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Rights of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re reserved to the original authors or media. No Man’s Land is authoriz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freely. Users may distribute the articles on No Man’s Land accordingly to the above terms of use, and shall mark the author, and provide a link to the article on No Man’s Land .
「數位荒原」網站上文章之著作權由原發表人或媒體所有,原發表人(媒體)同意授權本站可自由重製及公開散佈該文章。使用者得按此原則自由分享本站收錄之文章,且註明作者姓名、轉載出處「數位荒原」與網頁的直接連結。
Contact
Please fill out your information to contact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Subscribe No Man's Land
Please fill out your email to get the latest from No Man’s Land .
The information you supply will only be used by No Man’s Land .
Unsubscribe No Man’s Land
Cutting Colonists’ Heads: Interview with Togolese Rapper Elom 20ce
斬斷殖民者之顱:專訪多哥饒舌歌手ELOM 20CE
November 9th, 2020類型: Performance
作者: Benjamin Lebrave, 致穎 (翻譯) 編輯: 鄭文琦
出處: africasacountry.com
來自多哥的Elom 20ce盡可能小心翼翼地去處理參照。他在他所處理的每種媒材上,都灑上大量歷史與文化的參照來展示出他的政治定位。從儀式性的面具與踩蹺,到精挑細選的傳統肯特布紋,快速一瞥他的影像不難發現所有的參照與符號都有許多面向。這篇訪問原文來自「Africa is a Country」網站,由成立Akwaaba唱片並出版非洲音樂為職志的加州音樂人Benjamin Lebrave進行專訪。
©Elom 20ce. Photo: Emerson Lawson

我們與多哥饒舌歌手Elom 20ce展開對談,他意圖將政治帶給群眾。

很難想像在這個地球上有多少饒舌樂手能夠和來自多哥的Elom 20ce一樣,如此小心翼翼地去處理參照。他可以在他處理的每種媒材上,都灑上大量歷史與文化的參照來展示出他的政治定位。從儀式性的面具與踩蹺,到精挑細選的傳統肯特布紋(Kente Pattern),快速一瞥他的影像不難發現所有的參照與符號都有許多面向。這位以洛美為活動據點的說唱藝人選擇使用法語來唱饒舌,藉此儘可能地觸及最多聽眾,並且以激發全球法語使用者的好奇心為使命,尤其是那些居住在達卡(Dakar)與安塔那那利佛(Antananarivo)之間的人們。

作為一名饒舌樂手,音樂就是他佈道的畫布。在最近的訪談中,他花了點時間剖析新專輯《靛藍》(Indigo)中的新曲「巫毒薩帕塔」(Vodoo Sakpata)提到的第二篇詩,藉此順帶釐清他自己的使命:

 

可以請你解釋斬斷殖民者之顱的真正阿斯拉佛」(couper la tête aux colons en véritable asrafo)這句詩的意思嗎?

Elom 20ce:在傳統埃維(Ewe)文化中,「阿斯拉佛」(Asrafo)與戰士有關。傳說他們有神秘的力量,我們聽說這種力量能在戰場上「讓敵人的身體被大地吞噬,只留下頭顱暴露在地表,然後他們會直接砍下頭顱。」於是「斬斷殖民者之顱的真正阿斯拉佛」隱喻著我們必須終結那些羞辱、並耗竭非洲的人們:也就是殖民者。

 

Elom 20ce, "Vodoo Sakpata" from the album Indigo

Chilembwe、Kimathi—可以告訴,我他們對你還有聽眾代表了什麼意義?

Elom 20ce:約翰.西爾韋(John Chilembwe)生前是一位浸信會教育家及政治領袖,他曾在尼亞薩蘭(Nyassaland)—也就是今天的馬拉威—組織過對抗英國殖民者的起義運動。狄丹.基馬帝(Dedan Kimathi)過去是茅茅(Mau Mau)的領導者和戰士,曾為肯亞獨立而戰。

他們都明白以組織來對抗系統性壓迫的重要性,他們也都知道教育群眾的重要性,西爾韋曾建立一個非洲學校的網絡。他們都非常清楚,使用暴力作為對抗運用自身暴力的系統性剝削來解放人民是必要的,而去依賴殖民者的良知是極其天真的。儘管他們兩位後來都被殺了,但他們的奮鬥仍然為肯亞及馬拉威的獨立做出貢獻。

 

你可以告訴我們「Gnawoé, mila wô doakaka di la vôlé n’ti, élabéna, miabé djéna bé dô wom miélé」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嗎?

Elom 20ce:「事實就是,我們將會有效率地完成我們的職責,因為我們的權力正面臨威脅。」

 

洛美(Lomé)、瓦加(Ouaga)(註1)、科奈克里(Conakry)、阿克拉(Accra):除了押韻之外,你為什麼提及這些城市呢?

Elom 20ce:提到洛美,因為是我的家鄉。至於其他城市,因為是當地與我連結的忙碌藝術家,都共同為提高人民的意識而努力。除此之外,瓦加有桑卡拉(Sankara)及他的遺產,科奈克里則因為阿米爾卡.卡布拉爾(Amilcar Cabral),塞古.杜爾(Sékou Touré)及他們的後繼者,阿克拉則是夸梅.恩克魯瑪(Kwame Nkrumah)乃至其遺風。曾有一段時間,他們在一起工作著。而今天,我們消費也消化了非洲的巴爾幹化,這些城市都肅清了那些在德國柏林會議時期所劃定的疆界。

 

你所說的買辦是指什麼呢?是那些為跨國大公司效力的人嗎?

