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Rights of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re reserved to the original authors or media. No Man’s Land is authoriz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freely. Users may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ccordingly to the above terms of use, and shall mark the author, and provide a link to the article on No Man’s Land .
「數位荒原」網站上文章之著作權由原發表人或媒體所有,原發表人(媒體)同意授權本站可自由重製及公開散佈該文章。使用者得按此原則自由分享本站收錄之文章,且註明作者姓名、轉載出處「數位荒原」與網頁的直接連結。
Contact
Please fill out your information to contact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Subscribe No Man's Land
Please fill out your email to get the latest from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Unsubscribe No Man’s Land
ISSUE 13:
Project Glocal: The Residency
城市串流:駐村
January, 2014 策劃: 鄭文琦 刊頭: 林文藻
Jan
2014

你終於來到了駐村地,脫離了旅行文學的魔咒,站在陌生的土地上,儘管你還無法預見之後會發生什麼,你曉得這些都只是一步之遙了。你看著眼前這座遺世獨立之地,心想,你即將有一個專屬工作室、完善的設備、創作費,以及美好的異國友誼(我打賭在你下機場時就開始想像了)。這一切都是為了藝術家而存在,一如多數人相信的,偉大的創作誕生於近乎隔絕的專注中,一種屬於現代生活的奢侈品。(徐建宇,〈駐村:楔子〉)

2013年10月底,自詡東南亞當代藝術平台的第四屆新加坡雙年展《假如世界改變了》(If The World Changed)盛大舉行。數十位東南亞國策展人的龐大名單,看在國際藝術媒體眼裡顯然比參展藝術家的國籍分配更有政治性。就在不到一週時間內,由日本交流基金會所贊助的《媒體/藝術廚房》(Media/Art Kitchen)亞洲媒體藝術展(少了中、台、澳、印等)也透過口耳相傳、臉書和推特等社交媒體宣告即將在馬尼拉、吉隆坡、曼谷等東南亞大都會舉行。一時之間,東南亞各地機場彷彿都是絡繹不絕的藝術家旅人,搭乘廉價航空穿梭在中南半島上空重疊又開闊的空中走廊上。

然而,東南亞藝術家與日本交流基金會之間的友善交流,比起較勁意味十足的雙年展舞台,同樣是另一種政治。而「台灣」這兩個字,在前者或後者,同樣是完全看不見的。

曾經,還在學校的你一股腦地相信,「駐村(藝術進駐)」這件事應該像上面那段描寫的情景一樣,具有一種旅行文學式的異國情調。且這情調往往又夾帶了如自我實現—或文化啟蒙的意圖與想像(至少高森信男是這麼說的;見見高森信男,〈關於旅行者的三場論辯:當代藝術旅行者的源起〉)。然而,當接觸過現實洗禮的藝術家在談到駐村,或以駐村所延伸的文化交流時,某種依附地緣政治隱而不顯的交流體系,總是預設性地塑造了交流的層級與權力系譜,權力與現實條件交相影響並不斷鞏固當代亞洲的文化地景。這樣的塑造,固然不是本地與國際這樣單純的二元對立可囊括的,對身在台灣的我們而言,也不再是一種可以被量化的「國際化」程度指標足堪測定。但在面對如此複雜又難解的現實時,除了「世界改變了」這種囈語似的嗟嘆,或奢望以「例外」之姿奮勇突圍,藝術家還能如何有所作為?

自從2011到2012年以來,台灣與東南亞部份國家之間的交流熱,正是在這樣的背景命題上被突顯。而且無論從任何方面來看,奧塞德工廠與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所做的駐村或交流意義顯然都不同於以往。首先,它與過去我們比較熟悉的那種個人主義式、單打獨鬥的畫家或行為藝術家前進當時仍被他們視為未知之境的「南洋」不同(此處的「南洋」一詞不免有以中國為主體的視角嫌疑),這些大多為八零後出生的藝術行動者,採取集體的決策和組織,即使執行起來各自為政或散漫,但在行動策略上,則整合了第一線的藝術家,背後操盤的策展人和學者,甚至來自文史學者,社運工作者等不同單位的個人與團隊支援。

再者,同樣被描述為「(交換)駐村」或者「交流」,這些團體/組織的脈絡顯然與過去藝術圈的印象大不相同。在奧塞德工廠最新的北越少數民族駐村計劃裡,黃博志、張恩滿、林正蔚等年輕藝術家,不再是被派到巴黎或紐約般光鮮亮麗的已開發場景,而是被丟到越南河內以北的山林,必須克服困難的天候地理和貧乏的基礎建設,胼手胝足地自己親手勞動。假如說「駐村」尚且不見得悠閒自由,那麼「交流」認知必須歸零便不難想像,更不必說連續兩年推動台灣與泰國交流的打開-當代,展出成果仍然必須在「我們」還是「我/你」的論述位置上搖擺不定。當然了,除了這些改變外,藝術家也不可忘卻社交媒體與廉價航空,才是這個年代行動與組織的特有利器。

藝術實務確實會隨各種現實條件的改變而產生不同變遷,作為藝術家或第一線的生產者,如何在生產過程中釐清藝術與政治糾結難解的關係,探測政治、文化、宗教,乃至各種幽微的意識形態邊界,如同幽靈一般無所不在;這或許非人們自始關心的重點。然而,假如我們必須承認那些多重的政治與文化滲透,早已在台灣社會的各個階層發生了,那麼在現實層面的生產條件被改變後,我們又該如何重新自我組織及行動,如何將自我轉化成為一種更具有能動性的「臨時藝術社群」(參見許家維語),進而重新書寫藝術生產與交流的意義?

2014年3月的《Project Glocal亞洲城市串流》(與策展人Dayang Yraola合作)將是數位荒原的初次駐村計劃,這也將是我們第一個啟動與東南亞藝術現場連線的交流實驗,我們將邀請您來參與並見證。

See Also
See Also

你終於來到了駐村地,脫離了旅行文學的魔咒,站在陌生的土地上,儘管你還無法預見之後會發生什麼,你曉得這些都只是一步之遙了。你看著眼前這座遺世獨立之地,心想,你即將有一個專屬工作室、完善的設備、創作費,以及美好的異國友誼(我打賭在你下機場時就開始想像了)。這一切都是為了藝術家而存在,一如多數人相信的,偉大的創作誕生於近乎隔絕的專注中,一種屬於現代生活的奢侈品。那也是為什麼藝術村大多遠離塵囂 (或...

公眾利益至上的法規審查及媒體管制,讓人們過去談起新加坡的當代藝術時,總是很難與蓬勃發展的非主流藝術空間聯想在一起。但如今情況似乎有些轉變了,特別是在2012年新聞、通訊與藝術部(MICA)提出以當地社區為主的「藝術與文化策略報告」(註1) 之後,主管藝術發展的國家藝術理事會(NAC)從MCI(原MICA)移出,歸入新成立的...

January 25th, 2014
January 25th, 2014
January 25th, 2014
January 25th,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