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Rights of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re reserved to the original authors or media. No Man’s Land is authoriz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freely. Users may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ccordingly to the above terms of use, and shall mark the author, and provide a link to the article on No Man’s Land .
「數位荒原」網站上文章之著作權由原發表人或媒體所有,原發表人(媒體)同意授權本站可自由重製及公開散佈該文章。使用者得按此原則自由分享本站收錄之文章,且註明作者姓名、轉載出處「數位荒原」與網頁的直接連結。
Contact
Please fill out your information to contact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Subscribe No Man's Land
Please fill out your email to get the latest from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Unsubscribe No Man’s Land
Seeing the Air in the South China Sea – Thoughts on Life after My VR Experiences
從南中國海看見空氣—VR體驗後的人生筆記
April 8th, 2019類型: Opinion
作者: 吳其育 , Naifei Wu (translator) 編輯: Tenn, Bun-ki
出處: 群島資料庫Nusantara Archive
一段飛航行經南中國海的旅程(去新加坡進駐的計劃),一個位於前空軍總司令部的現地製作,一段看了蘿瑞‧安德森與黃心建的《沙中房間》、陶亞倫的《時間全景》和陳芯宜的《留給未來的殘影》的VR作品體驗,在漂浮與飛行中思考天空,三個關於天空、漂浮與飛行的經驗。當自己在VR影像中飛起的那一瞬間,有時心曠神怡有時心驚腳軟,不知自己是不是跟體驗《火車進站》時倉皇逃走的觀眾一樣。包含了身體感知的觀影方式延伸了未來天空的想像,這片不可見但又在數位時代中持續複雜的空氣、大氣,讓人漂浮的影像成為一種與之共生、呼吸的方法。雙眼的立體視覺幫助人類認識現實環境,同時也幫助人類認識幻覺,漂浮的觀看是否就真的能看清楚未來的空氣?這是一篇看完VR的人生筆記。

兩眼所見的南中國海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台灣總統馬英九在閉門會前的合照, 2015, Singapore; source: www.straitstimes.com/singapore/one-minute-handshake-marks-historic-meeting-between-xi-jinping-and-ma-ying-jeou

戴上遮住雙眼視覺的眼罩,兩眼前的畫面全黑,希望可以快速得讓自己的意識離開這個由視覺神經連接的現場,前往另外一個世界漂浮。放鬆緊繃的肩膀、四肢,在兩手漸漸感覺不到知覺之後,還可以清楚的聽到流線型的機身正高速的穿過氣流,無法透過視覺仔細辨認但包覆在地球表面的氣體,正與機身表面產生強烈的摩擦,震動的頻率拍打著機艙中所有聽覺器官的鼓膜,在因為空調而顯得乾燥的空氣中,傳導的銳利、迅速,伴隨著重複頻率的前奏,機艙中並排而坐的人們,在無法看見的空間中等待新視覺的到來。

視覺的一開始,飛機一直維持在發光面板形成的矩形中心,背後的場景模擬著不同高度的陸塊與海洋,有時平行,有時角度轉換得緩緩移動,但飛機維持在正中心絲毫沒有離開原本的位置,面板中的世界不斷變動,緩慢的推移或者大角度的翻轉,正顯示著當下視覺的移動方式。起飛的班機不是從一個城市飛前往下一個城市,班機在空氣中並沒有移動,而是城市一個接著一個迎向飛機而來,先是礁石、島嶼,不同的群島、半島、大陸陸塊跟海洋,逐一地向視覺所在的中心逼近。視覺面對著面板也沒有絲毫移動,而世界則經過面板上閃爍的光線不斷傳來,螢幕的刷新率、雲層中混合的氣體、下一個陸塊、下個海洋、機場、城市,世界的移動沒有目的(地),正一個接著一個透過面板的閃爍不斷得穿過視覺神經。

北韓領袖金正恩與美國總統川普在歷史性的會面後簽署聲明, 2018, Singapore; source: www.straitstimes.com/asia/east-asia/plans-afoot-for-second-trump-kim-summit

另一個視覺注視著機艙窗外的強光,飛機正穿越南中國海的上空,視覺在強光照射下的雲氣與海面的波紋之間折射,窗戶外沒有陪伴著馬英九飛往新加坡與習近平握手的幻象2000、沒有穿越巴士海峽和南大武山與蘭嶼合照的轟-6K型轟炸機,也沒有看見在CNN網站上正快速長大的人工島嶼(礁石)。班機獨自穿越著無數個不同國家(政治團體)的航空識別區,機上不知有多少不同國籍的乘客都與我一樣,正感受著心中小小的悸動,正從上空穿越自己國土遠方廣大的疆域…

