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Rights of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re reserved to the original authors or media. No Man’s Land is authoriz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freely. Users may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ccordingly to the above terms of use, and shall mark the author, and provide a link to the article on No Man’s Land .
「數位荒原」網站上文章之著作權由原發表人或媒體所有,原發表人(媒體)同意授權本站可自由重製及公開散佈該文章。使用者得按此原則自由分享本站收錄之文章,且註明作者姓名、轉載出處「數位荒原」與網頁的直接連結。
Contact
Please fill out your information to contact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Subscribe No Man's Land
Please fill out your email to get the latest from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Unsubscribe No Man’s Land
Calculating Kaisen: The NFT Collection / Trading of New Media Artist Yeh Ting-Hao
算術迴戰:新媒體藝術家葉廷皓的NFT收藏與交易
June 23rd, 2022類型: Opinion
作者: 張又升 編輯: 張又升
craftWeak, GENoize_Wave#01

葉廷皓,人稱Puta,有時大家喊他「葉(讀音YA)教授」(不是真的教授,而是曾經紅極一時的「心海羅盤」那位)。除了雙魚座,他還有幾個「雙」讓人印象深刻:一頭白髮,膚質卻不錯;一邊專精於細膩的數位藝術,一邊悠遊於狂野的搖滾場景;近年接了不少商業案,仍堅持獨立創作。

跟賴宗昀一樣,他也在2021年上半開始投入NFT。但有別於身家All In的賴,葉的投資身段堪稱簡約俐落。拙文提到王新仁和賴宗昀的NFT行動,總賦予他們死命衝撞的形象,似乎頭破血流才能有所收穫。不,葉廷皓不走這個路線,他出手謹慎多了,大概是因為身為客家人所以比較吝嗇吧!別誤會,這個地獄哏是群內大夥閒聊時,他拿來自娛娛人的!

在我們所屬的Volume DAO這個去中心化自治組織中,有時候會有些大方的藏家和藝術家將獲得的NFT拿來抽獎,也就是所謂的「貢獻社群」,葉廷皓總是負責為大家張羅流程,召喚抽獎機器人。是不是因為這樣子積了許多陰德,所以在FXHASH(泰卓鏈Tezos的生成藝術平台)鑄造盲盒時,時常抽到稀缺度高的作品呢?沒人知道,我們只有羨慕的份。

除了這項好運外,在泰卓鏈的NFT主流平台仍是Hic et Nunc(HEN)時,葉廷皓就曾做過幾乎無本的生意,賺過幾回。舉例來說,去年四月HEN初創,他以1xtz買入Mactuitui的作品,三週後以100xtz賣出,獲得往後購入其他作品的第一桶金。雖然他曾栽在John Karel發行的三萬件趣味骷髏,也在王新仁死命FOMO下買了大量Pepe和Stranger in the Q (註1),但藏品數量並沒有王和賴瘋狂。

一年後的今天,當眾人目光集中在FXHASH時,他仍三不五時在臉書發表「感謝文」,感謝藝術家們賜予佳作,讓他高價賣出。可是說真的,他應該感謝上鉤的巨鯨才是。畢竟在加密藝術市場上,藝術家的衣食父母是藏家,但藏家的恩人只能是更大的藏家。在葉廷皓套利成功的剎那,身分就從藝術家換成藏家了。

現在,我們來看看那些他銘謝惠顧的藝術家,也順道了解一下這幾個月來,FXHASH上有什麼作品吸引大家爭相收藏。此外,筆者認為最有趣的,是在收藏和創作方面,葉廷皓都設了兩三個帳號(錢包)來進行,每個分身似乎都有不同性質。

 

FXHASH狂潮下的分身收藏

藝術家如果同時是藏家,為了收支平衡,往往必須賣掉部分藏品,而這樣的行為多少讓自己的身分有些尷尬。畢竟除了專心創作,藝術生涯很吃人際關係,結交朋友總不免要買下不特別喜歡的作品。於是一手收一手售,只能另開別人察覺不到的「小帳」。

即使是藏家,收藏久了,出於分類或清理藏品的需求,錢包數量也會越來越多;某幾個專收只進不出的傳世經典,某幾個只放秒買秒賣的賺錢跳板,後者的資金來源最好要夠隱晦,避免被查出。至於有「分類癖」的藏家,那就更需要多個帳號:一個收某一類作品,另一個收另一類作品等等,泰卓鏈上就有錢包專收monochrome(黑白色系)作品。

