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re reserved to the original authors or media. No Man’s Land is authoriz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freely. Users may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ccordingly to the above terms of use, and shall mark the author, and provide a link to the article on No Man’s Land .
「數位荒原」網站上文章之著作權由原發表人或媒體所有,原發表人(媒體)同意授權本站可自由重製及公開散佈該文章。使用者得按此原則自由分享本站收錄之文章,且註明作者姓名、轉載出處「數位荒原」與網頁的直接連結。
Contact
Please fill out your information to contact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Subscribe No Man's Land
Please fill out your email to get the latest from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Unsubscribe No Man’s Land
CONTRIBUTOR
總計63篇
Rikey Tenn
Tenn, Bun-ki

He was once a freelance translator of critical essays. Founder of No Man's Land Project. Currently being a corresponding author in LEAP(藝術界) and ARTCO (典藏今藝術). An amateur astrologer interested in all mysticisms.

鄭文琦,曾任自由接案譯者。亦為《典藏今藝術》、《LEAP藝術界》雜誌特約作者,現為數位荒原主編。另一身份為占星研究者與神秘學愛好者。

C看A扮演B(Eric Bentley) 11月21日下午在水源劇場,我全身套著無塵衣與棉布口罩,在志工協助下調整不算輕便的虛擬實境VR顯示器,並隨著觀眾全副武裝地等待走進阻隔視線的十米見方帳篷裡,觀賞一齣號稱首次結合虛擬實境的〈Render Ghost〉,對於即將看到的表演好奇多於興奮。經過半小時...
(a)「Negotiation with the Dead,」她說。唯有如此,人們才得以涉入那些逝者的領域,而這些逝者的國度裡有些非常寶貴的事物,包括「知識以及所愛並失去的人」在內。也唯有如此,我們才能不斷從回憶裡找到一些,原本以為早已失落的什麼回憶,於是生命就成為了一個不斷書寫、不斷涉入,亦即不斷...
一場新書發表會 一個初夏的午後,我走出大橋頭地鐵站,沿著涼州街前往「台北當代藝術中心」(Taipei Contemporary Art Center;TCAC)參加《臺北當代藝術策展20年》的新書發表會。經過一處廟口前,樹蔭濃密的榕樹下都是「佛跳牆」、「黑白切」、「米粉湯」等台式小吃的招牌,座上的人...
Q、Lostgens’最早的成員有哪些人? 楊兩興:最早有我、藍氏君、Joseph Teo(張俊景)、Analiza binti Mohammed。2003年我和藝術學院的學姊找到閒置多年的獨棟洋房,便籌措一筆錢租下來。後來我們找一些藝術家、設計師住進來。剛開始是華人,接著馬來人和外國藝...
Nicolas:所以你覺得形式大於內容不是一個問題啊? 二姊:我不是這個意思。你看我老弟,他就是找到了一個精準的形式,加上了所謂觀念化的內容,才能走到今天「international Asian artist」的地位。 弟弟:觀念化?我覺得你是暗示我沒有實際的內容。 —〈Practicing Li...
藝術家陳瀅如與洪子健在葉偉立工作室的《試駕靈魂》(DEAD SOULS at the TEST DRIVE)(註1) 展覽,從許多方面來看,都具備心理學家容格描述雙魚時代的二元對立特徵。舉例來說:標題裡的「靈魂」彷彿指向一種精神性的存在,「駕駛」又是一種關於物質的操作,但進一步解釋時,「測試駕駛」可...
如今感受現實擾動的頻率越來越劇烈,直觀式的文本已不再能常規化現實複雜難測的趨力,更不論是匯報這些複雜性的,源源不絕的大數據 (註1) 流。直覺文本能說明氣候變遷或者市場價格變動嗎?你的大腦變異或你的搜尋紀錄呢? —鄭曦然(Ian Cheng),譯自Future Fictions;Frieze Iss...
台上的女舞者微微閉起眼睛,像是沉入了自己的夢中世界;跌跌撞撞地走向舞台一側的那面牆。她一邊在前方揮舞著雙手,一邊緩步前進,身體卻沒有碰撞到路上的任何桌椅;她像是一個白天的夢遊者,正探索那個我們看不見的內在空間。 這一幕是台灣觀眾最熟悉的德國舞蹈家畢納‧鮑許(Pina Bausch)所編舞並多次演繹的...
公眾利益至上的法規審查及媒體管制,讓人們過去談起新加坡的當代藝術時,總是很難與蓬勃發展的非主流藝術空間聯想在一起。但如今情況似乎有些轉變了,特別是在2012年新聞、通訊與藝術部(MICA)提出以當地社區為主的「藝術與文化策略報告」(註1) 之後,主管藝術發展的國家藝術理事會(NAC)從MCI(原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