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Rights of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re reserved to the original authors or media. No Man’s Land is authoriz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freely. Users may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ccordingly to the above terms of use, and shall mark the author, and provide a link to the article on No Man’s Land .
「數位荒原」網站上文章之著作權由原發表人或媒體所有,原發表人(媒體)同意授權本站可自由重製及公開散佈該文章。使用者得按此原則自由分享本站收錄之文章,且註明作者姓名、轉載出處「數位荒原」與網頁的直接連結。
Contact
Please fill out your information to contact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Subscribe No Man's Land
Please fill out your email to get the latest from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Unsubscribe No Man’s Land
Department of PARIRIMBON INVESTASI
超自然投資部門(白皮書)
April 18th, 2019類型: Art Production
作者: Ismal Muntaha, 鄭文琦 (translator) 編輯: Tenn, Bun-ki
出處: 群島資料庫Nusantara Archive
「超自然投資手冊」計畫試圖通過不同方法探究台灣投資行為的超自然面向,而這些面向也確實是台灣民眾日常生活的重要部份。在「《數位荒原》駐站暨群島資料庫」第二年,伊斯末穆塔哈提議透過實驗這些方法來增加投資者的超自然義務,以倫理實踐的變項來拓展投資的作用,連結現存於投資地區周邊的殊異文化面向,作為投資觀點的某種考量。這樣一本為台灣投資賈蒂旺宜的投資者撰寫的投資手冊將將透過台灣和印尼的一系列工作坊,以集體方式完成編纂工作並涵蓋各種不同的參與者:藝術家、策展人、研究者、商業人士、農民,還有風水師及占星師。這本手冊也會設計成政府投資指導手冊的夥伴,與「駐台北印尼經濟貿易代表處」合作派送。

透過印尼投資協調委員會(Badan Koordinasi Penanaman Modal,簡寫BKPM)主席在「常見問題」的手冊前言表示,由於印尼的持續性的經濟成長、政治穩定、龐大青年人口、中產階級成長,以及豐富自然資源等因素,印尼經濟體持續提供巨大潛力。在此經濟榮景下的投資不但效益倍增並創造工作機會,還能引導以消費為基礎的當前經濟模式轉向為生產驅動的經濟模式。

Thomas Lembong, Chairman of BKPM (Indonesian Investment Coordinating Board); 2019

某個潮濕的下午,在一塊名為賈帝旺宜的平原上,我看著上班人潮的機車車陣上,同時想像工人從台灣投資者擁有的製鞋工廠下班回家。我也曾在台北到台中的高鐵車上思考過,那是我一月底造訪台灣時,某個灰濛濛的早晨,我在車上看見一對雙手緊握的印尼工人用耳機聽著同一首歌。倘若我可以簡單回答,投資對賈帝旺宜經濟成長的影響—答案再肯定也不過。至少,你可以通過日常生活的許多改變而感受。在每個記帳日,自動提款機排隊人龍都長達幾公尺,即使要存五萬印尼盾存款也要花一小時。更不用提每個月、每十間房屋的出租數量都足以進帳三百萬盾。隨之而來的還有洗衣店、機車出租、手機業務,甚至愛情產業鏈。

假如經濟成長是關於脫離舊的並擁抱新的(產業)轉進,那麼相信我,賈帝旺宜經濟正在崛起當中,因為從殖民時期便存在的老舊屋瓦工廠如今皆慢慢被淘汰,人們擁抱新的投資熱潮。就連土地價格的增加也可以看出經濟成長的速度,再貴也賣得動。於是我必須停止開場的白日夢,因為投資事務負責人的說法確實在此發生了。大小規模的投資變成日常生活的一部份,至少對賈帝旺宜的我們來說。

 