葉廷皓用不同帳號買賣作品,獲得豐厚成績。過去兩個月來,FXHASH吸引了不少以太坊藏家進場,使泰卓鏈的整體交易量上衝,甚至超過OPENSEA上的幾項專案。我們時常聽到別人用「被NFT救活的公鏈」形容泰卓鏈,不是沒有道理。話說回來,NFT交易再怎麼爆發,也不可能天天過年,五月狂潮的上一波已經是去年八月,高點永遠是少數。

 

TenebrisVia的自然情懷

TenebrisVia, Rain Ritual #28

從zancan確立殿堂級地位到Tezumie惹出仿冒爭議,FXHASH流行植物風的生成式作品已經好一陣子了。在這波風潮中,有盲從投機的作品,也有匠心獨具的藝術家,TenebrisVia就屬後者(Tenebris是拉丁文tenebra「幽暗」的特殊型)。出生馬來西亞現居雪梨的他,受到自然環境啟發,起初於Versum發表作品,主題即樹木和石頭(此刻25版的舊作,地板均價都在350xtz以上)。在FXHASH自介欄,他引用唐代隱僧拾得詩,以孤高自適的扁舟形象點綴草木山石,為滿坑滿谷的編碼騰出一席禪意的空地。

在TenebrisVia處女作〈祈雨〉(Rain Ritual)的長串交易紀錄中,有一位賣家的名稱是如下亂碼:N¿S¼rpr¹µs。稍微瀏覽一下便可發現,作品成本價只有14xtz,而這位N¿S¼rpr¹µs在購入一天之內就以256xtz賣出。

今年五月下旬是泰卓鏈NFT久違的狂熱時期,藏家買得迅速,賣得也不遲疑,買賣雙方皆大歡喜。267件的〈祈雨〉包括秋風輕拂過的乾枯草原,也有如蔭綠樹豎立於有稜有角的大石邊,風行之後草偃,萬物鮮活又有靈。這些動態風景既描繪山雨欲來之前,也捕捉雨過天青之後。螢幕中,層疊而至的筆觸從容地將自然世界賦形於數位世界。NFT的枯竭期過了,就連編號28的〈祈雨〉也飄著滋潤的細雨,草木跟著搖曳。面對久旱後的甘霖,N¿S¼rpr¹µs可沒錯過。

沒多久,Puta在自己的臉書頁面放上一張作品,對藝術家表示感謝,該圖正是編號28的〈祈雨〉。在我執筆寫下這些文字的七天前,N¿S¼rpr¹µs的真正恩人,也就是接了他的盤的買家,以500xtz將這張作品掛出。我自己收藏的〈祈雨〉編號202,還靜靜躺在錢包裡,任由這波狂潮退去。

 

Iskra Velitchkova的緋紅幾何

Iskra可能是目前最賺的藝術家。她的作品〈不宜居的〉(Uninhabitable)在FXHASH曾以10,000xtz售出(一級市場價格只有20xtz),而且在五月狂潮中,接連被巨鯨們幾千幾千xtz地掃貨,現在地板價平均都有1000xtz。

Iskra Velitchkova, Uninhabitable #310

保加利亞出生的Iskra現居馬德里,去年三月即加入HEN,積極發表加密作品,堪稱泰卓鏈NFT元老(OG)。她研究幾何線條的自由伸展、彎曲和聚集,試圖讓機器的創造更接近人性、更有機;不管紋理還是色澤,我們都能看到最細緻的變化和不均質分布。過去一年中,她的作品見於HEN、Versum和FXHASH,顯然藝術家本人緊跟社群平台的走向,不閉門造車。二級售價在FXHASH攻頂後,作品在其他平台的價格亦受加持;四月底,她和其他加密藝術家登上蘇富比,在「數位原生之生成藝術」系列1.3(Natively Digital 1.3: Generative Art)拍賣中,再次獲得關注,身價水漲船高,其他藝術家和作品已難望其項背。

葉廷皓的主要網路暱稱是「craftweak」,今年一月以「K/ddö Ä」之名,購入編號310的〈不宜居的〉。乍看之下,這只是一張由方塊和長直線條構成的作品,頂多加上緋紅的漸層暈染,給剛硬抽象的氣質注入幾分溫柔和神秘。但仔細觀察,就像作品介紹所說的,圖像的元素其實是大量橢圓,萬千變化由此而來。我們看到,過去半年來,葉一步步把價格掛高,最終以1280xtz賣出─三個月前,由泰卓鏈上的NFT著名藏家Lonliboy收下,此刻掛價7800xtz。

