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Rights of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re reserved to the original authors or media. No Man’s Land is authoriz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freely. Users may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ccordingly to the above terms of use, and shall mark the author, and provide a link to the article on No Man’s Land .
「數位荒原」網站上文章之著作權由原發表人或媒體所有,原發表人(媒體)同意授權本站可自由重製及公開散佈該文章。使用者得按此原則自由分享本站收錄之文章,且註明作者姓名、轉載出處「數位荒原」與網頁的直接連結。
Contact
Please fill out your information to contact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Subscribe No Man's Land
Please fill out your email to get the latest from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Unsubscribe No Man’s Land
ISSUE 29 : THE OTHER DOCUMENTS
“We Real Cool"
「我們真的很酷」
November 4th, 2016類型: Translation
作者: Jun Yang, 許芳慈 (翻譯) 編輯: 許芳慈
出處: 2016年台灣國際錄像藝術展(TIVA)
格溫多林.布魯克斯(1917-2000)是首位獲得普立茲文學獎的非裔美國詩人,畢生出版20多部詩集,其中最有名的一首便是〈我們真的很酷〉(We Real Cool;中文標題為許芳慈代譯),描述一位絕望青年如何享受或揮霍生命。而在藝術家楊俊(Jun Yang)為2016台灣國際錄像雙年藝術展《負地平線》所撰寫的文件(回信)裡,他表示自己將選擇這首在17歲時讀到的詩來體現其創作—它誠然是一個前所未有的難題—這無疑也示範了「文件」如何獨立於創作的時間外,並詮釋了「詩意」的另一層可能性。
重新打字的短詩; photo courtesy of Jun Yang

嗨,芳慈:

當我試著回想哪一份文本可以體現我的創作,這竟是一個前所未有的難題,收到你的來信後,我思考了數天數週,以下是我的一些想法。我決定選擇格溫多琳‧布魯克斯(Gwendolyn Brooks, 1917~2000)一首名為〈我們真的很酷〉的短詩。那是我17歲時在紐約的書店意外閱讀到的超短詩歌,對當時的我來說,這首詩像是一首俳句,在這極短的篇幅中,布魯克斯精煉簡約地表達「萬事萬物」,增減一字都嫌多餘。當我創作時,所有的影像都已寫作為根基,我常以這首詩為標竿,儘可能地達到布魯克斯這首詩所體現的境界,即便我大多數的故事都稍嫌綿長,我的創作以俳句的意境為標地。(我之所以沒有選擇俳句而選了這首短詩,恰恰因為這不是俳句,而是同等的聚凝以不同的方式表達)。

你或許不能相信,每當我下筆創作任何一個故事時,我質問自己,究竟寫下的字字句句是否有必要。

 

〈我們真的很酷〉

格溫多琳‧布魯克斯

     打撞球的人們
     七點在金鏟酒吧

我們很酷,我們
初出茅廬,我們

徹夜潛伏,我們
坦率直擊,我們

唱誦罪惡,我們
稀釋琴酒,我們

爵士六月,我們
早逝即時。

 

再讓我知道你對這個提議的想法。

楊俊

Gwendolyn Brooks, "We real c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