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Rights of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re reserved to the original authors or media. No Man’s Land is authoriz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freely. Users may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ccordingly to the above terms of use, and shall mark the author, and provide a link to the article on No Man’s Land .
「數位荒原」網站上文章之著作權由原發表人或媒體所有,原發表人(媒體)同意授權本站可自由重製及公開散佈該文章。使用者得按此原則自由分享本站收錄之文章,且註明作者姓名、轉載出處「數位荒原」與網頁的直接連結。
Contact
Please fill out your information to contact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Subscribe No Man's Land
Please fill out your email to get the latest from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Unsubscribe No Man’s Land
CONTRIBUTOR
總計11篇
Zhang, You-sheng
張又升

Founder of Kandala Records. An improvisation guitarist, an electronic noise artist and sound designer (theater), a critic, a historical materialist based in philosophy of social science. A sashimi lover.

旃陀羅唱片創辦人,即興吉他,電子噪音,劇場配樂,評論,歷史唯物論,政治哲學,社會科學哲學,生魚片愛好者。

本計畫「絕命藝師」還在構思和申請階段時,我就隱約感覺到,將黃大旺列入考察勢必會遇到一些麻煩,特別是跟前面三位藝術家相比。不過轉念一想,這樣也好,母群體中總要有些異數或難點(黃大旺在許多方面都扮演了這種角色),如此事實才能更全面地顯現。 雖然數位藝術不能跟NFT等同起來,但它們至少有些親近性,因此對長...
葉廷皓,人稱Puta,有時大家喊他「葉(讀音YA)教授」(不是真的教授,而是曾經紅極一時的「心海羅盤」那位)。除了雙魚座,他還有幾個「雙」讓人印象深刻:一頭白髮,膚質卻不錯;一邊專精於細膩的數位藝術,一邊悠遊於狂野的搖滾場景;近年接了不少商業案,仍堅持獨立創作。 跟賴宗昀一樣,他也在2021年上半開...
2016年初,我曾跟賴宗昀合辦失聲祭第一百回,此前我們共同邀請過中國聲音藝術家王長存和虐待護士來台。那幾年大家聊的都是電子音樂和音像演出,緊密聯繫各方,好讓活動順利。 很多時候,我們以為志同道合就是了解彼此,事過境遷後才發現這是一場誤會。太多的「志/道」遠在天邊,與實際生活無涉。當兩人為某個議題、某...
(接上篇:〈兩界三通:緊追NFT衝浪標竿王新仁的腳步1〉) 第二通:現實的此岸akaSwap 如果有人讀到這裡,認為Art Blocks是一個充滿奶與蜜的應許之地,恐怕就太天真了。首先,5到7月之間,加密貨幣市場處於緩慢復甦的低潮期(今年5月中下旬的大血洗,想必讓所有加密貨幣交易者如鯁在喉),這時購...
2021年8月22日0點,鮮少熬夜的我腫著雙眼死盯著電腦螢幕,只為親眼目睹數個星期以來一直被告知絕不能錯過的作品:Good Vibrations,一件建立在以太坊(Ethereum)上的生成式藝術。我不在藝廊,時間也不是白天,周圍更沒有觀眾和其他展品,只有自己再熟悉不過的房內擺設。儘管肉身所在如昔,...
「絕命藝師」緒論 張又升
December 8th, 2021
引言 ...
在吉野家坐下,第一次仔細端詳對方左手臂上的刺青。似乎是久了,又或許是他皮膚的問題,這個德國工業搖滾重要樂隊「新建築倒塌」(Einstuerzende Neubauten)(註1) 的團徽,黑中帶紅,微微發紫。從高中起,就不時暼過這像人又像魚骨的圖騰,沒想到哪一天正好在一位叫fish的音樂家身上發現。...
人類計算時間的方式很多,並非只有某年某月到某年某月才算一段時間。「一炷香」是一段時間,「月事」是一段時間,外甥小學畢業也是一段時間。很久以前,我們是什麼樣的人、做什麼樣的事,就有怎麼樣的時間;時間跟著事物的成長和事件的興衰拉長、縮短,也隨著所在各地多線發展。即便我們習慣了時鐘和月曆,古老的計時方式還...
不少人都表示,黃大旺是個「存在感」極強的人。所謂存在感,不僅指某一對象在特定時空中「吸睛」的程度,它還包括該對象不在場時被意識到的程度,好比在回憶中或與朋友交談中該對象成為主題的可能性。的確,不管是大旺的表演,還是有他出席的展覽、座談或演出現場,我們很難不注意到這個人正以獨特的眼神、表情和肢體動作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