與此相對,兩個月前,葉還賣出另一張〈不宜居的〉,編號152,不知是忘了提高價格,還是因為稀缺度不高,成交價格只有125xtz。這張不帶緋紅,純為橢圓線條匯聚浮現而出的黑色方塊與長直線條,稀缺度數值為60.2%,高價賣出的編號310則是23.8%,數值越「低」越稀缺(即「稀缺度越高」)。

賣出後,葉照例在臉書頁面上大表感謝,這幾乎成了他的固定儀式。當然,我們一夥人自然起鬨說他終於可以買下特斯拉(的一顆輪子)了。對照後續發展,葉廷皓只能反擊大家說自己肯定「賣飛」。

現在,我們正引頸企盼Iskra和Zach Lieberman合作。或許因為近日幣價狂瀉,發行作品的日期仍不確定。

 

Ykxotkx的多重宇宙

Iskra和TenebrisVia都在其他泰卓鏈NFT平台發表過作品,FXHASH上的作品只有一件,叫人格外珍惜(作品若是首發,通常值得收藏)。與此不同,Ykxotkx自始就在FXHASH活動,至今發表過十件作品,此前我們不知道他人在何處、有何實績,可說是一位FXHASH原生藝術家。

ykxotkx, Traveler #96

跟其他兩人相比,Ykxotkx呈現的主題更多元也更具象,不那麼「純粹」或「極限」。除了點狀創作的抽象城市和線條創作的海岸之外,一開始吸引平台藏家們注意的,應該是兩款仿浮世繪的作品:不只將繪畫的外框以圓形和方形置換,Ykxotkx還為圖像內部設計了128至512種變化,相當精彩。他的最近兩件作品努力發揮圓形的變化,〈天體〉(Celestial),並進一步擴展為球體,增設充滿想像力的科幻場景,作品內容也更有故事,這就是〈旅人〉(Travellers)。有趣的是,後者的讀取畫面還載入類似飛蟲的可愛像素,藏家等待時也有看點。

筆者非常喜愛〈旅人〉,無奈在這波狂潮下,沒多付手續費根本搶不到作品;就算在第一時間以最快手速按下「鑄造」,結果也是一樣。如果說這次五月狂潮有什麼不同於以往的特色,那就是確立熱門作品必定會引起「gas war」(瓦斯戰,不妨簡單理解為「手續費戰爭」:付越多,節點烘焙師們才能以越快的速度處理你的訂單)。

〈旅人〉以荷式拍賣進行,每10分鐘降一次價,起始價為60xtz,最終價為10xtz。葉廷皓在第一輪價格即以10塊瓦斯費搶進,無奈沒買到,只能迅速補上20塊;換句話說,這件作品(編號96)是以80xtz買到的。雖然如此,他隨即以796xtz掛出,並獲得另一位大藏家MAJE 500xtz的議價(offer)。葉不理,繼續以K/ddö Ä的身分堅持至隔天,遂以796xtz賣出,足見這件作品受歡迎的程度。近十倍的報酬,繃緊神經熬個夜真的沒什麼。

最後,葉廷皓還有另一個帳號,我連用文字編輯軟體也打不出來,只知字元包括「C¿mPÅt±」,六個月曾經以256xtz賣出王新仁的〈Chaos Research〉。身為藝術家,賣賣同行的作品補血一下,不要太明目張膽了。

 

ObjktakaSwap上的分身創作:3D、音像與AI

身為創作者,葉廷皓這半年來花許多時間在法幣工作。在NFT部分,大致有三類作品。

今年四月,在洪譽豪、微法文化科技工作室和徐元彥策展的《非同質化時間藝術祭:龍山》中,葉廷皓釋出了以孫文、蔣介石、蔣經國為對象的數位3D模型,它們自轉時被紅外線掃瞄,同時發出聲響。〈想像的共鳴〉(Imaginary Resonance)系列以藝術家本名(yehtinghao.tez)發表於akaSwap上(另一同名發表作品則以花的形貌為取材對象);在此名義下,早先作品還包括〈每個人心中都有段被刪〉(諧音「斷背山」),以「先總統蔣公」為對象製成的「紀念切片」,除了石雕的質感外,背景滿是紫艷情趣,跟蒸氣波(vaporwave)的美感頗能互通。跟葉廷皓本人聊過天的朋友,對這些內容將毫不意外。獨立、批判、諷刺、幽默,就是他的風格;從政治到廣泛的次文化,他無不關心。

