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Rights of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re reserved to the original authors or media. No Man’s Land is authoriz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freely. Users may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ccordingly to the above terms of use, and shall mark the author, and provide a link to the article on No Man’s Land .
「數位荒原」網站上文章之著作權由原發表人或媒體所有,原發表人(媒體)同意授權本站可自由重製及公開散佈該文章。使用者得按此原則自由分享本站收錄之文章,且註明作者姓名、轉載出處「數位荒原」與網頁的直接連結。
Contact
Please fill out your information to contact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Subscribe No Man's Land
Please fill out your email to get the latest from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Unsubscribe No Man’s Land
Twiniverse and the Three Links: In Hot Pursuit of Aluang Wang the NFT Surfing Leader, Part 1
兩界三通:緊追NFT衝浪標竿王新仁的腳步1
December 9th, 2021類型: Art Production
作者: 張又升 編輯: 鄭文琦
本文為作者張又升觀察四位本地藝術家一年以來在NFT(非同質化代幣)領域衝浪,撰寫成「絕命藝師」系列書寫計畫的「第一季報告」上篇。繼作者在〈「絕命藝師」緒論〉中簡介區塊鏈、加密貨幣與NFT名詞與概念之後,本篇則以臺灣首位受邀在位於以太坊的Art Blocks發表「生成式藝術作品」Good Vibrations的藝術家王新仁(綽號「阿亂」)為觀察案例,依序介紹今年這波NFT浪潮及三種不同的創作、交易與收藏管道(本系列獲國藝會2021年度「現象書寫─視覺藝評」專案補助)。
Aluan Wang (oivm), Good Vibrations, 2021; owned by crypto_zys_bot / screenshot from opensea.io

2021年8月22日0點,鮮少熬夜的我腫著雙眼死盯著電腦螢幕,只為親眼目睹數個星期以來一直被告知絕不能錯過的作品:Good Vibrations,一件建立在以太坊(Ethereum)上的生成式藝術。我不在藝廊,時間也不是白天,周圍更沒有觀眾和其他展品,只有自己再熟悉不過的房內擺設。儘管肉身所在如昔,我卻明白精神正處於另一時空:元宇宙。

這件作品出自王新仁(綽號「阿亂」,英文「Aluan Wang」,元宇宙帳號「oivm」),他從事數位開源創作十年左右了。7、8年前,在我仍熱衷噪音創作並努力策劃相關活動時,已經看過他的音像(audio-visual)表演。印象中,幾何圖形的編排與動態都相當細緻活潑,但單一次表演或單一項作品呈現在展演空間的投影螢幕上,無論多麼精彩,卻始終讓人感到隔閡─這不是藝術家的問題,而是因為作品本身與周圍環境(從硬體架構到發表的地點)不存在緊密的關係。

當時的我更習慣聆聽有機和即興的聲響(主要出自人為演奏的器樂和類比電子器材),雖然知道新媒體藝術早就給編程納入許多偶然性,這些變化卻不能在第一時間讓我直覺、直觀地接收到,反倒迷失在不是過於紛雜就是過於同質的抽象圖形中,進而感到沉悶,找不到人味。簡言之,我能理解那種美,但無法在感官上被說服。就這樣,「阿亂」二字跟其他人的名字一般,漂浮於我所屬的場景空中,大概只有偶爾同台或共通朋友聊起才會意識到。

那時是2012、2013年,區塊鏈的技術和思維早已誕生,照現在的「加密貨幣ABC」來論,傳奇的中本聰(Satoshi Nakamoto)著名論文也在2009年發表了。然而,我們沒有一個人知道或主動關注這方面的訊息,日常話題也不見「Crypto」和「NFT」等字眼。一晃眼過去,太多事情都變了,被這些過去無知和忽視的對象所攪亂,天翻地覆。別的不說,就說對王新仁作品及其創作方式的看法就好,這回在自家電腦螢幕前欣賞它們一一產出,我終於被說服,而且徹底被撼動。