讓我們來談談歷史

Ismal Muntaha, Chariman of Paririmbon Investasi, 2019

「投資」對於賈帝旺宜而言並不是什麼新鮮事,無論實現於否,它長期以來已經鑲嵌在賈帝旺宜的社會經濟結構之中。當荷屬東印度公司在19世紀末期引進第一波投資時,我們看到私有蔗糖公司的形式,賈帝旺宜蓋了一座大型糖廠。來自不同地方的工人們將稻田轉變為甘蔗園,這使得賈帝旺宜置身於印尼第一波「自由化」時期之中,並且與全球蔗糖市場產生連結。

在20世紀初期的蔗糖產業地景中,地方投資也以屋瓦工廠的形式登場。人們把用於種植甘蔗與稻米的相同土壤燒製成屋瓦。令人起疑這是否賈帝旺宜的人們對於蔗糖帝國主義的應對之道。隨著時間推移,我們得知殖民蔗糖產業在自由化時期導致相當貧脊的(僱傭)關係,其惡劣更甚於強迫耕種時期,殖民政府在此實施的是雙重經濟制度。人類學者克里夫.格爾茲(Clifford Geertz)在《農業內捲化》一書中宣稱,此種制度容許地方農夫生產最佳品質的外銷產品,同時國內部門諸如以家庭為單位的農業部門、家庭產業和小型國內產業則受到壓迫而難以發展。當外銷需求隨著世界商品價格提高而擴張時,內銷部門卻日漸萎縮。土地與勞力不在用於耕作稻田和其他糧食作物,而是耕作蔗糖、咖啡,和其他產銷作物。設法維持地方於舊世界的努力,只是生產世界級的蔗糖。格爾茲注意到此種外銷部門屬於官僚資本主義,該種系統資本持有者,即荷蘭人會調節售價與工資,控制成本開銷,甚至壟斷了生產過程。

這種大型持有者通常是同住的家族,他們居住的小巧熱帶別墅就坐落在糖廠的牆外。數以千計的農民不只提供土地,也提供整理整地、掘土、栽種、收割和運送甘蔗至糖廠的必須勞力,這還不包括製糖所需的其他臨時勞務。賈帝旺宜的糖廠得以在上千公頃稻田上種植甘蔗,而且持有者都是被稱呼為「大老闆」(Juragan Besar)的同一個家族,他們就是祖爾(G. M. W. Zuur)與他的11個兒子,其多數皆生於賈帝旺宜。

聳立在稻田中央的超級先進技術製糖公司,卻絲毫不保證地方人士的獲利。資本主義力量日漸侵蝕農村生活的心靈,其結果是這種殖民政治經濟逐漸提供印尼土地私有化的基礎(即使這種經濟試圖以不同民族政策粉飾),並連結了廉價雇傭的歷史,當然這種「土地衝突」的歷史即使在今天仍然有所感受。

Planting Sugar Cane in Jatiwangi, circa 1940

但這些努力並未持續太久。到了1930年,全世界面臨大蕭條的侵襲,全球貨幣下滑導致經濟一蹶不振,國際貿易大幅萎縮,隨之而來的是投資終止,以及華爾街股市暴跌,摧毀了工業化與開發中國家的經濟。四年之後,荷屬東印度公司外銷利潤衰退七成,祖爾家族必須漸漸返回母國。1940年德國入侵荷蘭,荷屬東印度成為母國淪陷的殖民地。當時屋瓦工廠在賈帝旺宜擴張數量,慢慢成為前景看好的地方產業,特別是在獨立建國之後。在這個時候,印度尼西亞進入全新的階段,追求成為一個新的民族國家,如同其他的東南亞國家一樣。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外國公司的國有化(nationalization)標示出反殖民的進程。 在過程中,印尼人民忙著接管行政機關,官僚體系以及政治權力部門。經濟領域的現代化要角落入海外華僑掌握中,他們受惠於荷蘭人所採取的種族分治政策,形成具有經濟特權的獨立階層。當印尼發展進入新秩序政權,並對外國投資開放時,海外華僑成為在經濟部門裡介入最深的群體,因此獲利最多。在1970年,某家台灣建設公司奪得泗水與蘇門答臘的收費道路建設標案;繼而又有印尼海外華僑、台灣投資部門聯合進行的工業園區開發案。這些與台灣的經濟關係,也隨著新秩序政權在1970年代的台灣最先設立的台灣印尼商會而逐漸強化。

