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Rights of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re reserved to the original authors or media. No Man’s Land is authoriz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freely. Users may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ccordingly to the above terms of use, and shall mark the author, and provide a link to the article on No Man’s Land .
「數位荒原」網站上文章之著作權由原發表人或媒體所有,原發表人(媒體)同意授權本站可自由重製及公開散佈該文章。使用者得按此原則自由分享本站收錄之文章,且註明作者姓名、轉載出處「數位荒原」與網頁的直接連結。
Contact
Please fill out your information to contact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Subscribe No Man's Land
Please fill out your email to get the latest from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Unsubscribe No Man’s Land
ISSUE 45 : THE SEASON OF RADIO: an overture
The Great Leap of the Radiowave (放送今昔物語)
無線電波的飛躍式發展(放送今昔物語)
April 28th, 2020類型: Sound Scene
作者: 賴英泰 編輯: Tenn, Bun-ki
出處: 《臺灣遞信協會雜誌》1940年第3期
本文由歷史學研究者賴英泰譯自島進的文章〈電波は躍進する(放送今昔物語)〉,原載於《臺灣遞信協會雜誌》昭和15年(1940年)第3期、第252~262頁(臺灣學研究中心收藏)。內容從1925年台北放送局實驗廣播以降,詳述殖民地臺灣廣播的軟硬體建設演變,不同放送局如台北、台中、台南,乃至發送國際短波的民雄放送局成立後的目標和展望。而本文發表之際正逢支那事變過後,帝國逐漸展現其擴張的野心;對南支南洋的廣播放送又在帝國南進版圖上扮演何種角色呢?這篇翻譯也是2020年「群島資料庫」關於「廣播」主題的內容之一。
"The Great Leap of the Radiowave" pp256-7; source: National Taiwan Library

受到始政30年紀念展覽會的收音機廣播的刺激,其後本島內的收音機熱潮朝氣蓬勃了起來。在昭和三年(1928年)的實驗放送之前,島內擁有的收音機的人達到近400,儘管島內仍未有放送局的緣故,當時的狀況是在遙遠地聽著內地放送的同時,也夾雜偷聽了馬尼拉附近的廣播。

隨著「JFAK…JFAK…台北放送局—這裡是臺灣總督府交通局遞信部。實驗放送終於將在本日開始」的播音,官民期待中的台北放送局,終於在昭和三年12月22號誕生。當天,在斟滿著啤酒招待眾多官民的餐桌邊,眾人一起傾廳從擴音器中嘶嘶流瀉的音樂,並沉浸於感慨中。從第一天下午3點50分起是日間限定的地方節目播放,第二天則分成日間與夜間兩個部份,晚上是大阪廣播的轉播。這次放送具有臺灣首次轉播內地(日本)放送此一深切意義。

與實驗廣播同時開始的是總督府命令。遞信省令「放送用私設無線電話規則」裡,關於聽取無線電話 (註1) 的規定適用於本島,故當部將此許可事務視同正式實行。之後擁有收音機者數量急遽增加,十天內增至3,700人,一個月內增至5,000人,隔年昭和四年一月底達到5,665人。其中內地人4,806人,本島人859人。雖然上述人數中,有4637人使用礦石收音機,相當於佔全數約莫82%的有趣現象(在當時是必然的),還有全部聽眾中有5,200人住在台北市附近。而從整流器接收機的地盤擴大、使礦石收音機幾乎消聲滅跡的今日來看,令人難免有滄海桑田之感。

直到台北放送局的稱呼代號決定為「JFAK」之時,最初是有「與東京的JOAK、大阪的BK、名古屋的CK、京城 (註2) 的DK等代號對應的JOEK如何呢?」這樣的言論,亦有從遞信省方面指定為JOUK的經過,但最後選定了臺灣獨特的、強烈表現了臺灣意義的JFAK。今天我們將「JFAK」作為台北放送局的稱呼代號,筆者覺得是最好的代號,它所產生的經過正如上述。

遞信部廳舍的實驗廣播開播以來,狀況越來越好,聽眾數量呈現了突破9,000人的趨勢。但再怎麼說都是透過仟瓦的小型規模設備、附上實驗之名,躬逢其盛者僅僅限於北部地區。要以更強的廣播設施,讓全島民眾都得以親近收音機,怎麼說都需要強力且持久的設施。所以首先以御大典紀念事業的66萬元經費,開始投入台北十仟瓦放送局的設置計劃,可預見於昭和五年12月完成,並在隔年昭和六年(1931年)1月15日起開始廣播。同時,廣播原本皆由官方經營,唯在同年2月社團法人臺灣放送協會設立,因而一部份廣播業務轉為委託經營。也就是說,技術相關的業務由官方執行,但增加聽眾、廣播人員的委任,廣播節目的組編與實施,三個項目委託協會來承作,每個月並收取一元的聽取費作為委託經費。隨後在昭和七年(1932年)4月1日,可看到台南放送局(仟瓦)的設置;昭和十年(1935年)5月11日,台中放送局(仟瓦)也開設至今。

