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Rights of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re reserved to the original authors or media. No Man’s Land is authoriz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freely. Users may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ccordingly to the above terms of use, and shall mark the author, and provide a link to the article on No Man’s Land .
「數位荒原」網站上文章之著作權由原發表人或媒體所有,原發表人(媒體)同意授權本站可自由重製及公開散佈該文章。使用者得按此原則自由分享本站收錄之文章,且註明作者姓名、轉載出處「數位荒原」與網頁的直接連結。
Contact
Please fill out your information to contact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Subscribe No Man's Land
Please fill out your email to get the latest from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Unsubscribe No Man’s Land
Future Tao: The Great Shift
未來道:乾坤大挪移
November 16th, 2021類型: Residency
作者: 林亭君, 張欣, 黃亮融 (trans) 編輯: 鄭文琦
〈未來道:乾坤大挪移〉是一個新武俠敘事的網路現場,回應新冠狀病毒疫情期間的身體、權力和新技術之間,開啟「大轉換(The Great Shift)」的變動關係。此項目延續藝術組織lololol於2017年發起的「未來道(Future Tao)」計畫,以當代語境重新想像道家身心技術。此次lololol於「Twinning Archipelago:2021『群島資料庫』駐站計畫」的研究項目中,將開展對於馬來群島武術中關於能量循環的敘述之解構。
lololol,〈未來道:乾坤大挪移〉網路場景之一,2021

在武俠小說裡,「乾坤大挪移」作為匯集強大內功的獨特法門,同時也象徵著技術能量的變換轉向。在此次的「在地」調研中,以印尼導演迪亞古蘇馬(D. Djajakusuma)1958年的電影為創作起點,探索群島文化中對於技術物/使用者/地方智慧傳統儀式中的時代寓意,創造一個多角度的武俠敘事路徑,現實/想像中360度的決鬥景觀。

2020年開始,Covid-19新冠病毒對全世界產生前所未有的影響,無論在金融、營銷、製造等各產業領域裡,皆有許多數位革新正在進行,面臨著最大程度的不確定性,不同群體之間都在適應疫情時期多重介面的生活。飛航路徑滯留,社會系統暫停,聚集/隔離兩種物理引力交縱,人們開始大幅度轉向依賴虛擬世界所提供的「隔空」交流技術,在各式各樣的像素泡泡圈(Pixel Bubble)中,lololol試圖發展另一種想像與路徑,以調節平衡網路裡的共存生態。

藝術組織lololol於「群島資料庫」駐站計畫裡,通過擴展網路空間作為一種「接地氣」的經驗與創作的現場(Locality,Landing Online),藉由台印的電影影像藝術與武術文化調研,作為映射印尼社會想像的時光檔案,連結群島中獨特的技術發展與相關的變遷歷史。

 

迪亞古蘇馬的電影《火鞭》

《火鞭》中鞭子的多樣型態:a.社會權力的武器;b.牧牛工具;c.遊戲玩具;d.能點燃茅草,劈開石頭 (影片截圖)

導演迪亞古蘇馬(D. Djajakusuma,1918年生)是印尼電影的先驅者和傳統藝術的推動者。1943年日據時期,他於「啟民文化指導所」(Pusat Kebudayaan)擔任翻譯員、編劇和演員。1945年日本帝國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印尼領導人蘇卡諾宣布印尼獨立後,荷蘭殖民政府回歸,在隨後四年的革命中,他與好友烏斯瑪爾・伊斯梅爾(Usmar Ismail)幫助了許多藝術創作者組織與行動。1950年代初期,烏斯瑪爾回到雅加達,成立印尼第一家電影製作公司PERFINI,他們共同開啟印尼現代電影的篇章。

迪亞古蘇馬的創作經常運用大量的印尼傳統文化習俗,如音樂、舞蹈、皮影戲(Wayang)及東南亞武術班查西拉(Pencak Silat)。1958年他擔任電影《火鞭》(Tjambuk Api)的導演,劇情具有武俠敘事的方向。在電影中所出現的「技術物」有著多重型態的樣貌與意義,「鞭子」是武器與社會權力的象徵,是農夫控制水牛的工具,同時也是兒童遊戲的玩具。其聲響有時只聞其聲,不見其形,是一種警示聲,或是村民之間溝通訊息的信號,在電影中以週期性的頻率不斷來回播放。而「水車」是因乾旱而發展的創新科技,由自造者(Maker)擁有改變的想法開始,從技術合作中凝聚集體的力量,並持續進化灌溉方式來緩解民生問題。

在《火鞭》中,鞭子並非像倚天劍與無限寶石一樣神奇稀有,而是在村莊裡的男女老幼都會使用的一種日常工具。而「火」作為象徵元素,卻從未在電影中顯現燃燒,似乎隱喻著各種內在情緒,如男女主角彼此相愛但礙於現實糾葛而產生的火,村民百姓們受到勢力欺壓而抑制的火,父親對於女兒管控溺愛的火,抑或是當主角站立在河裡實驗著舀水工具時,水面上波光粼粼,眼神望向鏡頭中的火。

