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Rights of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re reserved to the original authors or media. No Man’s Land is authoriz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freely. Users may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ccordingly to the above terms of use, and shall mark the author, and provide a link to the article on No Man’s Land .
「數位荒原」網站上文章之著作權由原發表人或媒體所有,原發表人(媒體)同意授權本站可自由重製及公開散佈該文章。使用者得按此原則自由分享本站收錄之文章,且註明作者姓名、轉載出處「數位荒原」與網頁的直接連結。
Contact
Please fill out your information to contact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Subscribe No Man's Land
Please fill out your email to get the latest from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Unsubscribe No Man’s Land
ISSUE 44 : Non-Intentional Sound
Sheryl Cheung: Cosmopolitics in Sound
聲音裡的宇宙政治
March 15th, 2020類型: Sound Scene
作者: 張欣 編輯: Tenn, Bun-ki
出處: lololol.net
張欣的聲音像是剖開的生命體,同時間暴力且脆弱,裸露地展現內部運動中情緒、力量和道德之間的複雜關係。受斯賓諾莎和道家哲學所影響,將身體視為一個持續被情感彈奏的樂器,體內外世界有著普世的聯結和呼應。近期進行中的計畫以聲音的角度去理解亞洲醫學系統的身體詮釋。她經常受邀出演個人或合作項目,並於各地進行駐地創作和研究項目。張欣也是藝術計畫lololol.net的共同創辦人,目前協力進行的Future Tao項目關心道思想所發展的身心技術之當代面貌。
Sheryl Cheung, "Clear Waters, Green Mountains, Mountains of Gold and Silver: Script #2", 2019

透過聲音的掌握去詮釋各種關係和變化累積而成的世界面貌,這個過程隱含著對宇宙觀的思考,也關乎一種昇華的技術,可用於揣摩萬象中的形和意。更確切地說,我的藝術實踐所關心的是,如何以「內在聲音」(物質運動中產生的聲音回饋)作為推論和實踐的媒介,去提煉一個主觀的世界脈絡。

我的生長背景中受多重交雜的文化影響,生命體維繫著數個觀點、區域和社群的情感認同。以聆聽多重世界的聲音,培養在其中悟道的功力,我試圖以聲音創作介入不同文化噪音(道德、階級、專業化)與自然噪音(死亡、混亂、破壞)的共同體—這個我們統稱為「現代性」的東西—在其中重新開啟交涉和調節的空間。

〈聲音中的宇宙政治〉這段文字透過道家基礎思想介入超人文主義的領域,並試探不同生物和非生物之間的聯繫。過程中試圖迴避對自然的過於神話或祛魅,去掌握一種生命的發聲方式,從而有效地進行感性的哲學思考。

歷經劇烈變化的世界讓人們的歸屬感愈發晃動;地球面臨環境危機、數位意識即將到臨、全球化的知識系統也漸消弱優越的假象。身處的不安激發對當代各種敘述的重新思考,渴求超越以人為中心的世界觀和那些不停回溯的意識型態,「與其找尋真相,人們似乎更關切宇宙觀的演化,」歷史學家萊米.布拉格(Remi Brague)寫道。透過聲音創作,我試圖鬆開那些對效能和地心引力的牽掛,給予自己更多思想的活動空間,面對未來的噪音(效用、進步、速度)做出直覺地判斷、理解和回應。

Sheryl Cheung, "Clear Waters, Green Mountains, Mountains of Gold and Silver" at Long March Space", Beijing, 2019

讓我們從一個基本的的聲音傳說說起,想像最原始的形上技術,那流動於萬物的生命力。這個隱形的力量作為看似不同的事物間所共享的質地,擁有普世的潛能。像風,此種能量流動於各種內和外,將內外視為相同,連結各種形體、空間和時間,描繪著一個持續改變的宇宙敘述,不同於忠於線性的、注重外在的歷史。

17世紀荷蘭哲學家斯賓諾莎(Baruch Spinoza)將生命力形容為一種樂器,它可以被情緒彈奏,產生各種旋律變化。這些情緒不是個人自由意志的表達,而是一個人面對身處的各種條件所引發的回應。老子也同樣談及生命的被動:萬物皆遵循自然規律,其生命發展受天道制約。當強烈的陣風像野獸一樣嚎叫,它的力量是否源自暴力,還是那不仁的宇宙秩序?在這裡,情緒、力量、和秩序似乎回歸為一種對物質的詮釋。