如上所述,臺灣的廣播事業最初是從官營主義開始發展,在廣播事業的官營主義越來越成為世界性明顯風潮的今日,不管從本島的實際情況,或者從最近的時局傾向來看,應該都是毫無疑問的。

目前本島共計有台北、台南、台中三個放送局。其中,台南、台中兩個放送局主要是以台北的節目進行轉播,這點眾所皆知。台中也能夠實現這個轉播,是因為台北與台南之間原先是無線狀態,導致許多空電 (註3)、雜音的混入。為此,台中放送局開播了,同時實行連結三個放送局之間的搬送式有線轉播設備,才達成今日這種可以聽到完整轉播的狀態。

又,台北放送局除了作為地方的放送局,亦致力於轉播(日本)內地的廣播。原因除了本島的節目編成困難,也希望讓身在南海遠方的島民,也能享受內地來的優秀娛樂。此舉亦能提升國民的意識。原本想透過擷取熊本的中波來實現,但是臺灣近海一到了夏天就有許多空電,導致每年4月到10月期間幾乎不可能進行轉播。

自從昭和九年(1934年)國際放送的中壢、觀音送受信所完成後,短波轉播成為可能,夏天也能夠進行有模有樣的轉播。現在,無論是甲子園的中學棒球也好,大相撲的現場比賽也好,為奧運選手前畑 (註4) 加油也好,完全可以透過像樣的轉播而同步收聽,這點對於本島的聽眾來說,實在是一大福音。

如前所述,廣播節目的編成與實行委託給臺灣放送協會,而協會作為帝國最南端活躍的廣播單位,致力於製作常夏之國臺灣特色的節目。雖然,至今還未介紹播著什麼樣的節目,但就如每天都能聽到的一般,因應事變 (註5) 下的非常時局,與國民精神總動員、大力提倡島民皇民化的今天,如果要問廣播節目如何對應此狀況的話,內容上不僅僅是增加新聞的播放次數、時局與國策演講、官廳新聞之外,也有為本島人設計的國語(日語)講座、兒童新聞、青年時段。除開上述,還有為不懂國語的本島人播放的福建語新聞(作為海外放送的影響作用)。在上述所舉項目之餘,其餘廣播節目全體而言,反映時局與國策狀態的色彩亦相當濃厚。在事變下的時局,對啟發島民有相當的效果。

正如編輯方針朝不因應時局的節目、就不進行編輯的方向前進,然而,如果節目的內容都是演講,這樣一來也不具有國策性質;如同都是國民歌謠,同樣不符合時局性質。我們不是更應該在無意義的大眾演藝中,潛入強力的指導精神嗎?寓教於樂的方法,才是引導輿論的偉大方法,不是嗎?這些是節目的編製上必須多加考慮之處。

現在的廣播節目,是現在設施所允許的限制下盡力做出的內容。雖然,其中當然還有改進的餘地,但是幾乎可說是沒有擴充的空間。所以二重放送 (註6) 如果能夠實現,將來就可以成為本島人廣播的一大擴充,可想而知,此舉亦能達成節目整體的一大刷新。而且,對事變後開展的特殊產物,也就是「海外放送」有利—關於此海外放送且容作者稍後再論。

事變發生後,亦即昭和12年(1937年)8月27日,從遞信部監理課獨立出新的放送監督科。這裡所謂的獨立,是指過去廣播監督事務作為電話科事務之一而進行,但隨著事變的發展,本島廣播事業的重要性急遽增加,所以為了對應此態勢而獨立成新科目。放送監督科負責廣播事業相關的企劃、監督、聽取無線電話(收音機)許可事務等;其他主要的工作是廣播事項的檢核取締。對廣播事項提出的原稿,逐項審閱為演藝還是新聞。此外還有監聽,他們也會針對廣播室外轉播的狀況進行到場監督。廣播從清晨開始到夜晚,幾乎凌晨時結束。所以監督業務也必須從清晨到凌晨,且幾乎全年無休。工作人員即使到山上海邊健行、帶家人到公園散步或看電影間,也得緊黏著原稿和受信機,為了事業、國益、民利,孜孜不倦地歡喜工作著。當然人不是鐵打的,也需要輪班休息,但從事這個工作的辛苦,只有知情者才能體會。

