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Rights of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re reserved to the original authors or media. No Man’s Land is authoriz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freely. Users may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ccordingly to the above terms of use, and shall mark the author, and provide a link to the article on No Man’s Land .
「數位荒原」網站上文章之著作權由原發表人或媒體所有,原發表人(媒體)同意授權本站可自由重製及公開散佈該文章。使用者得按此原則自由分享本站收錄之文章,且註明作者姓名、轉載出處「數位荒原」與網頁的直接連結。
Contact
Please fill out your information to contact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Subscribe No Man's Land
Please fill out your email to get the latest from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Unsubscribe No Man’s Land
CONTRIBUTOR
總計8篇
Au Sow Yee
區秀詒

Malay(sian), artist, translator & writer. Au is currently based in Taipei while regularly travel back to Malaysia. She holds a MFA in experimental filmmaking from San Francisco Art Institute. Her artistic practice focuses on invisible, hidden or screened politics of moving images.

馬來(西亞)人、藝術家、寫作者。目前在台北生活並往返於馬來西亞與台灣。曾學習戲劇,舊金山藝術學院電影研究所畢。關注影像和電影看不見的或隱匿與被遮蔽的政治。

賈曼(Derek Jarman)的電影《塞巴斯蒂安》(Sebastiane)裡有這麼一段獨白: 萬歲金黃太陽之神 天堂與大地在黃金中被統一 在金黃色的光線下梳你的頭髮 你的手中是狂喜玫瑰在焚燒 輪子轉了一個完整的圓 四方而來的風變得涼爽 燕子從東方升起 門開啟了 你的身體,你赤裸的身體 被神秘所啟動...
幻燈機的機械聲在展場中迴盪出陣陣殘響,一張又一張指向不明之物的幻燈片以均等的速度更迭著。這是越南藝術家阮純詩於《負地平線:2016台灣國際錄像藝術展》展出的作品〈地景系列.之一〉(Landscape Series #1)。第一次見到阮純詩是2014年秋末。兩年過去了,我們總在其他地方擦身而過,在台北...
這不是⋯旅行者在異地的經驗記錄。這是一位在其一生中最好的時光於這些場景和裡頭所描繪的人一同生活的人,所「畫」的一系列馬來風景與角色。 頁面之間不含統計學、歷史、地理、科學、真實或偽造、政治、道德化、預言。這只是一次企圖挖出大家對於幾乎未被形容但極度有趣之人的興趣。這些在東方其中一個最美麗卻最不為人所...
鄭文琦:從你2013、2014年的「棉佳蘭計劃」(The Mengkerang Project)破題吧。最早認識你的作品就是2014年的《棉佳蘭一日無光(第一章)》。這次個展多了《鼠鹿、漢都亞、獠牙王、巫師、迷航的飛機與其他》及《百代照相館》。可以告訴我們為何命名「棉佳蘭計劃」?新作與第一章有沒有延...
1978年在此處揭示自身 (註1) 這是柬埔寨藝術家萬迪拉塔那(Vandy Rattana)於立方計劃空間的個展《透工—萬迪拉塔那與他所捨棄的影像》,一打開門迎來牆面上的一句話。「1978」這個年份,看起來像一組神秘的數字。這組數字究竟揭示了什麼?或其本身所承載和驅動的,是怎樣的力量? ...
如果說這是影像充斥的年代一點也不為過。從電視、電腦、手機到平板,我們習慣仰賴影像進行詮釋。每個人的眼睛仿佛都變成了攝影機的鏡頭,在運動如洶湧浪潮的今日,「拍照存證」仿佛成了走上街頭最流行的話語之一。 人的瞳孔可以像攝影機鏡頭般放大、縮小,可以從茫茫影像海中揪出這一位就是毆打人民的警官,那一位就是被打...
「我不是一個party girl」 這句話看起來像是某種宣言,將自己編製到某種類別,某種時間軸、空間意識以及影像之中。 時間的快慢、延續與斷裂、白天與黑夜、往前與後退,空間的切割與組構、光明與黑暗、懸置與飛躍,對於這個人的殘餘影像等以成千上萬種組合的方式輸入個人影像(電影)檢索系統,建構然後輸出。於...
2014年一月,我坐著客運,從新柔長堤(Johor-Singapore Causeway)越過柔佛海峽,在兩天內匆匆看完散佈於不同展場的新加坡雙年展。新加坡常年如夏,環海,頂著大太陽從一個場館步行到另一個場館,身體黏稠。那一次新加坡雙年展的主題是《如果世界改變》(If the World C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