對應著電影實際拍攝時期,印尼在經歷二戰與長期革命後,經濟國家主義導致貧窮飢荒,政情不穩,基礎建設不足,印尼仍在重建中。《火鞭》在上映前即受到政府的審查,而同年電影製作公司 PERFINI 也上映著另一部作品《女孩宿舍》(Asrama Dara),由烏斯瑪爾執導,巧妙的是部分角色仍由《火鞭》原班人馬演出,只不過,他們的手上不再持有火鞭,而是電話筒。外在場景也從山丘鄉村轉化成進步的現代化城市,劇情圍繞著歷久不衰的三角戀故事,男男女女以音樂劇形式載歌載舞。

 

《女孩宿舍》中主角熱線對話,影片對剪的片段 (影片截圖)

群島中《火鞭》的萬象

回朔到迪亞古蘇馬電影中的文化原型,不同島嶼與區域中的鞭子武術有著多樣變化,從武術與地方儀式定為調研的起程點,探索其中體現的藝術連結。

來自東爪哇布羅莫火山的騰格爾人(Tenggerese)與馬都拉族(Madurese)的Ojung;在西努沙登加拉弗洛雷斯島芒加雷人(Manggarai)的Caci,以及龍目島薩薩克族(Sasak)的Peresean,皆與《火鞭》片中呈現的武打動作與服裝有所相似之處,譜出在不同族群文化背景中,鞭子武術作為一種祈求豐收、平息爭端的溝通儀式。

Caci和Peresean都是格鬥類型的武術,目的以鍛鍊部落的戰士來保護家園,同時也是村莊之間爭端管理、解決衝突的一種方法。參與格鬥的兩男子打著赤膊,使用藤條與牛皮製成的盾牌當作武器。在儀式過程中,戰士若受到鞭打流血就會帶來好的收成。有時戰鬥也會融入舞蹈表演,經常會伴隨著由鼓、長笛、鑼合奏輕快節奏的甘美朗(Gamelan)音樂來增加戰士們的鬥志,以減少藤條傷口帶來的痛苦。

芒加雷族的Caci / Photo by Fakhri Anindita (Wikimedia)

芒加雷族的Caci決鬥通常來自不同的村莊,兩位男性戰士會戴上蒙面牛角頭盔,以及穿上織布裙(Songket),武器是由5~6英尺的棕櫚莖與藤條捆綁製成的鞭子,盾牌(toda)象徵生命與自然。他們以騰躍的方式來回跳動,晃動敲響臀部和腳踝上的鈴鐺。

薩薩克族的Peresean戰士亦稱Pepadu,意思是勇敢的人,他們會戴上頭帶(saput)和腰帶(bebadong),手持藤條(penjalin)與水牛皮方形盾牌(ende)。決鬥之前他們會咀嚼檳榔(pinang),在競技中努力展現自己的攻擊能力。

薩薩克族的Peresean / photo by Ketut Mardita (Wikimedia)

而Ojung是源於乾旱尋找水源的故事,傳說中的人們找到了水源,卻因此開始爭奪水資源產生衝突,而在這場決鬥中,天空突然下起了雨,平息了紛爭。東爪哇馬都拉族(Madurese)帶有泛靈觀念的Ojung是一種驅魔的懲罰儀式,在彼此互相鞭打過程中來彌補人類的錯誤。

居住於布羅莫塞梅魯地區(Bromo Tengger Semeru)的騰格爾部落(Tenggerese)是滿者伯夷王國的後裔,他們於卡羅節慶(Karo)中舉行Ojung與祭祀祖先神靈的遊行活動,並備好豐盛的蔬果牲畜等農作物供品,帶到布羅莫火山上獻祭,以感謝宇宙的恩典,祈求平安。

 

騰格爾部落的Ojung儀式 / Photo by Hendy wicaksono (Wikimedia)

火鞭,火山,零與0,電與網路

那麼,回到2021年,傳說中貧瘠的土地成了極端氣候,全球能源短缺,國際電價攀升,隨著虛擬實境的技術進步和網路連線的速度加快,科技巨頭紛紛爭相入局,擁抱元宇宙(metaverse)。

將《火鞭》如雷電般的迴響鞭打聲,穿越60年,從黑夜白天中劃開360度的 RGB 繽紛光線,集體登入想像中的虛擬火山口,祈求革新的概念帶來土壤肥沃與無限的精神繁榮。當流動的虛擬之氣傳送到你的耳膜與視網膜時,我們共同的夢裡是否蝴蝶紛飛,你接收到什麼訊號了嗎?

騰格里火山口的印度教寺廟 / Photo by flydime (Wikimedia)

Reference

  • The pattern of Asia, 1958 link
  • Indonesia: the art of an island group, 1959 link
  • Tenggerese Ojung, 2017 link
  • Ojung and Pencak Silat, 2018 link (pdf)
  • Ojung Ritual, 2020 link
  • Global Volcanism Program – Semeru, live link
See Also
lololol.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