Sheryl Cheung, "Communion with the Wind", 2017

道家認為,宇宙裡的個體可以通過身心練習來培養自我力量,其方法建構於對自然的觀察:學習植物的生長之道、動物的精神和百態、季節和氣象的循環。透過這些領會去聚集、驅動、提煉,和補充人體的能量,並且連結周圍的生命力。清朝的氣功技術說明圖「內經圖」以具體意象詮釋道家的修行法則;作者將人類體內的生態隱喻為一個旺盛的自然景觀,其中各種不同生命體在勞動,共同努力維持和諧的流動。人體是一個孕育「氣」的世界,而圖裡描繪的繁榮山脈、湍湍河流與和諧的農民社會反映著良好的生命狀態,運動中的物質世界演奏著複調聲景,引導進入一種沈浸式的感官體驗的同時,修道者在其中追求更昇華的知覺鍛鍊。我們如何延伸對「聽聞」的理解,延伸生活中聆聽的維度?如老子所述:

聽之不聞名曰希。

20世紀中期,法國音樂家皮埃爾.謝弗(Pierre Schaeffer)提出一種全新的物質性音樂創作。謝弗追尋的「具象音樂」試圖讓聲音從當時的歐洲音樂語言中解放出來。他將物質世界作為一種普世樂器,不受傳統樂器和音樂理論的束縛。謝弗說,音樂製作不僅僅涉及工藝技術或對科學的理解,還需要對「選擇的發聲物所擁有的音樂質量」進行思辯,強調內在、那交織在其中的隱晦。

Sheryl Cheung, "Earth Crust Quake", 2018; from my ongoing research project "Anthem Boy" (tentative title, 2013-)

在作品〈地 殼 震〉的實驗過程中,我將聲音的形式消去,只剩下物質(一種無的狀態);接著在處理這物質進行作曲創作(從無到有的過程)。就像那貫穿內經圖的氣,具象音樂追尋一種從物理表徵下釋放出的聲音本質,挖掘聲音本質中內部的節奏。

「內經圖」所描繪的生命間共榮的狀態,引發我對不同生命間共同體現的思考。道家修行中的最高境界為「天人合一」, 通過呼吸技巧、飲食和身體鍛煉,修行者積極地尋求自我和世界的聯繫。在這個過程中,不同的生命體透過氣的流動形成暫時的「transbody」(超身體)。斯賓諾莎在《倫理學》(Ethica,荷蘭文)中也談及兩個互相影響的生命所產生的某種兩體混合狀態。這個稱之為Affectio(感情)的混合體中,第一個身體對第二個身體做出行動,而第二個身體接收到的是第一個身體所產生的痕跡。

Sheryl Cheung, "Moon Tides," performance excerpt, 2017

作品〈月潮〉以聲音表演的形式去探測超身體這個概念。這是一個儀式性的創作,結合植物和人類有關脆弱和悲傷的生命敘述。表演中用到來自人類和植物體內的內部聲音,例如:呼吸、消化、骨頭和樹枝的斷裂,以及植物的電磁反饋,創建一個生物節律的音場。

此作品試圖探問情緒的倫理,作品中描繪的生命能量是一種受情緒彈奏的內力。情緒為來自一種心靈的激情,喜樂和悲傷被視為情感尺度的兩極,決定生命旋律所遊走的範圍。斯賓諾莎說,快樂能增加一個人的行動力和對生命的堅持;悲傷則降低一個人的行動力和社會權力。這個說法是一個方便的自我方針,但似乎將願景侷限於有正負之分的時空。想像時空是無止盡蔓延的,所有方向都是一種前進。脆弱能驅動內在的潛在能量,在印度科學家伯斯(Jagdish Chandra Bose)對植物的研究中,發現適當的刺激可以促進植物的內在壓力,讓樹液更快傳送到成長的區塊。這種內流增長似乎印證生命中的陰性潛能,發動療癒、成長、綻放,這些肯定生命的跡象。

Sheryl Cheung

在萬物的不停變化中,自我修行在於學習挪用不同權力、情感、音色,跟隨力量的接受和給與,像是一種調和的藝術。受到社會、環境、情緒、各種因素牽絆,在有限自由意志裡,我透過聲音創作揣摩能量調和的技術,持續培養自身對世界的態度和實踐。

See Also
聲音裡的宇宙政治 ,張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