7、8年足夠讓一個憤世嫉俗的年輕人因各種挫折而學乖。在生計、人情和生涯規劃上,我們都該發現,鐵齒注定要倒楣,對藝術縱然有再大熱情,都不能不考量殘酷的現實。就此而言,我也得順便坦承,這個深夜我所引頸企盼的,不只有王新仁的作品,還有那背後牽動的巨大獲利。我們就從這裡說起。

 

第一通:理想的彼岸Art Blocks

Screenshot of the search result of Good Vibrations from Art Blocks

阿亂在Art Blocks上發表的作品,同時提供藏家購買─請照字面理解「同時」兩個字,如果你夠嚴格,把「購買」擺在「發表」前面也行。跟平台之前的主要販售方式一樣,阿亂的作品採「荷式拍賣」(Dutch Auction):每十分鐘降價一次,當晚的價格階序是1.559ETH、1.259ETH、0.959ETH、0.659ETH、0.359ETH和0.159ETH。網站開放作品「鑄造」(mint)時,買家就根據十分鐘的間隔及相應價格下單,付費完成就靜待作品到手,或者說,作為「非同質化代幣」入帳。

這個價格階序召喚如下邏輯。願意付較高的價格購買(在此即1.559ETH輪,首輪),就能越早獲得作品,這多少表示支持或看好藝術家的決心。照常理說,這類買家是少數。情況多半是,買家希望省錢或套利(低買高賣),購買的時間因而延後,好比在第4個10分鐘後的0.359ETH輪才下單。可想而知,當買家變多,區塊鏈的運作也會更忙碌,以至於可能搶不到作品,尤其想在最低價(0.159ETH輪,尾輪)才出手。早輪下單者免去這層困擾,肯定能拿到作品。

早輪下單者較少,價格昂貴當然是原因。另一原因是:不論價格高低,購買成功後所有買家都不會在第一時間看到作品。這些作品是「盲盒」,既然不知道作品的樣子,就沒有必要買貴、買早。盲盒僅止於下單當下,收到費用後,智能合約會盡快將作品鑄造出來,把它們「打開」,所以較早下單者揭露的作品面貌,將會成為較晚下單者的參照。美的、趣味的、怪的、稀有的,都能讓更多買家入場,使他們處於「害怕錯失」(FOMO;fear of missing out)佳作的狀態。總之,隨著下單時間和相應價格的推進,購買人數呈「頭輕腳重」:時間越早,買氣越冷;時間越晚,買家越是蜂擁而至。

第一次看到盲盒在視窗中打開─逐一「浮現」或「長出」─是一種非常奇妙的體驗。我們或可把這個過程想像成街頭藝術家現場收費,及時為路過的每一位客人繪製肖像。但這樣的比喻並不到位,因為說穿了,藝術家自己也不知道盲盒打開後作品是什麼樣子,他們對此的無知跟藏家沒有兩樣。藝術家的技藝和智慧展現在看不到的地方:各類參數的設定,如線條的長度、寬度和數量,色塊的大小、形狀和位置,幾何圖形的動態(輕重緩急、快慢收放、進退有無等)和層次(景深遠近、上下疊套等),甚至包括聲響的音色及頻率,這邊就先不談更為初始的創作理念。

在購買當下,這些參數配合大家下單的時間差異與錢包雜湊值(hash)進行排列組合,鑄造出來的所有作品都不重複,可說是「一樣米(程式碼)養百樣人(鑄造成果)」的數碼版;或者神學一點地說,世間萬物越是紛雜和多變(肉眼可見的大量作品),越能彰顯神的唯一和永恆(藝術家創造的底層程式,隱沒在可見的作品背後)。這種程式演算出來的生成藝術(generative art)對應著區塊鏈的技術、邏輯及智能合約,因此就算20世紀中期之前即已存在其源流,21世紀的現在反而才是它爆發的最適期。生成藝術在此重獲地基,儼然成為區塊鏈世界的原生藝術。