走筆至此,好像成為自我宣傳的姿態,筆者並非要誇耀這些工作的辛勞,只是希望藉此機會稍微介紹我們的日常工作內容的一部份。

現在本島的收音機聽眾的數量大概在什麼程度呢?以無聊的數字堆砌談論聽眾數量,自然是非常地辛苦,所以盡量簡單摘要如下。

如前所述,實驗廣播時代的聽眾大約達到九千數百人,在台北十仟瓦的正式放送以後瞬間極度減少。這是因為放送協會收取的一元聽取費用之故,短時間內,亦即昭和六年三月底時逐漸減少,剩下7,654名。接著持續順利地成長,到滿州事變 (註7) 之際大幅增加,其後雖然有拉回,不過就結果來看,每年約增長二成到三成。這次(七七)事變之前的昭和十二年3月底是29,494名。但因事變之故,聽眾急遽增加,昭和十二年度一年間增加人數是14,057名,剛好倍增五成。這使人回憶起事變新聞當下,廣播者與收聽者都緊握著汗濕的拳頭,可見當時此新聞的力道!在那之後聽眾也逐漸增加,在去年12月20日突破了五萬,到了年底的現在達到了50,368名之數。

從普及率來看,去年10月底的聽眾人數49,165名之中,內地人34,277名,本島人14,888名,也就是七比三的比例。內地人的戶數佔百分比為38.6%,雖然有即使在內地來說也算是不錯的普及率,但是相對而言,本島人的戶數百分比只有1.6%,顯示出廣播對本島人而言,要到普及還很困難,這揭示了我們今後要做的方向。

"The Great Leap of the Radiowave" pp260-1; source: National Taiwan Library

全印尼及馬來半島的各位…這裡是日本臺灣的台北放送局。

馬來語播音員—每天晚上興亞日本的正義之聲,藉由電波的承載而飛躍至南支南洋 (註8) 的上空—再從邦人(日本人)的、華僑的、土著的,抑或是歐美人的受信機之中傾洩而出。

(七七)事變爆發之後—昭和十二年7月16日晚上十點五分,本島最初的海外放送以福建話新聞為始,同月20日則是北京話新聞、29日是英語新聞,8月16日再放送國語新聞,接連得以擴張。接下來昭和十三年(1938年)8月8日開始廣東話的新聞,同年10月1日起加入馬來語、翌年12月1日更加入越南語。

以上各語言的廣播皆是為了粉碎支那的宣傳廣播,並且,將帝國的真意宣揚至海內外,當然各使用語言依照其各自的方向與目的,而有所差異。

首先是福建話,這是對於對岸福建省人民,以及居住在南洋的華僑為對象,其次則是對身在本島卻不幸未能理解國語的本島人所適用。本廣播開始時因為其極度稀有的緣故,多數的島民聚集在收音機擴音機的周圍,一時之間各地都可見連交通往返都停止這般程度的盛況。現在廣播頻率為一天兩次,從下午3點30分與下午10點整開始各20分鐘的節目放送。

北京話新聞是以支那本土的民眾、廣東話是以廣東省人民,以及居住在南洋的華僑為對象,前者從下午11點20分、後者從下午11點35分開始各15分鐘的節目放送。

以上的福建話和廣東話兩種廣播,是有著靠近南支南洋的地理之便的,本島特有的放送內容。此外,馬來語和越南語這二種廣播,也是臺灣獨有的廣播放送,實在足以誇耀。

馬來語以南洋的馬來人和華僑為對象,越南語則不用說,是以越南人民為對象。下午11點50分及零點5分開始各15分鐘的廣播。

除了上述放送,也有為了居留於南洋的同胞,選取當日重要新聞的精華國語再放送新聞(當下有狀況而暫時停止中)。

另外亦有英語廣播,從11點5分開始,15分鐘以歐美人為目標的廣播內容。

以上的海外放送,為了讓電波能更加滲透,除了中波以外,也以9630KC(下午8點起)及9695KC(下午11點5分起)的短波播放中。

有此一說,無論戲劇、電影或演藝,到達高潮的時候,觀眾會突然一湧而上,演戲的人也會因情緒更好而演得更起勁。但是關於廣播這件事,不管怎麼演出,廣播員前面就只有一支冷冷的麥克風,就算全國都期待聽自己的廣播,聽眾不管如何喝采或爆笑,都無法直接傳到廣播員的耳裡。而且想知道播出迴響如何,就只能等待投書,或者使用別的調查,總之相當困難;海外放送就更不用說了。