 

賈帝旺宜的新紀元

新秩序的發展意識形態對於賈帝旺宜的經濟結構有一項重大影響。新秩序第二個「五年計劃」(REPELITA II;1974~1979)推出的公共住屋信貸政策,刺激對賈帝旺宜屋瓦的需求。 快速擴張的屋瓦產業景觀,也在後來催生了新富階層。這些事業成功的屋瓦商人並非出身於殖民時期握有土地的封建階級,例如:賈帝旺宜最現代、也最大間的屋瓦工廠創辦人哈吉阿斯賓(Pak Haji Aspin),原本賣豆腐的阿巴迪格登(Abadi Genteng)。他們多是工人階級或從事國內貿易出身。

屋瓦產業的黃金時期是在1980年代末到1990年代末。這段時期的特色為賈帝旺宜的屋瓦市場對外擴張,甚至外銷的程度。其中一個屋瓦的出口國正是汶萊達魯薩蘭國(Brunei Darussalam),在由哈山納包奇雅(Hashanah Bolkiah)蘇丹主導的整套王國發展計劃裡,主要的供應商正是阿巴迪格登屋瓦廠。而在國內,這階段賈帝旺宜也出現新的社會景觀,透過仲介引進動輒百萬印尼盾的鬥雞博弈,消費新潮跑車和其他各種地方風格的享樂消費。但在屋瓦產業的黃金盛世,越來越少來自賈帝旺宜以外的投資。除了阿巴迪格登工廠,和來自法國的特力集團(Terreal)進行合併以外。但繁榮無法持久,屋瓦產業與國際資本主義完全搭不上邊,反之,它的興盛是就國內景氣而論。此一情勢完全不同於殖民蔗糖產業。

屋瓦產業的黃金時期注定終結於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時。賈帝旺宜經濟結構的式微,肯定不是立刻發生,而是點滴累積。1980、1990年代的六百家屋瓦廠,如今僅存120家。就在此刻,作為東協經濟共同體成員的不同新興投資,受到政策引導而取代屋瓦產業的新式產業,就有每間工廠招募上千名工人的紡織、服裝及其他製造業種。這些大型資本持續通過必要的土地私有化而投入本地,賈帝旺宜再次全球投資熱潮中。於是官方推動投資改革方案,容許投資者取得執照的一步到位服務,以及吸引投資者的各種稅賦誘因。

 

(超自然投資)為何重要,又如何形成?

歷史告訴我們投資是一種組織運作,而且強烈受到掌權者的影響。投資影響的社會文化脈絡則是有所不足—除了公民事務,投資參與總是階級化的,居民則是位於剝削鎖鏈的底層。問題是,在這個投資飛地中是否有任何差異敘事得以介入的裂隙?又是以何種方式?

《超自然投資手冊》從這些命題展開另類投資的調查,它通過藝術手法實驗介入的精神。至少到目前為止,我設想過兩種回應對賈帝旺宜投資熱潮的形式,特別是來自台灣的投資部門。第一種型態是印製一本投資說明手冊,作為政府所印製的投資說明手冊的相關出版。這本書試圖通過諸如風水、占星、中醫、儀式、禱告等不同方法,探索台灣與印尼人民之於投資行為的精神向度。第二種回應(投資熱潮與否)的形式,則是提出另一種有別於政府立場投資的順位。有鑑於此,我將如同駐台北印尼經濟貿易代表處一樣促成並提供不同類型的另類投資。讓我更清楚地解釋這兩種形式:

 