Elom 20ce:不只是那樣。也有些人雖然在跨國公司工作,卻不能說是買辦,或至少不是自己有意的。我指的是那些受到帝國主義者選中,被放置到一個在底部支撐其野心和處理骯髒工作的人。也就是說,在那些受壓迫者中幫帝國主義者接洽的人。

 

Gobineau、Ferry、Foccart—如何看待他們在非洲的角色和影響?

Elom 20ce:他們都是不同時代的種族主義者,將非洲人如同動物般盜走,為非洲帶來反人類與動盪。阿蒂爾.戈比諾(Arthur de Gobineau)在1853年時撰寫了一篇關於人種不平等的論文,很明顯的,他啟發了希特勒。而安特諾爾.菲爾曼(Anthénor Firmin)在1885年時以一部論及種族平等的著述作為回應。

©Elom 20ce. Photo: (left & central) Oman Seth; (right) Emerson Lawson

Elom 20ce:我在夸梅.恩克魯瑪(Kwame Knruma)的《非洲必須團結》(Africa Must Unite)中讀到,茹費理(Jules Ferry)曾於 1885年在法國國民議會上發表演說來捍衛殖民統治。這邊節錄一段他在1885年7月28日的演講:

對富裕國家而言,殖民地是有利的投資資本〔…〕殖民地的基礎能夠為正面臨危機的歐洲產業帶來新市場。各位先生,我們必須更大聲且更如實地說,我們必須公開宣告優秀的種族享有對劣等種族的權利〔…〕因為他們有義務。他們必須為劣等種族帶來文明。

佛卡爾(Foccart)是一位在戴高樂、龐畢度和席哈克影子下的人物。他是非洲法語圈國家那些政變與顛覆行動的幕後黑手,甚至還擴及到英語圈國家:在奈及利亞比亞法拉內戰期間,法國透過奧馬爾.邦戈(Omar Bongo)在加彭和烏弗埃.博瓦尼(Houpouët Boigny)在象牙海岸在背後支持及武裝奧朱古(Ojukwus)軍隊。

 

「當我說我的人民成為目標時,你覺得是我糊塗了嗎?看看海地吧!」(Crois-tu que je m’égare quand je dis que les miens sont pris pour cible? Regard Haiti)—你要如何連結海地呢?

Elom 20ce:我想說的是,帝國主義者們是有組織的、且總是計劃性地運作,好讓非洲甚至加勒比島嶼地區無法發展。我以海地為例,是因為她打從出生就註定要被窒息而死。當她好不容易在1804年擊敗拿破崙軍隊而自枷鎖中解放出來後,獨立的代價卻是必須去償付「殖民債務」:在1825年,也就是獨立21年之後,查理十世(法國當時的國王和統治者)要求海地繳交一點五億黃金法郎作為離開的補償金。也就是說,補償作為前殖民者的法國,並保證其享有商業貿易上的特權。這個國家的死產並非巧合,因為如果你拒絕,法國將會把你視為敵人並將你徹底毀滅。當然我可以將歌詞改為「看看幾內亞吧」,並將塞古(Sékou)的不合作和後續的破壞行動視作參照,例如大量假造的法郎湧入幾內亞進而破壞幣值的穩定。不過,因為我在先前的歌詞已經提到科奈克里(Conakry),我同時也想藉此來堅持我認為海地是非洲一份子的主張。

 

沙佩維爾、馬里卡納(Sharpeville, Marikana)(註2)—你認為在多哥,或者其他非洲你曾去過的地方,大多數人真的知道這些事件嗎?你覺得這些事件會對人們的顧慮及談話帶來影響嗎?

Elom 20ce:在某些環境裡,是的,在泛非主義者的網絡中。像這樣的事件不禁讓人想起卡布拉爾(Amílcar Cabral)(註3)的演說:「就像一條在水中的魚;」真正的敵人不是白種人,而是壓迫者,不論其膚色。

 

我能夠用同樣的問題來問你,怎麼看待比科(Stephen Biko)和恰卡.祖魯(Shaka Zulu)呢?(註4)

Elom 20ce:比科,西爾韋和基馬帝在洛美沒有那麼知名,但是我要對話的對象並非只有多哥人,而是全世界。我談的是那些為非洲解放做出貢獻的人,儘管他們並不一定出名。我們總是聽到曼德拉等名字,但事實上還有其他人。我提及他們為的是要激起人們的好奇心,並自己去找出這些人是誰。這張專輯的名字「靛藍」,來自於彩虹的其中一種顏色,但事實上這種顏色很難用肉眼觀察到。我想為一種「未知」製造出空間,這也解釋了為何CD封面使用了我母親的肖像,以及CD上印有一位手持武器和來福步槍的女士。感謝威廉.富爾(William Faure)執導的電視節目,這個節目在1980年代末期在許多非洲的電視台播出,使得恰卡.祖魯成為多哥家喻戶曉的人物。

Footnote
註1. 「瓦加」為布吉納法索首都「瓦加杜古」的簡稱。
註2. 沙佩維爾與馬里卡納分別為1960年與2012年發生在南非的屠殺事件。
註3. 卡布拉爾(Amílcar Cabral)為非洲重要的反殖民領袖與知識份子。
註4. Bantu Stephen Biko為南非反種族隔離運動家,Shaka Zulu為非洲祖魯族領袖。
See Also
Cutting colonists’ heads ,Benjamin Lebrave