臺灣的海外放送也是如此。自誕生以來已滿二年半,它的迴響如何?關於這一點,我們屢次透過拜託各地的帝國領事和其他日本人協會的調查,加上其間許多聽眾投書,除了將這些綜合起來判斷之外,沒有其他方法。大體情形說明如下。

福建話在南洋、特別是在菲律賓方面的華僑有相當程度的迴響。他們最初不明就理地為支那宣傳而歡欣鼓舞,但南京陷落了、後來廣東、武漢也陷落了。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自己國家的接連戰敗浮現在眼前成為巨大的事實,使他們漸漸地懷疑起本國的廣播,結果自然是開始偷聽我方的廣播,才能漸漸掌握真相而改變認識;特別是汪精衛聲明以來,此一傾向更為顯著。廣東話廣播大體上也有類似狀況。

在北京話方面,南洋的華僑中北方人較少,會說北京話的人更是非常少,所以在這方面無法有像福建話、廣東話二種語言的成果。倒不如說,應該考慮針對支那本土的廣播。但是要知道這方面的迴響,在現階段是非常困難的,至少可想見懂北京話的人會秘密地聽。

接著是馬來語。原本說馬來語的民族分佈在荷屬東印度、馬來半島及泰國的一部份,幅員相當遼闊,總人口將近數千萬。此外,居住在本地區的大部份華僑也以馬來語作為日常使用的狀態,如果這些人全部收聽臺灣的馬來語廣播的話,迴響應該會相當大。但這個地區的土著民除了少數之外,大部份未受教育,且有收音機設備的人也比較少,可說是只有少數人們與偶然路經的人有辦法聽得到,但是至少其得到的迴響正逐漸提升當中。越南話自開通以來時日尚淺,尚無法了解其迴響,但應可期待其影響力逐漸提升至相當程度。

最後是英語新聞。這方面再怎麼說,對象是判斷能力很強的白人,而且,從他們能受惠於世界各地的電波這點來看,在目前這個時間點上,僅有少數聽眾,將來待改善之處應該有很多。還有土著民的青年知識階層應該也有少數的(英語)聽眾。

最後,關於英語廣播,其不僅限於南支南洋,我們接收到從世界各地來的—雖然僅限於能說英語的地方—從北美、澳洲、南美和英國來的聽眾投書,令人相當鼓舞。

海外放送不是只有針對在外邦人(日本國人),而是將世界各國的國民作為對象的工作,所以必須充份理解廣播聽眾國民的心理,才能製作適合的節目,且廣播用語與間奏音樂都必須細心地注意。

例如,針對馬來人廣播時,腦中必須先對於將他們喜歡怎麼樣的音樂、對什麼運動有興趣、有著什麼樣的宗教信仰等有概念再進行廣播。馬來人在運動上來說喜歡網球,信仰回教且早睡。歐美人與支那人則是對音樂有著想像以上的喜好,對支那人來說,他們最關心什麼事情呢?不管是新政權怎麼樣,或者華僑的原鄉—廣東、廈門、汕頭—的狀況如何等等,腦中對他們想聽的東西有概念後再來編新聞,是極有必要的。只是草率地廣播新聞,演奏音樂卻想要獲得海外放送的聽眾,是極為困難的。

尤其海外放送的外國聽眾,站在「只要稍微將刻度轉盤旋轉一吋、就可盡情地享受世界各地的優秀節目」這種立場,所以相當反覆無常、難以預測。因此各國為了吸引寶貴的聽眾,也都全神貫注於強化海外放送的電波、編輯優良的節目內容。

南洋作為歐美列強的勢力紛雜之地,亦成為各國海外放送的優秀電波的角逐場域。臺灣的海外放送欲參與競逐,必須要有相當的覺悟。這番覺悟至目前為止仍不算充份,所以將來廣播設備需要大幅強化、節目的內容也必須改善。這些都取決於平常持續不斷的研究與調查。

新聞應奉行真實性至上主義,所以不適合使用宣傳性的東西。從而危險的、想像的、推測的事物,皆必須絕對地避免。這點是否合適,應該視日本新聞的正確性是否馬上逐漸成為世界公認為斷,今後吾人必須朝向這個方針一路邁進。