回到王新仁的作品。他預計鑄造的作品共1024件。當時我還不明白這個數字的份量,只在往後的追蹤觀察下才知道,這個數字要能全數鑄完─意思就是有1024次購買動作,可能出自1024位藏家,也可能是一人購買數份─並不容易。不少藝術家為了降低風險,寧願鑄造兩三百份,而就算如此,還是可能破發(這會讓買賣雙方有些尷尬)。12點30到40分左右,拍賣來到第三輪0.959ETH,印象中,鑄造出來的數量不到200件。這不禁讓人擔憂:若要進場,買氣不佳將導致後續無法高價拋售,而就算不套利,手邊的藏品也可能因為不受青睞而貶值。

另一個擔憂完全是民族主義式的:開什麼玩笑,臺灣第一人在全球最高的加密藝術殿堂登板,沒有「命」完(mint,我們有時會用這個諧音字聊天)不是太丟臉了嗎?我注意到,身邊幾位財力雄厚的朋友和加密圈的意見領袖都在前兩輪進場,大方鑄造兩份以上;聲音藝術家賴宗昀和我資歷尚淺,荷包也薄,只能選擇在倒數第二輪0.359ETH搶進─真的是用搶的,因為鑄造份數在前一輪瞬間暴增,導致網頁顯示出來的作品迅速增加到十幾頁、幾十頁。看來,「命」完已經不是難事,麻煩的是我們能否買到。我在倒數第二輪幸運拿下兩件,本想趁勢在最便宜的「完『命』關頭」再掃一件,誰知按下眼前的Mint鍵時,功能已經封關,1024件全數鑄畢,王新仁第一次的Art Blocks作品順利完售!

這1024件作品不是「齊頭式平等」的,平台會根據藝術家提供的各項參數和「開獎」結果製作稀缺度量表,藏家因此能判斷手中作品是否少見,二級市場也跟著開張。兩星期後,我把手中不那麼罕見的一件作品以0.95ETH賣出(掛單隔日一早,錢包數字即增加,已扣除以太鏈著名的高昂手續費),直接平了兩張作品的成本,並且按當時幣價計算,再入帳三萬多元台幣。那麼,阿亂本人當天晚上又進帳多少?

坦白說,即使至今我們天天在元宇宙互動,我手邊也正進行這項計畫,我還是不好意思直接問他。我們不妨用最保守的方式設想:1024件全以尾輪價格0.159ETH來算,相當於162顆以太幣,當時換算成台幣,大約是1400萬;就算把平台想像成邪惡的抽成機器,阿亂只拿到兩成好了,也還有280萬台幣。8月22日的以太幣價格落在3250元美金上下,我寫下這些文字的此刻,一顆以太幣來到4500元美金。如果現在才把以太幣兌換成台幣,獲利無疑更豐富;如果以太幣價格在未來繼續飆升,而我們也賭上那個未來,暫不兌現,那麼獲利程度將不可言喻(當然,到時也可能面對更嚴厲的稅法監管和其他公鏈的競爭);再如果我們拒絕「法幣思維」,徹底悠遊於加密世界,這所有關乎金錢的遊戲規則將全然轉換,超乎我們的想像。

除了商業價值,Good Vibrations的完售還有其他意義。就臺灣新媒體藝術的發展來說,十幾二十年來在傳統藝術體制的不斷壓迫和威逼下,要找到安身立命之所,獲得公開承認,往往踏破鐵鞋,可遇不可求。王新仁的努力和引起的注目為這段經歷注入一股強心針,也能帶領未來的藝術家在新大陸上另立典範。類似的新媒體藝術,現在得以跟承載它的軟硬體設備匹配,讓人置身於一個龐大而新穎的生態系─近從藝術家手邊的TouchDesinger、p5.js和Hydra開始,中間經過大大小小的NFT平台,遠到支撐區塊鏈世界的無數礦機、礦工和挖礦活動─終於瓦解了我過去欣賞相關藝術時所感到的隔閡,因為作品跟它的環境緊密相關,觀眾獲得了整全的視野。在充足的資金挹注下,藝術家更可能全職投入一生志業。

See Also
「絕命藝師」緒論 ,張又升
兩界三通:緊追NFT衝浪標竿王新仁的腳步2 ,張又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