以「craftWeak」為名的作品發表在HEN,最近一次的作品已經是去年底了。有別於以政治人物為對象的作品,這裡是聚焦幾何圖形、光影變化與色澤調整的嚴肅音像結晶,用TD(TouchDesigner)表達豐富動態;不變的是,聲響依舊伴隨影像而來。〈GENoize_Wave〉系列包括四種顏色,有動畫和靜態圖檔。當初釋出時,除了獲得群友們的關注,更引來其他藏家購買。至今回看,仍然賞心悅目─細小方塊的形象和躍動的靈活感,總讓我想到William Mapan後來熱賣的〈龍〉(Dragons),儘管兩者完全無關。

這些作品在近幾個月偶有二級銷量。葉廷皓表示,有閒錢的話,他會買下自己的二級作品,如最近的〈P_FLOW_00〉─以點線共構的神經網絡形象為主題來發揮動態,配上噪聲雜訊─他就公開用最高價跟藏家收購,不只創造買氣,也照顧藏家,順便給自己保留一份作品。必須注意,這是跟準備另一個隱密小帳,作品一開賣就自我造市、自己買自己作品完全不同的。後面這種方式是扎扎實實的炒作,有意推人入坑。

葉廷皓最後一個創作分身是OKBoomer,裡頭作品是之前操練Pixray的結果(我們一夥人玩這個東西玩上癮的時間,遠遠早於目前在台灣竄紅的Midjourney),目前只鑄造不賣,屬於藝術家的心適之作。雖然如此,反而可以從中看到葉廷皓關心什麼:再一次,隱身在AI背後,坦克在街道上行進,遠方泛著一堵紅磚牆…當初輸入什麼關鍵字給人工智慧,應該從標題就可看出端倪了

 

小結:在p5.js和生成藝術之外

OKBoomer, Tiananmen Square at 4th of June 1989 , Beijing (pixray_genesis)

對於NFT的收支平衡,葉廷皓抓得緊,算得清。許多藏家交易到一定量,就放棄紀錄確切數字了,但我們三不五時仍可聽聞葉回報NFT單日的交易戰況。

對於數字這回事,還有一些趣味之處。掛價時,葉廷皓有時會給作品標上如下價格:228、8964、1450或426。雖然我們都會這樣為冰冷的數字灌注些許意義,充實一下虛無的套利生活(賴宗昀日前就為自己收藏的王新仁作品〈Chaos Culture〉標上1314,昭告天下他對阿亂的愛意),但葉廷皓這麼做卻更符合其創作理念和政治立場。這就是專屬於他的算術迴戰。

據說,葉廷皓這陣子也開始嘗試用p5.js寫作品。但我認為,這陣子大家過於關注生成藝術及其平台FXHASH,忽略了其他音像作品與p5.js之外的工具。

別忘了,NFT解決「數位原生藝術」既有的困境 (註2),但「生成式藝術」只是數位原生藝術的一支。即使在現行技術與生態下,生成式藝術具有「區塊鏈原生」的性質(必須注意,在藝術史上,就算沒有區塊鏈,生成藝術也存在了好幾十年),但我們何妨把餅做大,讓NFT的範圍跟整個數位原生藝術更加重合?假設區塊鏈原生藝術是「圓心」,非數位的傳統藝術是「外環」(上鏈之後屬於「數位移民」),跟區塊鏈技術無直接關係的音像藝術,恰恰是介於兩者之間的「階梯」或「過渡地帶」。如果區塊鏈的藝術和藝術類NFT的精神要彰顯,相關實踐者更應積極爭取生成藝術之外的音像藝術入夥,創造更堅實的聯盟。

筆者好奇Puta的p5.js成果,更期待他以各種軟體繼續創作,產出不同於生成藝術的作品。藏家們熱烈收藏的藝術品和相應類型,能否更「去中心」,走向更多元的地步?又或者,在一段時期內社群總有風行的焦點實屬必然,無須改變,也無法改變?讓我們看下去。

(本文為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文心藝術基金會贊助「2021年現象書寫-視覺藝評專案」)

Footnote
註1. 有關John和Pepe的介紹,請見筆者的〈兩界三通〉和〈變成NFT的形狀〉。Stranger in the Q在HXHASH上多次發行作品,王新仁相當看好,可惜一點也不叫座。
註2. 跟非數位藝術相比,數位原生藝術長期缺乏呈現、移轉和交易作品本身的正當載體和媒材,處於免費分享的「無價」狀態,NFT的出現很大程度地解決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