《超自然投資手冊》

Wirid-Panen, A Harvest Ritual in Supranatural Farming; 2019

這本投資手冊將實驗各種能為投資者賦予超自然義務的文化精神途徑,為投資作用延展各種倫理的實踐。它也通過投資領域連結各種文化層面,是以考慮一種更為包容的投資觀點。它鎖定通過(政府)主要入口而來的大規模投資者,為此,我們將與駐台北印尼經濟貿易代表處合作發行此書,並與印尼政府印製的投資說明手冊結合推廣。它將過一系列在台灣與印尼的工作坊集體編纂,並招募以下各種參與者:藝術家、策展人、研究員、商人、募資人員、農民、社區幹部,當然還有風水師和占星師。底下則是這本手冊的初步內容:

I. 前言

超自然投資部主席/伊斯麥穆塔哈先生

駐台北印尼經濟貿易代表處 投資部主席/莫哈默費道先生

II. 關於賈帝旺宜

本章從根據賈帝旺宜經緯度繪製占星命盤,深入解讀關於賈帝旺宜的資訊。這個解盤預料將為那些對投資賈帝旺宜有興趣的讀者提供指引。此外也將討論賈帝旺宜的社會文化背景,特別是過去十年以來賈帝旺宜藝術工廠的存在,它已通過文化和藝術事件強力激發地方意識的確立。我們也提供關於本地的精神性脈絡或地方神話等資訊,藉以加強設計賈帝旺宜的文化層面。對我們而言,地方神話的脈絡,特別是祖先精神的留存,正是在設計賈帝旺宜與保留非物質遺產的關鍵條件之一。

III. 如何在賈帝旺宜進行投資(常見問題)

包含在賈帝旺宜投資倫理的不同指示,特別是關於如何建立和鄰居的良好關係。這個步驟是擷取自賈帝旺宜社區的地方信仰,並綜合台灣社群的精神性向度。我們將以常問問題的形式完成本章,以下是範例:

a. 如何在賈帝旺宜蓋一間工廠?

想在賈帝旺宜蓋一間工廠要有很多先決條件必須完成,首先你必須在最接近工廠選址的村莊所在,為當地居民做一場皮影戲,設法與你將來要蓋的工廠鄰居建立對話。其次,工廠必須依照風水邏輯,而這些邏輯充份考慮平衡的原則。你也必須遵循要求世居工廠選址土地的仙人許可之「Ngajimatan Taneuh」儀式;有許多前例是因為投資者在蓋工廠時沒有進行要求許可之儀式,而使祖靈震怒,而導致工人集體中邪,像在賈帝旺宜PT. Shinwo Mulia(紡織工廠)的遭遇。工人說幾乎每週都會發生。(影片連結:Kesurupan Massal di PT.Shinwoo Mulia – Jatiwangi (Majalengka)

b, 如何在賈帝旺宜開張工廠開張?

在依照上述條件建造工廠後,當你的工廠要開始營運時還有許多儀式必須遵循,例如準備薑黃飯(Nasi Tumpeng)並與鄰居們分享,或者為工廠祈福祝禱,以及呈現不同傳統舞蹈作為尊重當地先人的儀式。

c. 還有哪些其他儀式?

包含關於其他儀式要求的資訊,以維持投資的安全、順暢的先決條件。例如在每個農曆滿月(初15)種植15顆柚木。

 

IV 以五行為基礎的投資項目

五行是各種中國傳統應用科學的根本思想,因為它被視為代表存在於宇宙星辰裡的各種元素。所以我們會與台北專家共同舉辦工作坊,設計各種基於五行原理的投資項目。

 

V 投資賈帝旺宜的注意事項

本章將列出投資賈帝旺宜的注意事項,基於以下兩個途徑:未來投資者的命盤解讀和地方傳統的信仰依據。例如,在賈帝旺宜的地方傳統、更廣泛的巽他傳統甚至爪哇傳統,我們知道「Pamal」這個字,是那些被視為可能造成壞事的不好行為。比方說,在蓋工廠時不要砍老樹,至少要承諾種回新的樹木,或者工廠別蓋在靠近墓園的地方,等等。

 