傳導著世界的強光透過面板與窗口穿入,隨著穿越不同的航空識別區而不斷變動,人眼視覺無法辨別的訊息,強烈的光線閃爍形成訊號傳遞,伴飛的幻象2000、馬英九、習近平、金正恩與川普,大家交叉相互緊握者對方的手、合照,隨著不停歇的媒體閃光燈,與海浪不斷反射躍出的光線形成同步的訊號,南大武山、蘭嶼和武裝島礁們排成一列,直往航空母艦的方向持續前近。唯獨在面對這一切的變化中,視覺都無法察覺自身的位置,視覺本身沒有定位,像一台生產在技術奇點之後的無人機,閱讀著光頻閃爍的訊號在大氣中的折射,這片無法透過人眼視覺觀察的空間中。

 

多眼所見的空域作戰圖

中華民國空軍空域作戰圖1, 前空軍司令部

在台北市中心的開闊草皮前,兩棟不同時期建造但現在已連結在一起的建築,不論是從雜草叢生看似已經迴返自然的連接中庭,或是兩個建築之間狹窄的連通樓梯走過,穿越聯通建築的切面猶如跨越另一個時空的切口,抵達斷層的另外一邊。原本作為台灣總督府工業研究所的建築,迄今主要的生命都作為中華民國空軍司令部所使用,在日治時期的建築區塊中,寬廣且綿長的走廊兩旁開著無數個房門,每個房門串連著大小且深淺不同房間,通往不同個歷史的片段。

從右邊的視覺看去,經過了漆黑的接待室進到寬廣且有日光照明的房間,牆上一側標示著各級職長官的名稱,一側則佈置著大幅的空域作戰地圖,幾乎跟房間一樣尺寸的地圖,並不是因為邊框緊逼著牆壁的邊緣,而是建築為了地圖而量身定制的隔間,在二樓露出的地圖只是這個廣大平面世界的一個局部,房間中的圖面由不同更小的區塊縫補而成,圍繞著台灣島嶼的周邊從東海、台灣海峽、巴士海峽一直延伸到南中國海的北段,想再看到南中國海的其他部份,就必須要從樓下房間的頂端看起,在不同的樓層跟隔間中看見世界的局部。

中華民國空軍空域作戰圖2, 前空軍司令部

換用左邊的視覺觀看,走道盡頭的光源在疊影中往左移動,一樣滿佈房門的走廊,經過了漆黑的接待室走進另一個日照的房間,我彷彿是走入母體裡穿越門廊的第二隻貓,牆上一側標示著各級長官的級職名稱,一側佈置著大幅的空域作戰地圖,幾乎佔滿牆面的地圖相同的由不同區塊拼貼而成,每個區塊的色差呈現著不同時期的拍攝與製圖過程,多個不同時間的觀察呈現著台灣島嶼周邊的空域管制規範。面對的深淺不同的地圖區塊,每個拼貼的局部與視覺正產生的當下有著不同的時間距離,站在當下的位置觀看,深淺不一的局部不再緊貼著牆面,有些身處在遙遠的過去,而有些則慢慢貼近此時。作為地球表面的局部區域,眼前的地圖不是如同地殼一樣具有凹凸的球狀表面,也不是緊貼著建築牆壁的垂直平面,不同時間繪製的區塊有著與當下距離不同歷史的長度,地圖觀看的時空落差,在圖上兩點之間的直線距離是可以跨越時空的最短路線,扭曲時空的地圖,記錄著可以影響現實空域的規劃計劃。

 

看見之後

Insta360 ONE X攝影機自動移除自拍棒功能的介紹; source: www.youtube.com/watch?v=UVrnYOFEBOA

幾乎沒有聲響,第二台無人機從窗外劃過,由演算法規劃的視覺在天空中自主飛行,自己設定方向、規劃路程跟定義目標,像是相互搭配且自由移動的雙鏡頭景深相機、六顆魚眼鏡頭組成的360度攝影機、4000個小眼所組成的蒼蠅眼睛,視覺規劃著自己的想見跟所見,是在大氣中穿梭巡弋的單眼視覺,也是雙眼,或是如同蟲群與鳥群一樣,成群的在觀察與移動上互相掩護、支援。無人機的視覺沒有操作的導線,跟手機自拍時不會被看到的自拍棒、360影像中不會見到的腳架一樣,無線傳遞的訊號是視覺的神經,也是身體。

不可見的視覺神經正閃爍在大氣之中,各種限制飛行的日夜禁航區、60公尺高度的機場周邊飛行限制,限制飛行的範圍只有在相同為地圖的圖面上才可以被看見,無人機的視覺越往邊界接近,高亢的節奏聲就會不停響起,越來越激烈,直到空氣中流竄的訊號形成一道隱形的牆面為止,人類的雙眼無法看見大氣中的複雜變化,也無法看見視覺為何停止,更無法看見視覺為何移動。如同支撐著360攝影機的腳架、無人機的傳導訊號、手機的自拍棒一樣,在影像中被抹除的存在,而正看著相同景象的身體,也已經漸漸感覺不到知覺了。(下圖將顯示Google 街景360度攝影的東沙島礁環景,在鏡頭正下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