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Rights of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re reserved to the original authors or media. No Man’s Land is authoriz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freely. Users may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ccordingly to the above terms of use, and shall mark the author, and provide a link to the article on No Man’s Land .
「數位荒原」網站上文章之著作權由原發表人或媒體所有,原發表人(媒體)同意授權本站可自由重製及公開散佈該文章。使用者得按此原則自由分享本站收錄之文章,且註明作者姓名、轉載出處「數位荒原」與網頁的直接連結。
Contact
Please fill out your information to contact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Subscribe No Man's Land
Please fill out your email to get the latest from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Unsubscribe No Man’s Land
ISSUE 46:
The Piracy, the Radiowave, the Bubble
海盜、電波、隔離圈
October, 2020 策劃: Rikey Tenn 刊頭: 林怡君 協力: Open-Contemporary Art Center
Oct
2020

「海盜(the pirate)」、「電波(the radiowave)」、「隔離圈(the bubble)」是我們從世界大戰到新冷戰時期的環太平洋地緣表面,所觀察三種穿越現代民族國家(nation-state)邊界的非常規情境。「無線電波」的本地歷史源自於日本帝國在統治臺灣的1930年代後期,應用廣播無線電對南支(南中國)南洋(東南亞)宣傳大東亞共榮圈的理念,而臺灣遂成為帝國發揮廣播作用的最南方基地。東南亞海盜的淵源則是從鄭成功攻佔澎湖對抗荷蘭人的治台背景,連結到現代馬來群島的海上民族(Orang Laut)—麻六甲海峽的狹隘水道倍添掃蕩海上非法活動的困難,因而新加坡、印尼、馬來西亞也不得不整合海上巡邏隊,種種情勢更加凸顯「海盜」作為超越現代國界管控的隱喻。

自從COVID-19疫情成為全球「新常態」以來,2020年五月紐西蘭政府表達考慮拓展包含應對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成功的亞太國家防疫圈;為了確保經濟如常發展,首先將包含紐、澳在內的「跨塔斯曼發展圈」(Trans-Tasman Bubble)概念擴大至南韓與臺灣等國家以解除旅遊限制。其中塔斯曼是指紐、澳間的塔斯曼海。這個「泡泡」的「生命政治」(biopolitics),也有別於原本想像建構民族國家這想像共同體的血緣性。在COVID-19的國際「隔離新常態」裡,衍生自「馬來群島」的「群島資料庫」又如何透過「海盜」、「電波」、「隔離圈」這三個關鍵詞,重新想像某種從生物性建構到政治性排除的「共同體」作用?而這些非常規的區域歷史實踐,又何以讓我們從中發展應對全球流動性(currency)危機的對策?

本期為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與「2020群島資料庫」合作的「海盜、電波、隔離圈」同名專題,內容收錄了策展人呂岱如與新加坡獨立藝術空間soft/WALL/stud的訪談與翻譯,以及三篇以新加坡、印尼、馬來西亞的群島藝術家「導讀計劃」及其翻譯(準備中),它們分別為:由「群島資料庫」計劃主持人鄭文琦導讀新加坡藝術家雙人組「後博物館(Post-Museum)」的《武吉布朗索引》計劃、由藝術家張紋瑄導讀印尼藝術家雙人組「伊旺與蒂達(Irwan Ahmett & Tita Salina)」的《火之環計劃》,以及由藝術家區秀詒導讀馬來西亞藝術家陳子豪(Tan Zi Hao)的「複合生物(Composite Creatures)」相關創作計劃。透過「海盜」、「電波」、「隔離圈」的關鍵字,以及三種群島國家與地區的不同視野,回應了這個非常疫情年代下的替代性實踐方案。(本期中文版更附加收錄了吳祥賓、高俊宏、賴英泰等人的專文,篇篇精彩可期。)

 


刊頭創作:林怡君,〈room 1,2, 3, 4 (intro) b〉(2020)

See Also
See Also
Esther Lu:讓我們從soft/WALL/studs 的故事原點開始吧。當初你們怎麼互相認識的,又如何開始合作的呢? Luca Lum:soft/WALL/studs(s/W/s)是由Kenneth Loe、Weixin Chong、Stephanie J. Burt和我在2016年啟動。我們一起租了工作室。當初沒有考慮新加坡國立藝術委員會的藝術空間補助計劃,因為我們其中有人計劃一年內就要離...
(2020 年7月5日,下午12:27的電子郵件:) 「我對於意識形態的組成有著廣泛的興趣。在我對於摩伽羅(Makara)和其他複合生物的研究背後,則是企圖理解複合物如何通過多元性(multiplicity)表現出虛構的整體,這個整體的表象自身就是權力的體現。此概念萌芽自納吉拉扎克(Najib Razak)的『一個馬來西亞』(1Malaysia)政策如何作為一種『複合物』,來回應歷經了2009年政...
如果比較語音通話及視訊通話,後者並沒有因為「看得到」就讓2D長肉、變得立體,反而因為影像及聲音之間永遠落拍,導致說話的人成為不適當的腹語術偶。我和伊旺‧安米特(Irwan Ahmett)及蒂塔‧薩利娜(Tita Salina)約在早秋的某個週六早上訪談,Google Meet不給力,Zoom也不給力,最後我們用了臉書Messenger,在臉會以醜怪的表情定格,加上無數次「哈囉哈囉你聽得到嗎?」來回...
鄭文琦(Rikey Tenn):我目前在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進行視訊;「2020群島資料庫:海盜、電波、防疫圈」是我和工作站合作的計劃。首先我想問關於「後博物館」的起源,它是從何時開始的計劃? 張綠庭(Jennifer Teo):後博物館是一個很長的故事。早在這之前,我們2004年跟其他三個朋友搞了一個叫p-10的團體 (註1)。我們之所以成立這個策展人組合,是因為當時新加坡政府要很多展覽,藝術家...
兒時,曾經有一部電影,深深地烙印心裡,那是由美國華納兄弟電影公司所拍攝的《殺戮戰場》(”The Killing Fields”,1984)。電影裡,柬埔寨人吳漢潤飾演了潘迪,一位西方記者在柬的翻譯以及助理。在1975年紅色高棉的軍隊攻陷金邊以後,新政權的強迫之下,潘迪隨著全城的居民往北撤離,展開了一段見證高棉政權瘋狂屠殺的苦難旅程,最後在費盡千辛萬苦之下,穿越堆滿白骨與死屍...
自從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於今年三月爆發全球大流行之後,除了少數幾個疫情獲得良好控制的國家之外,世界各地的確診人數仍然逐日穩定地往上攀升,至今絲毫未顯現停緩的趨勢。面對這場重創人們經濟、社會和文化活動的瘟疫,不管是長期研究傳染病的專家和病毒學家,又或者是人類學、社會學、經濟學,乃至於哲學領域的研究者們,都不約而同在這半年間,透過評論、論文和著作,再一次揭示資本主義對生態環境和人類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