VI 避免厄運的訣竅

如我們所知,壞事不時就會發生,甚至超過我們的理解範圍。這裡就是投資如何避免各種惡運的訣竅,特別是當工廠已經蓋好了,不可以將員工調離至其他城市,除非做一場皮影戲之類的儀式。

 

投資組合(Invetment Package)

作為獨立單位的超自然投資部,也對安排其他投資項目極有興趣,包含構想或促成另類的投資案。本部門將邀請台灣當代藝術關鍵人士,收藏家、美術館與藝廊代表、藝術機構、藝術團體、策展人和藝術家來賈帝旺宜投資。尤其投資組合將不同於地方人士已經實行的商業模式,這表示本地的居民享有如同投資夥伴而非工人的地位。投資者將獲得利潤並基於投資組合的形式與數量而分享利潤,我們將調整這些投資為更實驗性的形式。

關於外國投資的資本密集治理通常涉及高科技硬體。然而,我們的投資組合聚焦在取得商業投資與地方社會歷史關懷的平衡上,因而創造在地方社群內部的更大擁有層面。其他形式是一種缺乏資本的投資形式,或更精確地說,一種知識交換的經濟形式。比方說,藝術家可以就由提供時間、勞力、專業或想法,發展更具想像力的商業模式而參與投資計劃。這種安排猶如藝術家駐村計劃,差異在於藝術家會分到投資的部份利潤。

以下是我們提供的某些投資組合:

Wirid Panen, A Harvest Ritual in Supranatural Farming; 2019

1. 超自然投資農業計劃

本計劃是一個以「有機—超自然」農業意識形和親族關係為基礎的農業收益系統,其中每個步驟都包含定儀式,並且以關懷為動力。儘管與印尼空軍之間有著持續的土地所有權爭議,這1400平方公尺的土地還是可由本地居民集體治理並呈現儀式。一旦參與這個農業模式,表示你也支持瓦特斯村(Kampung Wates)村民對於瓦特斯土地的文化聲明。(註1)

2.泥土鑄磚廠

磚瓦工廠或模鑄廠,這些環境友善的產品是用黏土或混合米糠製成,且不需要窯燒。這種泥磚將由遍佈各個村落的家庭部門,利用農耕餘暇生產。

3. 賈帝旺宜屋瓦博物館

賈帝旺宜屋瓦博物館是一個研究、爭奪、更新賈帝旺宜土地的論壇。這個博物館將與屋瓦從業人員(工人與工廠老闆)合作,漸次收集並記錄關於屋瓦文化的資料和事實。以更具尊嚴的方式談論土地,我們堅信賈帝旺宜屋瓦博物館將是最值得討論的重要事項。

4. Saung Ciranggon

Saung Ciranggon是一間完全由瓦特斯村民經營的餐廳。這間的食物是由居民利用自家庭院的土地栽種的蔬果料理而成。菜單也是由鄰里私藏食譜挑選而出的最佳料理。所以每個提供食譜的家庭都有餐廳的持股

5. 大地住屋計劃

本地居民的住屋承造單位是由每個村落所集體經營,並由土壤建築局所監造。這個承造單位會以夯土技法建造環境友善的家屋。以取自所在土地的泥土建造的每所家屋將只使用1%的水泥。

6. 進行你自己的投資,並邀賈帝旺宜居民為夥伴而非僱傭

我們希望這本投資手冊在賈帝旺宜投資的深入建議。我們明白這本手冊提案還有些地方需要修正,將在後續透過一系列討論與工作坊更新內容。我們誠摯地希望您考慮我們的提議,並以藝術實踐的立場成為我們的投資夥伴。超自然投資局期待與您在不遠的未來共事。

 

於賈帝旺宜,2019年3月

超自然投資局主席

伊斯麥穆塔哈(Ismal Muntaha)

Footnote
註1. 我們曾進行過兩次黑米耕作工作坊,一班相信黑米對於心臟和癌症類疾病比較有醫療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