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Rights of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re reserved to the original authors or media. No Man’s Land is authoriz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freely. Users may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ccordingly to the above terms of use, and shall mark the author, and provide a link to the article on No Man’s Land .
「數位荒原」網站上文章之著作權由原發表人或媒體所有,原發表人(媒體)同意授權本站可自由重製及公開散佈該文章。使用者得按此原則自由分享本站收錄之文章,且註明作者姓名、轉載出處「數位荒原」與網頁的直接連結。
Contact
Please fill out your information to contact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Subscribe No Man's Land
Please fill out your email to get the latest from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Unsubscribe No Man’s Land
The Integration of Opium in the Southern Sphere (1943)
南方阿片統一論 (1943)
July 14th, 2022類型: Art Production
作者: 荒川淺吉, 鄭惠文 (中譯), 黃亮融 (Trans.) 編輯: 鄭文琦
出處: 《阿片の認識》
本文為2022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Creators創作/研發支持計劃,「南方宇宙生存指南:遊記、未來書寫與殖民地」(吳其育、鄭文琦、柯念璞)選譯自荒川淺吉發表於1943年出版的《阿片の認識》最後一章〈南方圈の阿片〉結論部分。由臺灣專賣協會在二戰正酣時發行本書謂,從過去四十五年臺灣的經驗來說,東亞鴉片問題的解決方法應將中國與南方圈分開來處理。不過,南方政策只有先處裡中國的鴉片才是關鍵。但只要能夠擴大應用臺灣的產能與經驗,就能對帝國剛佔領的南方圈進行有效的治理。
荒川淺吉《阿片の認識》封面

談到鴉片問題,儘管它只侷限於東亞領地,但仍被視為全球性的國際政治問題,原因之一就跟前述一樣,因為鴉片是美英等白人列強用來侵略、壓榨東亞的獨一無二的武器,但現在帝國敲響了警鐘,這些白人列強已被民族的覺醒給徹底擊退了。不過,即使白人離開了,他們在過去一世紀養成的陋習,已根深蒂固不可拔除,對此該如何處置,是左右今後東亞民族興亡的重要問題,必須舉十億民族之力,以最認真的態度去面對。跟米、鹽同等重要,鴉片被視為東亞對策之根本問題的原因也在於此。

但我們已擁有四十五年的臺灣技術與經驗,對未來非常樂觀。首先,領地上的所有居民都從自由主義的迷夢中醒來,過渡到民族極權主義,鴉片理所當然會被消滅,因為鴉片是個人主義中最該被唾棄的嗜好品。在攸關民族興亡的重大局勢下,單獨一人在居室中悠悠地貪圖南柯一夢的樣子是絕對不該被允許的。而且經濟文化有了飛躍性的發展,加上從個人主義到民族極權主義的過渡,推動了對鴉片的忌避也十分顯著。舉這個例子雖然有點不妥,不過在菲律賓,電影及跳舞的流行對於打擊鴉片有很好的成效。且考量臺灣的集體訓練及酒類專賣已有不小貢獻的事實,我可以毫不猶豫地斷言,鴉片肯定會在民族共融的帝國指導理念的浸潤下,自然而然地滅絕。但我們也不應該抱持「等待成熟柿子從母樹自然落下」的想法,去旁觀眼前令人懼怕的毒害,唯有儘早把這個毒害割除,才是民族興隆的捷徑。先把爭論放一邊,東亞的鴉片災禍該如何處置呢?

從過去四十五年臺灣的經驗來說,東亞鴉片問題的解決方法應分為兩部分處理。一個是中國的措施,另一個則是南方圈的措施。不過,相對於對較簡單的南方圈實施有效、妥當的措施,更要協助約束中國的鴉片,也就是說,所謂的南方政策,只有先處裡中國的鴉片才是關鍵。那麼應該要先實行的南方圈政策為何?帝國的鴉片知識雖然包括滿洲國、關東州,但它是以臺灣研究為基礎而設計的,就作為北方的特殊方案來說,它也考量了高溫、多雨多濕的氣象性環境條件,以及華僑及本島人的民俗性環境條件等,因此臺灣的技術與經驗不需要進行任何修改,立刻就能實施。尤其目前南方圈整體的鴉片需求量估計為三十萬公斤,而臺灣鴉片工廠設備的產能則高達二十五萬公斤。如前所述,若是按各領地進行管理營運、設立代理公司處理製造與銷售面,這樣的作法雖然也是妥當,但如果從全東亞大局的觀點來看,再略為擴大已有二十五萬公斤產能的臺灣工廠,讓其擔綱製造面,我認為才是理想的方案。亦即:

《阿片の認識》內頁插圖

一、因為大量生產能相對壓低製造費,得以壓制鴉片煙膏的販售價格。

二、即使領地不同,官製鴉片煙膏的品質規格統一,方便取締私售品。

三、漸次降低嗎啡含量的措施能讓成癮者自然戒斷癮癖,且在其副產品嗎啡日漸吿罄的同時,還能用來充當醫藥用嗎啡(若是由各領地現有工廠各別製造,則很難實施降低嗎啡含量的措施)。

⋯有以上這些優點。尤其思考漸次降低嗎啡含量的措施,在機密的維護方面,只有運用台灣現有的設備才是萬全之策,因此我重新思考過去賀來 提出的帝國鴉片統一論,才斗膽提出南方鴉片的統一論。

在事務性的技術,也就是鴉片的行政面,雖然舊習慣例也理所當然是必要的,但把四十五年的經驗以及統計數字視為不可撼動的基礎資料,請求台灣專賣局積極協助的原因也在於此,考量這些,所以尋求江湖的再認識。另,鴉片相關參考文獻列表如下。

 

參考文獻一覽

  • 《阿片問題》,外務省通局
  • 《臺灣阿片志》,臺灣總督府專賣局
  • 《專賣事業年報》,臺灣總督府專賣局
  • 《極東阿片問題 》,國際聯盟協會
  • 《臺灣文化史(中卷)》,伊能嘉矩
  • 《罌粟源流考
  • 《清稗類抄
  • 《支那阿片問題解決意見》,大內丑之助
  • 《臺灣舊慣調查書
  • 《アヘン戰爭と香港》,矢野仁一
  • 《東洋史教授資料》,桑原隲藏
  • 《酒、阿片、麻雀》,井上紅梅
  • 《藥用植物栽培法》,刈米達夫、若林榮四郎
  • 《阿片禍》,牛漥愛之進
  • 《支那の歴史》,星一
  • 《廣東志》,荒川淺吉
  • 《臺灣ニ於ケル阿片癮者ノ統計調查》,杜聰明
  • 《帝國阿片政策統一論》,賀來佐賀太郎
  • 《臺灣專賣局保管文書
  • 《阿片資料》,田澤震五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