雖然假宣傳放送的絢爛與痛快可以在一時之間佔據人的耳朵、一時之間牽動歇斯底里的美國歐巴桑的感情使其掉淚,但是最後在新聞的正確性之前,假宣傳還是得屈服吧。聽著本國假宣傳的支那人,到底相信假宣傳到什麼程度?嘴上說著勝利了勝利了、但實際上卻盡是逃跑,豈不淪落到把自己的國民當成笨蛋的地步嗎?南洋華僑間熱絡地傾耳聽著日本廣播的人口也逐漸增加,這個消息正好為此處的討論做出最佳的論證。

日本常常被說成不擅長宣傳。但是吾人決不允許日本的新聞宣傳成為謊話的同義詞。雖然這麼說,但也不能光是讓藝妓跟富士山來代表日本。我們這裡有著真正的日本的身影,要讓碧眼的諸位充份理解,今日東亞澎拜興起的,興亞日本真正的身影、真正的使命,不大聲喊出聲音來是不行的。傳送這般使命最迅速、最簡明也最直接的,正是收音機的無線電波。

另一方面,與新興支那 (註9) 一起,北支、中支、廈門、廣東也誕生許多新的放送局,以強有力的聲音向支那民眾呼喚著。我臺灣放送局也與之強力聯手,必要告訴東亞數億的民眾「東亞新黎明」的到來。吾輩之使命可說極其重大。

家家戶戶都有受信機。從中央發出的強力電波,無論受信機在何處都能清楚地收到。國家的意志得以十分正確、快速地傳到全國,轉眼間就能報告世界的動態。電波將文化滋潤與心靈糧食送到每個人的心中,使人人都能感受高雅教養的生活喜悅。國民絲毫沒有任何負擔就能夠接受電波,而且受信器的價格也非常之低廉。那麼,人們的生活必然能夠與收音機共同向上提升,並與皇民意識融為一體。這些是我們對於廣播的理想。

然而,現實卻離理想非常遙遠。我們必須做的事項、必須改變的部份還有很多。然幸運的是,我們正在朝向理想一步一步的前進。大電力放送的完成、二重放送的實現,都讓我們看到了,在眼前出現到達光明彼岸的船隻的身影。

民雄的100仟瓦放送局在今年底會完成,新年度就能夠有越來越強力的廣播電波,這個強力廣播的使命有三個:改善島內收聽狀況、對南支廣播的強化及二重放送的實現。二重放送利用如上所述的大電力放送,實施對全島分成內地人取向與本島人取向的二重放送,預定將於昭和15年度中完成

大電力放送與二重放送,對明日的臺灣廣播事業來說是劃時代性的計劃,我們期待它們的實現,同時伴隨而來的,當然是聽眾如何普及的策略。收音機普及的問題跟各層面都有關,這些並非簡單的問題。無論如何好的節目要以最便宜的價格,讓人能夠簡單明瞭地收聽得到,才是先決條件。如果做不到這一點,無論一百次勸誘或一千次宣傳,都只能事倍功半以終。

我們距離理想境界仍然相當遙遠,而且路途上還橫亙著許多難關。但是,我們不突進不行。一刻一刻、一步一步克服荊棘的道路而前進。對於總有一天會到達理想彼岸的想法,堅信不疑。

這個南海的蓬萊島—擔任興亞日本此一希望的天線,不分晝夜,為了打倒蔣氏政權、為了新東亞的建設、更為了六百萬島民的幸福,向無邊無際的太空發送出強力的電波。

那麼,讓我們的電波躍進吧。

(二六〇〇 、一、一九)(註10)

Footnote
註1. 這裡的「聽取無線電話」即指「收音機」。
註2. 即現在的首爾。
註3. 中文為天電或大氣干擾。英文:atmospherics,指大氣放電現象引起之電磁波干擾。
註4. 前畑秀子(日語:前畑 秀子/まえはた ひでこ Maehata Hideko,1914年5月20日-1995年2月24日),日本游泳選手,出身於和歌山縣伊都郡橋本町(現在為橋本市),她於1936年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中奪得200米蛙泳金牌。1936年(昭和11年)前畑秀子在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擊敗德國選手Martha Genenger,奪得200米蛙泳金牌,成為日本史上首位獲得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金牌的女子選手。NHK廣播員河西三省實況轉播該次賽事,引發日本收聽熱潮,也錄製成黑膠唱片。來源:Wikipedia。
註5. 支那事變,即蘆溝橋事變、七七事變,發生於1937年。
註6. 指開設針對台灣人(本島人)的台語放送為主的第二頻道。
註7. 此指1931年的九一八事變。
註8. 「南支南洋」一詞在日治時期台灣常用。當時的日本將台灣視為同時可以接觸南中國與南洋的重要窗口。
註9. 以下指的都是當時日本軍事佔領控制下的中國。
註10. 皇紀2600年,即194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